北方,芦洲,葫芦仙藤外的北海之上。

“哼,哼!气死我了!”金乌太子老六气愤道。

“是啊,我去问他,若有大妖神带着一方势力来投,这葫芦,真的要赐一个给对方?太一说是!”

“凭什么,那可是开天斧啊!凭什么在芦洲大会送给别人?”

“而且,还是因为我们,才得到的呢!”

…………………………

………………

…………

众太子无比气愤,显然想要劝太一,却被太一赶出来了。

“真是气啊,本来,都准备原谅他上次鞭打我们了,结果,他还将我们当着小屁孩!”

“一定要给他教训!”

“可是,他救过我们啊?”

“难道,我们十兄弟被打了,就算了?我可丢不起脸!”

“可是……!”

“啊呀,又不是把他弄的怎么样,给个教训就好!”

“好,不然老将我们当小孩,还要将开天斧送出去!真蠢!”

……………………

…………

……

众太子聚在一起,交头接耳,商量怎么来报当年之仇。商量了一会,一群小家伙就各自分工了。

小家伙们没发现,在他们下方的海水里,一直站着一个祖巫,却是一直潜伏在暗中的祖巫奢比尸。

奢比尸来了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露面,也是被葫芦仙藤上的开天斧幻象惊到了,以至于,一直没敢露面。

奢比尸是祖巫,可,太一若是左手东皇钟,右手开天斧,奢比尸也不敢硬碰啊,一直在等,等到如今,刚好听到一群太子要整太一‘报仇’。

“金乌太子们?还真都是小孩子的心性啊,哈哈哈哈,天助我奢比尸,句芒、帝江,你们不敢的事,看我做给你们看!”奢比尸兴奋道。

-----------

葫芦仙藤旁的大殿。

太一看着面前一叠天下消息。

妖国收集天下情报,给帝俊一份,同样也给太一一份。

“不周山有异动?”太一在一众信息中,找到了一个简略的情报。

正要细看,却听到殿外传来焦急之声。

“六太子殿下,东皇在办公,吩咐不得打扰!”侍卫说道。

“我哥哥、弟弟们要死了,要死了,快,快让我进去!”六太子惊慌失措道。

六太子的兄弟,不就是其它九个太子,要死了?

那侍卫一哆嗦,顿时不敢拦了。

“叔叔,快,快救我哥哥,救我弟弟,他们被困在大阵,要死了,叔叔!”老六跨入大殿,顿时带有哭腔道。

“什么?”太一陡然脸色一变,猛地站起身来。

看到老六一身狼狈,顿时扑了上来。

“来不及了,快!”老六惊恐的叫着。

太一顿时带着老六飞出了大殿。

此刻,无数妖神已经围了起来。

“看守好葫芦仙藤,有敢靠近者,杀无赦!摆阵!”太一对着一众妖神喝道。

“是!”无数妖国大军应声道。

太一也是着急,此刻,天下越来越多的强者聚来,这芦洲大会马上就要召开了,根本不容分心啊,一众太子怎么出事了?

不是要鬼车照看的吗?难道哪个势力之主调虎离山?

可老六那惊恐的模样,九个侄子危在旦夕,太一也容不得多想,吩咐了一众妖神,就跟着老六快速飞去。

“在前面,那大雾之中!快啊,快啊!”老六哭喊着。

飞入北海了一会,就看到远处有着一大片海域,雾气冲天,热浪滔天,滚滚雾气,让人根本无法看清内部。

隐约间,能听到里面有金乌太子的惨叫之声。

“哇!”

“好痛啊!”

“好疼啊!”

“救命啊,我不想死!”

……………………

………………

…………

一众金乌太子凄惨的哭喊着。

太一听到,顿时脸色一变。难道是鲲鹏?鲲鹏受不了先出手了?

“找死的东西,东皇钟!”太一脸色一寒,举着东皇钟,扑入了大雾之中。

一入其中,太一顿时感受到无边的炎热。

滚滚热浪瞬间向着太一而来。

“哈哈哈哈哈哈,老六,演的不错!”一个金乌太子顿时大笑道。

太一眉头一挑的看向一众太子。

此刻,哪里有受伤的样子,分明好好的,十个金乌,飞在空中,犹如十个太阳,蒸发大片海水,形成了滔天大雾罢了。

老六也不再哭哭啼啼的,而是兴奋的叫了起来。

“你们,没事?”太一脸色阴沉道。

此刻,正是芦洲大会关键时刻,这十个小家伙,又整什么幺蛾子?这不是添乱吗?找抽了?

“当然没事,太一,哼,今天我们要报你鞭打我们之仇!”

“不错,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打过我们!爹娘也没有!”

“你尽然打我们,必须要向我们道歉!”

“没错,没错!”

……………………

………………

…………

一众金乌太子叫道。

“原以为,一年下来了,你们该懂事了,居然还不知好歹,看来,还是欠收拾了!”太一冷声道。

“哼,我们十兄弟从来没被欺负过,你要是给我们打一顿,昔日之事,一笔勾销!”老六顿时叫嚣道。

“鬼车呢?”太一沉声道。

“放心,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就是将他捆了,他没事!”老八说道。

“一群无法无天的熊孩子,找打!”太一冷声道。

“当~~~~~~~~~~~~~~~~!”

东皇钟瞬间敲响,一股虚空禁锢顿时向着十个金乌太子而去。

“哇!”“哇!”“哇!”

“十日横空大阵!”一众金乌顿时吼叫着布阵。

“轰!”

东皇钟的音波,直冲金乌太子的战阵而去,两者对冲,顿时形成一股胶状之态。

“东皇钟,好宝贝,等我们打败太一,给我玩几天!”

“别废话,大阵布好了,要是给他跑了,引来其他妖将,到时我们可打不过!”

“快,快,我等不及了!”

…………………………

………………

…………

十个金乌太子不断‘哇’叫,周身火焰暴涨,叠叠荡荡,好似有着大罗金仙之威,恐怖的力量直冲东皇钟音波而去。

东皇钟下,太一脸色一沉,同时也惊奇于十个侄子布阵的威力。

难怪帝俊会放他们单独出去玩耍,如此威力,居然堪比初入大罗金仙了啊。

看到十大太子如此之强,太一也是心中一喜。

东皇钟防御肯定没问题,威力还能再强一点,可太一怕伤到一众侄子,忍着没有全力催动。

可这样,却助长了十个太子的气焰一般,不断用十日横空大阵大阵冲击太一。

“呵,臭小子们!”太一却是笑了起来。

一众小家伙,还没有发现太一根本不受影响,还以为太一苦苦挣扎呢。

“太一,你服不服,你要是服了,我们就放了你!”老六顿时担心的说道。

众太子想要给太一教训,并没有打算往死里整啊,此刻,见东皇钟下,半天没有太一声音,众太子也担心了起来。

“老大,叔叔会不会死了啊?”

“别瞎说,不可能!”

“要不,今天就算了?”

“是啊,是啊,他已经受到我们大阵重创了!”

“算了吧!”

……………………

………………

……

众太子也渐渐担心了起来。

也就在众太子有些害怕的时候,陡然,虚空冒出一个巨大的掌印,从外部,轰然拍在了十日横空大阵大阵之上。

“什么?”

“老六,快跑!”

“不好,快,十日横空大阵大阵对外!”

………………………………

……………………

…………

众太子惊叫道。

“轰!”

一声巨响,十日横空大阵因为对外防御薄弱,瞬间被那虚空掌印打碎。

“噗!”

十大太子更是各个口吐鲜血,其中老六,受到最大冲击,居然瞬间犹如炮弹一般砸入下方。

“啊!”

“噗!”

老六全身,顿时鲜血四溅,金乌火焰,都黯淡了下来。

“什么?”太一本来准备看一群小家伙表演,等小家伙们表演完再好好收拾他们的。

可这怎么忽然全部吐血了,而且老六更是被打的血肉模糊。

“虚空禁锢!”太一眼睛一瞪。

东皇钟响,太一瞬间托住浑身是血的老六。

老六变化成了人形,哪有刚才嚣张的模样,此刻,浑身是血,害怕的哭了起来。

“叔叔,救我,呜呜呜呜,我不是故意想要欺负你的,我,呜呜呜,叔叔,对不起,我是不是要死了?呜呜呜!”老六浑身惨痛,呕着血,哭的极为难受。

而其他一众太子也吓破了胆。

本来以为是整蛊叔叔的,可谁也没想到,被人偷袭了啊。

“没事,叔叔不怪你们!”太一微微一叹,一股太阳真火涌入老六体内,同时,取出大量灵药给老六喂下。

老六被这一掌打的不轻,若不是金乌之身的强大体质,一般妖神,都要被打死了。

差一点,这顽皮的老六就要死在自己面前了。

太一不怪这群熊孩子,毕竟,再熊,那也是自己亲侄子,而且,他们都是小孩子赌气,自己回头自然会好好收拾一番。

可再怎么样,也轮不到外人来插手,更何况要杀了他们。

太一带着一脸杀气,抬头望天,顿时看到,半空中,奢比尸踏在空中,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之色。

“一群蠢货太子,太一在东皇钟下,根本不受你等影响,你们都没看出来?不过,也好,你们帮我将太一引出来!蠢货啊,蠢货啊,哈哈哈哈,都天神煞大阵!”奢比尸大笑道。

“呼!”

却看到,雾气幻境中,忽然冒出滚滚黑色气息。

巫族的都天神煞大阵,瞬间将四周笼罩了,同时,半空中,出现一个又一个的妖神、巫神,一个个面露杀意的看向东皇太一。

“怎么?怎么,我们的圈套,怎么变成别人的圈套了?”众太子惊讶道。

“奢比尸,你敢算计本太子,伤我兄弟,我跟你拼了!”老八顿时吼叫着要冲过去。

“住手!”太一一声断喝。

“咔!”

半空中的一众太子,却是身形一顿,一起看向太一。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出于相信,一众太子此刻,却好似变的无比乖巧,含着泪,一起看向太一。

“让他们来啊,我这都天神煞大阵,有百个妖神、巫神组成,就算没有我,今天你们也逃不掉!”奢比尸冷笑道。

“我,我们有妖神三百!”老八狠狠道。

“他们会来吗?哈哈哈哈!”奢比尸大笑道。

“到我后面来!将你们的太阳真火灌输给老六,老六快不行了!”太一对着一众太子喝道。

众太子脸色一变,一起飞了过来。

“老六,你怎么样?”众太子焦急道。

“叔叔,对不起,我们,我们,呜呜呜!”众太子却是顿时惭愧的哭诉了起来。

太一微微一叹,摸了摸一个太子的脑袋,转头冷眼看向奢比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