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洲,葫芦峰!

随着东皇太一以东皇钟,声传天下,引北方无数强者前来参加芦洲大会,芦洲大会还没开始,四方已经潜伏了无数强者。

这些强者的出现,即便妖师府的鲲鹏都神色复杂了起来。

显然,谁也没想到,开天斧的吸引力如此巨大。

当然,这期间,太一的任何一举一动,都会牵动所有人的心。

就在刚刚,金乌六太子忽然狼狈的闯入了大殿,继而太一焦急的跨出了大殿,与六太子瞬间飞远了。

芦洲大会召开在即,这节骨眼上?太一飞走了?

所有强者顿时神色一怔,又好奇盯着太一离去的,有盯着葫芦仙藤蠢蠢欲动的,一时间,整个葫芦峰四周,都透着一股躁动。

“不许靠近,靠近者斩!”应龙断喝道。

“呲吟!”

天庭妖神们瞬间拔出各自刀剑,以强大的气势,逼着四方蠢蠢欲动要靠近之强者。

三百妖神,气势如虹,的确能挡住那股躁动。

可躁动一出,就难以熄灭了,而且还在不断攀升之中。

于此同时,妖师府的鲲鹏也瞪大了眼睛。

“太一来我北海了?那里有什么?”鲲鹏神色复杂道。

“师尊,这正是好时机啊,太一不在,我们可以将葫芦仙藤抢到手!”一个弟子激动道。

“是啊,以师尊大妖神实力,即便那群妖军也拦不住的啊,况且,那四周各路妖王都蠢蠢欲动了。”又一个弟子激动道。

鲲鹏却难得的按耐住了激动,沉声道:“那太一狡猾的很,或许是个陷阱!”

“陷阱?”一众弟子一惊。

所有人看着太一去的地方,就看到太一和那六太子一头扎进了滚滚大雾之中。

“哇!”“哇!”………………

“当~~~~~~~~~!”

金乌叫唤,东皇钟响,顿时吸引了所有人注意,里面好似有着一场大战?

“不会是太一,与十大金乌太子大战吧?”鲲鹏古怪道。

就在所有人惊奇之际,陡然一声巨响传来。

却看到,恐怖的气波,瞬间将滚滚白雾散去了,同时,顿时暴露出内部之景象。

“都天神煞大阵?”鲲鹏陡然脸色一变。

都天神煞大阵,鲲鹏昔日差点栽在其上面,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此刻,百个妖神、巫神布阵,将太一困住其中,而金乌太子哭哭啼啼,一个个口吐鲜血,那老六更是重创的浑身是血了?

半空中,奢比尸踏空而立,冷视太一。

“奢比尸,祖巫奢比尸,他用都天神煞大阵,困住了太一?”鲲鹏脸上极为精彩。

除了鲲鹏,葫芦峰四周的强者们也瞪大眼睛。

“奢比尸,你找死!”应龙等一众妖神顿时惊怒的叫着。

“居然伤了太子,还困住了东皇?快,随我去营救东皇!”又一个妖神激动道。

“不要过来!”远处被都天神煞大阵困住的太一一声断喝。

“什么?”天庭妖军顿时一顿。

“看守好葫芦仙藤即可,有敢靠近者,杀无赦!”太一的声音从远处海上传来。

“东皇!”众妖神无比焦急。

四周无数潜伏强者却是躁动了起来。

因为,眼前东皇太一出现了巨大危机,说明有机可乘,或许,待会自己还能抢到一个葫芦,瞬间,众潜伏者越加的躁动起来。

“哈哈哈,太一,你让他们不要过来,保护葫芦?可笑,你一个大妖修为,今日都在劫难逃了,还想保住葫芦?”奢比尸冷笑道。

“奢比尸,你真的忘记我是谁了?”太一死死盯着奢比尸。

“我管你是谁!”奢比尸居高临下道。

“就凭这群废物,你想对付本皇?”太一将一众太子护在身后,冷冷的看向四周一众妖神、巫神。

“太一,本来,我还集不齐如此多的妖神、巫神排布都天神煞大阵,要怪,就怪你太张狂了,天庭独霸天下东方还不满足,还想染指北方,你看看,这群妖神、巫神,都是北方的妖王、巫王,都不是我巫族之兵,我一招呼,他们就答应,随我困杀于你,你可知道,你今日困境,都是你自找的!”奢比尸冷笑道。

四周,布阵的巫神、妖神脸色一变,其中一个妖神沉声道:“奢比尸,你别乱说,我们只是说帮你困住东皇太一,可没说困杀他!”

“没错,我们帮你困住东皇太一,你速速取了开天斧,你答应我们的,取三枚葫芦给我们分的!”又一个巫神说道。

杀东皇太一?开玩笑,今日我们若真的绞杀了太一,明天,帝俊就能杀我们满门,我们最多帮你困一会!

奢比尸冷冷的看向一众巫神、妖神,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哼,一群胆小怕死之辈!你们以为,今日太一之辱,来日太一还会放过你们?”

奢比尸一声冷喝,众布阵巫妖顿时脸色一沉,看向太一目光也不一样了,是啊,留着太一,太一不会报复吗?或许,直接将他杀了,还好一点。

个个巫妖顿时眼中露出杀气。

“诸位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怪不得本皇了,本来,还想邀请诸位参加此芦洲大会,现在看来,你们居然个个找死,奢比尸给了你们都天神煞大阵,就不知所以了?哼,都天神煞大阵罢了,千年前,都奈何不了本皇,何况现在?”太一冷冷的说道。

“哼,太一,我们奈何不了你?但,可以奈何你身后的太子们啊!就看你护不护得住。我也杀几个太子,炼化成傀儡分身试试!”一个妖神冷笑道

“找死!”太一眼睛一瞪。

东皇钟骤然响起。

“当~~~~~~~~~~~!”

音波直冲四方,虚空禁锢直冲一众巫妖。

“都天神煞大阵,破!”所有巫妖顿时大喝。

顿时,催动阵法,形成一股巨大的绞杀之力,向着东皇钟的音波而去。

十日横空大阵只有十个妖神级别的金乌太子布阵,如今,都天神煞大阵,有百个妖神、巫神,威力自然大出无数,顿时,惶惶之力,直冲东皇钟音波。

一时间,虚空顿时冲击出大量的风暴。

众哭泣的金乌太子脸色一变,原以为自己先前布阵威力巨大,将太一困住了,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啊。

比十日横空大阵威力还强的此都天神煞大阵,都奈何不了东皇钟?

虚空僵持,众巫妖顿时脸色一变。

“奢比尸,快动手啊!”一个妖神焦急道。

奢比尸准备向太一动手,可此刻,葫芦峰的躁动终于爆发了,无数潜伏的强者,顿时扑向葫芦仙藤。

“滚开,太一都被困住了,你们不去救他?他要死了!”

“还守什么开天斧啊,那是我的!”

“你们不管太一和金乌太子的死活了啊!”

“哈哈哈,看谁手快了!”

…………………………

………………

…………

“轰!”

葫芦峰上,顿时大战四起。

无数强者凶猛的冲击着天庭妖兵,顿时,天崩地裂,飞沙走石。

所有人的心,都剧烈跳动了起来。

而妖师府的鲲鹏,更是捏紧拳头,死死盯着外面。

“师尊,出手吧,已经如此乱了!”一个弟子激动道。

“是啊,师尊,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反正有奢比尸背锅!”又一个弟子激动道。

“再等等,太一不可能没有后手!”鲲鹏沉声道。

“后手,能有什么后手?除非帝俊来,可帝俊根本没来啊!”一众弟子急切道。

“我说了,再等等!”鲲鹏压着那股怒气道。

众弟子只能一阵干着急。

奢比尸想要对付太一的,但,奢比尸更在乎的是葫芦仙藤,此次来芦洲,就是为了葫芦仙藤而来,如今葫芦仙藤四周大暴乱了,要是被人捷足先登,那自己不是白来了?

“你们困住太一,我去取开天斧!”奢比尸一声大喝。

“呼!”

奢比尸犹如一道流光,瞬间到了葫芦仙藤面前。

“住手!”应龙焦急的迎上。

“轰!”

一声巨响,奢比尸将围上来的三个妖将瞬间打飞了出去。

妖神,在祖巫面前,根本不敌。

奢比尸打飞一众妖神,探手就向葫芦仙藤摘去了。

“哈哈哈!”奢比尸大笑中抓向葫芦仙藤。

妖师府的一众弟子焦急不已,而鲲鹏却是一脸疑惑,难道自己猜错了?

就在鲲鹏准备动手之际。

“呲吟!”

陡然间,虚空被一道光芒照的炽亮。

剑,一道剑罡,犹如天崭而下,轰然直冲奢比尸而来,恐怖的剑罡四周环绕这无数剑气,犹如龙卷风般的剑气长河,奔腾而下。

恐怖的剑道气息一出,顿时压得无数强者心中一悸。

“什么?”奢比尸脸色一变,因为,这一刹那,奢比尸背后汗毛炸竖,一种死亡的威胁,充斥全身。

来不及抢夺葫芦仙藤,迎天一拳。

“轰!”

拳罡、剑罡虚空相撞,顿时炸射出一股滔天风暴。

奢比尸被剑罡冲击的顿时倒飞而出。

刚才虽然仓促一拳,但,从自己被一剑斩退可以确定,这一剑的威力,出自一个大妖神或者大巫神级别的强者。

“谁?”奢比尸脸色一变惊叫道。

却看到,半空中,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踏空而立,其身后,站着一群身穿白衣的剑修追随者,一个个周身环绕着仙鹤。

“鹤族,鹤祖?这千年,崛起的一族剑道种族?”鲲鹏顿时脸色一变。

“鹤祖?我巫族的事,你也敢惹?”奢比尸脸色一变。

白衣剑修群,为首的那鹤祖,不是旁人,正是贺剑之,贺剑之得王雄一枚命轮,穿越这巫妖时代,斗战天下,聚拢了鹤族,传授滔天剑法,成为鹤族之祖。

贺剑之看了眼奢比尸,继而对远处被困住的太一一声高喝:“今日由本鹤祖,领鹤族全族,请东皇太一,入天庭为臣!”

入天庭为臣?

四周战斗中的无数强者,顿时脸色一变。

“什么?你说什么?”奢比尸惊怒道。

妖师府的鲲鹏也瞪大眼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那桀骜滔天的鹤祖,当年我去找他共谋大事,他都不理我,居然,居然要臣服天庭,他是疯了?”

“准!”远处都天神煞大阵之中,骤然传来东皇太一的一声沉喝。

准?

四周无数强者一脸发懵?

眼前鹤祖,可是大妖神实力啊,你东皇太一什么态度?一个字,准?如此傲气?

“请东皇布令!”鹤祖却是恭敬,一声沉喝。

无数强者有些无法理解鹤祖的心态,在一些强者眼里,东皇太一虽然凶名在外,但,终究有狐假虎威的嫌疑啊,他身后站着一个帝俊,如今,这鹤祖为何如此听他话?

“协助天庭军,看守葫芦仙藤,困奢比尸,让其无法遁逃!今日出手者,一个不许逃了,非降者,杀!”东皇太一在远处一声令下。

“得令!”鹤祖一声沉喝。

“守护仙藤,非天庭军者,不降,杀无赦!”鹤祖一声沉喝。

“是!”无数鹤族剑修者朗喝道。

顿时,无数剑气狂涌四方,直冲要扑杀而来的强者们。

整个四周,忽然变的与预想的不一样了。鹤祖的忽然臣服太一,让所有觉得有机可乘的强者,顿时一阵头皮发麻,感觉到了一股大惊悚般的危险。

无论奢比尸还是鲲鹏,都有些跟不上眼前节奏了一般,却在此事,东皇太一的声音再度传来。

“北方的妖王们,芦洲大会,开始!”东皇太一的一声冷喝骤然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