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峰!

太一俯瞰四方,近乎所有来犯妖王,全部妥协了。

太一看了眼一旁大殿,金乌太子老六虽然重伤,但,不至死,慢慢调理吧,也算吸取一个教训。

芦洲大会,算是初步成功了,太一斜了一眼不远处妖师府的北海。

芦洲大会,最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针对鲲鹏,太一并没有一开始就与鲲鹏见面,是知道鲲鹏那股强大的骄傲。太一要一步一步,消磨鲲鹏心中的傲气。

只有磨去了鲲鹏的傲气。天庭才好收服鲲鹏,否则,一开始就见面,根本起不到丝毫效果。与帝俊共分天下?以鲲鹏的骄傲,都不可能知足。

先有都天神煞大阵,后有鹤祖来投,再有奢比尸爆炸,最后,这三分之一北方疆土的妖王慑服,想必,此刻鲲鹏的内心是极度煎熬的。

太一在等,等鲲鹏主动来低头。

太一在等候之际,葫芦峰不远处,一座山峰之地,此刻却站着三个身影。

三个男子不是旁人,正是从娲皇宫出来的三清。

三清抵达的时候,这里已经一片混乱了,并且接近尾声了。远处奢比尸爆炸,三清也是陡然一惊,以至于没有冲动闯上葫芦峰。

在一旁看了好一会,三人才皱起眉头。

“这东皇太一,好手段啊!”元始沉声道。

“打败奢比尸算得了什么?刚才那奢比尸,看起来还有问题,谁知道大海里发生了什么!”通天沉声道。

元始摇了摇头:“我说的不是他实力,而是他手段!这如此多的妖王,全部中了他的圈套了,难怪昔日能帮帝俊打下诺大江山,果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一旁的太上摇了摇头:“不止如此,东皇太一,他还在以势,逼迫鲲鹏妖师!”

“逼迫鲲鹏?”元始神色一动,瞬间明白了缘由。

“逼迫鲲鹏?二位师兄,我们此刻关注的,应该是那葫芦仙藤吧?”通天皱眉道。

太上、元始瞬间将目光再度转向那葫芦仙藤。

“幻象重重?我记得,昔年我们去昆仑山下时,这葫芦仙藤并没有如此幻象啊,盘古开天辟地前,在鸿蒙中斩杀三千魔神?”元始天尊皱眉道。

“这冲击心灵的幻象,别人看不出来,但,我三人,乃是盘古灵魂碎片所化,还是能看出一点破绽的,只是,不能近前,依旧疑惑!”太上皱眉道。

“女娲娘娘,说这就是开天斧,她应该没必要骗我们!”通天皱眉道。

“不,你听错了,女娲娘娘,说开天斧在太一划的这芦洲,并没有说是这葫芦仙藤!”元始摇了摇头。

“可是,女娲娘娘,又让我们取一枚葫芦给她,不是这葫芦仙藤,是什么?”通天沉声道。

太上也眉头深锁:“芦洲四方,我刚才也查探了一番,并无异常,只有这葫芦仙藤,恐有奇特,鸿钧老师曾说过,我等三人,成就圣人之缘,开天斧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开天斧,我等三人的成圣关键?”元始眯眼看向那葫芦仙藤。

“那还不去看看?”通天沉声道。

“也好,二位师弟,随我前去吧!”太上郑重道。

“好!”元始、通天应声道。

三人踏步间,脚下生出一朵祥云,周身环绕一股清澈的灵气,向着葫芦峰飞去。

三人飞出,清气四射,顿时引得远处一众妖王转过头来。

“三清?太上、元始、通天?”

“怎么会是他们?听说,他们各个都是大妖神实力啊!”

“大妖神?不会吧!”

“怎么不会?听说,他们三人乃是盘古大神的灵魂碎片糅合三股清气所化,开启灵智之际,就霞光滔天!”

“三清来干什么?”

…………………………

………………

…………

一个个妖王窃窃私语。

而此刻,北海之中,鲲鹏原本在太一压迫下,心生纠结,此刻,三清一到,鲲鹏顿时眼睛一亮。

三清的到来,好似给了自己缓冲一般。三个大妖神,或许能破开太一营造的强势。

鲲鹏死死盯着三清。

太一也皱眉的看向三清。

待看到太上之际,太一陡然双眼一眯。认了出来。

此太上的模样,和三界时代的太上老君,几乎一模一样。太上老君是太上圣人的分身?

眼前就是太上、元始、通天了?

在未来,三人更是成就了圣人之位?未来的三位圣人?

太一凝重的看向三人。

“化外散人,太上\元始\通天,见过东皇太一!”三人对着太一微微一礼。

未来的三位圣人?

“通天?”一旁鹤祖陡然瞳孔一缩,看向通天,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敌意。

莫名的敌意?这一瞬间,自然被三清捕捉到了,三清疑惑的看看鹤祖,又疑惑的看看通天,就连通天,此刻也是一脸茫然。自己何时与此鹤祖有了交接?

太一眯眼看了一会,继而还了一礼:“三位可是来观礼,我之芦洲大会的?”

观礼?

三人可不是来观礼的。

“在下听闻东皇在此开设芦洲大会,自然前来观礼,同时,想要请东皇太一行个方便,是否可以给在下观看一下葫芦仙藤!”太上郑重道。

太上要检查葫芦仙藤?

四周无数妖王咽了咽口水,此刻已经再无一点怀疑了。

太上可是盘古大神的灵魂碎片,他都对葫芦仙藤如此着紧,这还不算开天斧?所有人回想太一先前的话,顿时一阵激动,有大功绩者,可以赐一枚葫芦的啊。

“为何?”太一盯着太上沉声道。

“在下想要确认一番是否为开天斧所化!”太上并没有隐瞒。

在太上看来,眼前东皇可不是好糊弄的,与其编造谎言欺骗,还不如实话实说。

“确认如何,不确认又如何?某非,三位还想从我手中,抢夺这葫芦仙藤,不成?”太一冷冷的说道。

“谁说要抢了?我三人自灵智开启一来,从未做过亏理、失德之事,莫要诬蔑我等,我等上得天心,岂会强取豪夺?”一旁通天顿时喝声道。

太一神色一动,三人从来没做过亏理、失德之事?某非,这是成就圣人前,必须要做到的事情?也对,上天赐予圣人之位时,或许还要检查其是否有人生污点。

“就算给你看完,确定了你们心中猜测,你们也不会起半分得之的心思?”太一盯着三人问道。

若真是开天斧,我们不想要?怎么可能?

“说这些为时过早,东皇,不若让我观之一会,再说?”太上看向太一。

“不行,我可信不过你们,到时确定了你们的猜测,强取豪夺,未必做不出来!”太一摇了摇头拒绝道。

“你……!”通天脾气有些爆,顿时眼睛一瞪。

深吸口气,通天再度沉声道:“我三人,可以向东皇保证,绝不用强,到时,若真为我们猜测那般,我等愿用十倍之宝,向东皇换取!”

“十倍之宝?哈哈哈哈哈哈,三位认为,这天下,有何物,可以十倍贵重于我此葫芦仙藤?可否列举一二?”太一顿时冷笑道。

四周,无数妖王也是翻了翻白眼。

这通天说话,还真是口气不小,那开头斧,你找比开头斧厉害的东西来啊?还十倍?

通天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对劲了,的确,若真是开天斧,自己如何找宝物来换?

“东皇,您开芦洲大会前,曾声传天下,言,于天庭贡献巨大者,可赐葫芦仙藤上之葫芦一枚,以显其功!可否?”太上郑重道。

“不错!”太一点了点头。

“那我等三人,可以帮天庭办一件大事,以做贡献,换取一枚葫芦,可否?”太上看向太一。

三人为了得到葫芦,也算不惜一切了,甚至愿意帮天庭做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太一不自觉的看了眼妖师府方向。

妖师府方向,鲲鹏脸色一变,顿时气的脸色通红。这太一,难道用三清来压自己?

“混账,你敢!”鲲鹏郁闷的怒道。

从刚才太一的出手,鲲鹏就感觉到了一种无力感,在武力方面,自己已经没有可以让太一忌惮的地方了。如今,太一还想用三清来压迫自己?

鲲鹏恼恨,却又感觉无力,因为鲲鹏明白,若三清出手,自己或许还能遁逃,但,这妖师府不要了?自己打下的基业不要了?

恨、恨、恨!鲲鹏感觉自己无比的孤立无援。

昔日觉得帝俊面对巫族的感觉,如今全部落在了自己身上。鲲鹏倍感压力。

但,远处太一却仅仅看一眼,就转而看向三清了。

“三位,可愿入我天庭?”太一盯着三清问道。

邀请三人入天庭为臣?

远处鲲鹏一愣,四周妖王也是一愣。

就连三清也是一愣。三清脸上抽搐了一会,尽皆眼中闪过一丝恼火。

自己三人,乃是盘古灵魂碎片所化,未来的目标,可是至高无上的圣人,岂会入你天庭为臣?

“东皇说笑了!”太上摇了摇头。

元始、通天也是脸色阴沉。

“既然不愿,那就罢了,我是说过,这葫芦可以赐给于天庭贡献巨大者,何为贡献?即为天庭之臣子,方为贡献!你们说的,那是利益交换,不算贡献!”太一摇了摇头。

“嗯?”三清脸色一沉。

“三位,若是愿入我天庭,此葫芦仙藤,我可以做主,即刻给三位一枚葫芦,否则,三位还是在旁观礼吧,我天庭之物,只赐天庭之民,非我国民!当不得厚赐!”太一郑重的说道。

“你!”通天郁闷的瞪眼看向太一。

四周,无数刚刚收服的妖王,却是心中一暖。

天庭虽然对外张狂无比,对内却是极为护短,太一的话,让众妖王一阵安心,最少臣服天庭,并不是坏事。

而三清非但没有准许查探葫芦仙藤,猝不及防间,居然给太一又收了一拨民心。顿时一阵纠结。

“三位,观礼请退后,此为我芦洲大会主场,请配合!”太一一挥手,邀请三人走开。

驱赶三清?

无论是众妖王,还是妖师府的鲲鹏,此刻都是一脸古怪。

就连三清自己,都第一次享受被驱赶的待遇,昔年,三清到哪里,不都是座上宾?甚至到了娲皇宫,女娲娘娘,都亲自接待。

你,你居然驱赶我们?

只有跟随太一的一众妖军,尽皆昂起头来,一阵自豪。

天庭有着天庭的骄傲,若不是圣人,没必要向任何人妥协,哪怕三清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