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开天斧碎片?不是开天斧碎片?我不信,咳咳,我不信!”兵祖陡然怒火冲天。

兵祖气势滔天,凶煞无比,滚滚刀气、剑气,早已铺天盖地,大地之上,更是长出无数刀剑地刺,凶气直冲太一所在的葫芦峰而来。

“当!”

东皇钟响,瞬间,一股禁锢虚空的力量,稳定住了葫芦峰,荡开无数兵祖的刃气。

“大妖神?”太一脸色阴沉的看着那兵祖。

此兵祖的气势,比之刚才的奢比尸可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太一跨前一步,眯眼盯着兵祖。

“兵祖?话,本皇已经给你说清楚了,你若是一直纠缠不休,也休怪我天庭无情了!”太一眼中闪过一丝冷光道。

兵祖站在远处,再度盯向葫芦仙藤之上,因为有十一品金莲落在其上,幻象无数,依旧能看到巨人执斧劈斩魔神的画面。

兵祖寿元将近,好不容易听到开天斧的消息,岂会就此放弃?哪怕太一说是假的,兵祖也不信。

“休怪你天庭无情?咳咳咳,呵呵呵,当年,麒麟、凤凰、龙族,也是这么说,可是,有什么用?我要得到的东西,谁能拦我?凭你们吗?咳咳咳,开天斧?开天斧?不是你们这群精血所能比的!”兵祖咳嗽中一声冷哼。

脚下一踏。一道斧气顺脚射出。

“轰!”

一道巨大的地沟,被兵祖一脚踩出,一瞬千里。

“轰!”

“什么?”无数妖王顿时脸色一变。

地沟所到之处,一众妖王,顿时被恐怖的凶气撕斩两半。

“当!”

东皇钟响,瞬间,一股强大的音波直冲地沟而去,要止住地沟中的前进之气。

奈何,地沟中的前进之气,乃是开天斧的斧气,岂是那般好抵挡的?

“轰!”

音波涟漪瞬间被撕开一道口子,地沟中的斧气一往无前,瞬间到了葫芦峰。

“斩!”鹤祖一剑斩来。

“轰!”

鹤祖的剑气炸碎,斧气依旧所向无敌。

“混账!”太一惊叫道。

“轰咔!”

葫芦峰瞬间被斧气撕斩两半,同时,斧气余力不消,直冲北海妖师府而去。

“轰!”

整个北海都被这股强大的斧气撕出了一道巨大的海沟。鲲鹏的妖师府,瞬间被劈斩两半,原先隔绝海水的海底结界,瞬间撕碎,滚滚海水狂涌而下。

“啊!”

无数妖师府妖族顿时惊叫而起。

鲲鹏惊骇的瞬间飞出了海面。

一脚?

一脚之斧气,如此庞大?

无论是三清,还是鲲鹏,此刻尽皆露出惊骇之色。

惊骇之余,更多的是狂喜。

因为,这才是开天斧,而这开天斧,并不属于太一,并不属于妖族天庭,虽然有着老朽的灵魂,但,若是能降服,岂不是…………!

鲲鹏、三清,瞬间全部躁动而起。

“叔叔,老六要死了!”忽然,两半的葫芦峰,传来一众金乌太子的哭喊之声。

“怎么了?”太一脸色一变。

却看到,众太子待的大殿被劈开了。里面一片狼藉。

内部,金乌太子老六,好似受到斧气沾染,此刻全身血肉模糊。

“陆鸦!”太一脸色一变,顿时到了近前。

“呜呜呜,叔叔,我们刚才看老六没事了,就让他在大殿休息,我们就出来看那老头子的!”

“呜呜呜呜,都怪我们不好,我们不该将老六一个人丢在大殿里休息!”

“呜呜呜!”

……………………

………………

…………

一众金乌太子无比后悔的哭着。

“咳咳咳!”老六在不断吐血。

斧气入体,陆鸦已经神智模糊了,外表看起来血肉模糊,此刻体内,更是惨不忍睹,近乎要被这斧气绞碎了。

“灵药,灵药!”太一焦急的吼着。

四周,一众妖神快速取来各自的灵药。

灵药被太一用东皇钟逼入陆鸦体内,但,陆鸦的伤势并没有止住。

生机在快速流失,源源不断的流失,灵药中的生机根本补充不了陆鸦的损失。

“不行,不够,药力不够,不够!”太一脸色狂变。

“可是,东皇,这已经是最好的灵药了,这人参有三万年之久了,还有这些,都没用吗?六太子伤势如此惨烈?”应龙脸色狂变。

太一没说,六太子体内,近乎一团浆糊了,五脏六腑都崩碎了,灵魂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生机近乎崩散,这些灵药哪里够?

“没有更好的灵药了,通知天帝,要天帝来找!”应龙焦急道。

“天庭也没有更好的灵药!陆鸦这生机流失,根本止不住,没有十几万年的灵药,都不可能止住他生机的崩散,除非……!”太一说到一半,陡然脸色一变,扭头看向一旁的葫芦仙藤。

葫芦仙藤,是开天辟地之后,就一直长在昆仑山了啊,这历史之悠久,岂是十几万年那么简单?

葫芦仙藤虽然威力或许不够,但,其生机却盎然到滔天啊。

“或许!”太一眼睛一亮。

探手一抓。

“哗!”

葫芦仙藤之上,一截仙藤被拉扯而来,顿时被太一用东皇钟鸣逼迫,向着陆鸦体内逼迫而去。

“嗡、嗡、嗡………………!”

陆鸦身体猛地颤动,恐怖的生机入体,顿时,与陆鸦流失的生机平衡了,甚至,在一点一点修复陆鸦的身体。

“行了?”太一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陆鸦昏死过去,但,太一知道,只要一直这样下去,陆鸦伤势会一点一点修复的。

终于,陆鸦不用死了。

太一长嘘口气,将陆鸦交给一众太子。

“看守好老六,别再让他出事了,还有不要碰他的身体,我已经将葫芦仙藤里的生机引入老六体内了!”太一郑重道。

“呜呜呜!”

“叔叔放心,我们这次,一定一起盯着老六,绝对不再看其他了!”

………………

…………

……

众太子顿时赌咒发誓道。

太一点了点头,将老六给了一众太子,扭头看向远处的兵祖。

面露一股狰狞之色:“兵祖?我说了,葫芦仙藤不是开天斧,你不信,你想要,我可以将葫芦仙藤借你一观,可你却伤我侄儿?今天,你也别想走了!”

“咳咳咳咳,小东西,你才大妖修为吧?让我别想走?”兵祖一眼就看穿了太一修为,冷笑不屑道。

太一冷冷的看了眼兵祖,扭头对三清冷声道:“诸位只是前来观礼?”

通天却是笑道:“怎么?现在想起我们了?想请我们帮你对付兵祖?做梦吧,太一!”

太上、元始并没有说话。

但,二人态度很明显,就是坐看太一于兵祖相斗。

三清虽然也想得到开天斧,但,并不急于一时,在三清看来,这开天斧早晚是自己的,刚刚,受了太一的气,此刻,太一想要求救?休想?

“我是说,诸位既然是来观礼,就观礼好了,最好谁也别插手!”太一冷声道。

“什么?”三清脸色一沉。

“鹤祖,我们走!”太一沉声道。

“好!”鹤祖一声应喝。

太一、鹤祖瞬间向着兵祖扑了过去。

开天斧在此,太一想要报侄子差点致死之仇,但,同样也想要得到这开天斧。

此刻用东皇钟召唤帝俊?太一相信,只要一通知帝俊,三清就肯定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因为,三清此刻渴望的眼神,太一还是看的出来,到时,这三人入场,帝俊赶来之前,开天斧可能被他三人抢夺了。

所以,太一想要和鹤祖动手。以报仇为大义,压得四周众强者不参与。

太一、鹤祖,瞬间到了兵祖面前。

“一个大妖,一个妖神?咳咳咳,果然,我多年不出世,这世上的蠢货,都纷纷跳出来了,找死!”兵祖一声冷哼。

说话间,兵祖探手一挥。

“轰!”

惶惶剑气、刀气风暴拥簇着一个巨大的斧气,向着二人劈斩而来。

“东皇钟,大~~~~~~~!”太一一声大喝。

“剑莲花开!”鹤祖一声大喝。

鹤祖也是斩出浩瀚如风暴般的剑气,轰然间撞向了兵祖的无数剑气、刀气。

余威,瞬间被鹤祖挡下,而太一的东皇钟,迎向了那巨大的斧气。

就在斧气劈来之际,东皇钟骤然放大了万倍不止,犹如一个巨大的罩子,从天而下。

“当~~~~~~~~~~~~~~~~~~~~~~~!”

斧气轰然撞在东皇钟内壁,顿时,东皇钟巨颤不已,恐怖的震动,甚至将太一都反震的一口鲜血喷出。

巨大的震荡,形成一股滔天风暴,瞬间席卷四面八方,大地、虚空都是猛地一震。

东皇钟颤动中,在这斧气之下,居然被冲击的变形了起来。但,东皇钟不愧是先天灵宝,在变形的瞬间,靠着其还韧性,瞬间复原。

“轰!”

在所有人愕然的目光之中,东皇钟从天而降,将兵祖罩在了其中。

罩住了?

三清、鲲鹏尽皆脸色一变。东皇钟还能变成大罩子?还能这么用?

“想要困我?可笑,破!”东皇钟内,传来兵祖愤怒之声。

“轰!”

东皇钟内传来一声巨响,兵祖轰击东皇钟,顿时,致使东皇钟巨颤不已,大地猛地一颤,东皇钟再度一阵变形。

“噗!”

太一再度被反震之力,震得口吐鲜血。

“你怎么样?”鹤祖脸色一变。

“哈哈哈,你以为,这点音波,就能困住我?看我破了你这大钟,哼,就算大钟不破,我也能将你震死!”兵祖张狂的声音从东皇钟内传来。

“轰、轰、轰………………!”

果然,兵祖冲击之力巨大,太一口中,不断呕血。

“东皇!”远处的无数妖神顿时脸色大变。

众金乌太子也是焦急不已。贺剑之仅仅将自己力量灌入太一体内,却,根本于事无补,兵祖太过凶猛,一次次冲击,让太一呕血不断,照此下去,太一早晚会被震死的啊。

“哈哈哈哈,太一,你确定不要我们帮忙?”通天在远处幸灾乐祸道。

太上和元始,却陡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咳咳,噗,兵祖?我是快压不住你了,不是你一定就无敌,这里不是我的主场,到我的主场,太阳中试试去!”太一狰狞的一声大喝。

太阳之中,有源源不断、无穷无尽的太阳真火,太一、东皇钟,都是在太阳中而出,到了太阳中,太一就有无边力量了。

太一一拉东皇钟,困着兵祖,瞬间冲天而上,射向了星空,射向了太阳方向。

“不好,中了太一的计了,他是故意的,他要独吞这开天斧!”元始顿时脸色一变。

“站住!”太上也是脸色一变,惊怒不已。

要知道,鸿钧老师曾经说过,开天斧是三清成圣人的关键,这要被太一独吞了,那自己此次不是白来了?

通天也意识到了不对,顿时惊怒道:“好狡猾的太一,留下开天斧!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