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拖着东皇钟飞天!鹤祖护在其侧!

兵祖在东皇钟内凶猛冲击,一时间,钟鸣四起,太一口吐鲜血。奈何,太一也发了狠劲,即便吐血,也要冲天。

冲天之际,太一猛地一敲击东皇钟。

“当~~~~~~~~~~~~~~~~~!”

这一次,不是针对兵祖,而是为了通传天下,太一要通知帝俊,快速来与自己汇合。

“站住!”

“留下开天斧!”

“那不是你应得的!”

三清顿时冲天,向着太一扑去。

“三清,你们干什么?刚才说是来观礼我芦洲大会,如今,却要插手我天庭事务?”太一怒斥道。

三清顿时脸色一沉,一脸郁闷。居然入东皇的套了。

太一操纵东皇钟,空间瞬移,速度一瞬万里,直冲星空而去。

东皇钟的速度,何其的快?即便王雄是大妖修为,但,催动东皇钟依旧能达到大妖神速度,一瞬万里,到了上方。

“不能给他走了!太清光遁!”太上一声轻喝。

三清顿时化作三道流光,冲天而上,强横的三清,即便没有先天灵宝,也是极为恐怖的速度,瞬间超越了东皇钟。

“当!”

三清出手,顿时,一股巨力挡住了太一前进的步伐。

“呲吟!”

鹤祖一剑斩向三清,被三清各自挥出一掌,轰然崩碎了剑罡。

“轰!”

东皇钟被拦了下来,不是太一不愿意走,而是走不掉了。

而且,太一还发现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就是刚才东皇钟响,传信帝俊了,可,帝俊没来?

这一会功夫,帝俊若是得到消息,以其恐怖的大妖神实力,应该差不多了啊。

可是,帝俊没来?

天庭出事了?

太一心中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东皇太一,此开天斧,与我三兄弟,有缘,失礼了!”太上沉声道。

“与你们有缘?呵,三位是想要强取豪夺了?”太一擦了擦嘴角鲜血冷冷的看着三清。

“失礼了!”太一再度一礼。

“哼!我拦着他们,你先走!”鹤祖沉声道。

三清皱眉的看了眼鹤祖,但,此刻三人眼中锐气四射,显然,不可能让太一离开了。

东皇钟中,兵祖不断冲击反震着太一。

太一见三清的蛮横,也是脸色难看至极。

却在此刻,又是两道流光冲天。

“呼!”

却是妖师府的鲲鹏,骤然到了近前。

“见过东皇,不知东皇可要在下帮忙?”鲲鹏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激动道。

鲲鹏也不想放过这开天斧?

三清脸色一沉。

“咻!”

却在此刻,又是一道流光冲了上来。

“还有人?”三清脸色一沉。

却看到,一股黑光笼罩之中,一名魁梧的男子踏虚而来。

“祖巫,玄冥?”鲲鹏脸色一沉。

“玄冥?”太一也脸色一沉。

玄冥,这可是夏司命穿越而来啊,与太一有不共戴天之仇。

此刻,在太一最危急的时刻出现了?

“开天斧,太一,你看来是守不住了!”玄冥露出一丝狰狞道。

“玄冥,你刚才一直潜伏在暗处?奢比尸死的时候,你怎么没露面?”鲲鹏脸色一沉道。

玄冥冷冷的看了眼鲲鹏,继而就不理会了,让鲲鹏顿时郁闷的不行。

太一、鹤祖执掌东皇钟站在中央,外围,三清、鲲鹏、玄冥已经将二人围了起来。

此刻,帝俊依旧没有赶来,太一不得不改变策略了。

三清、鲲鹏,是为了开天斧而来,而玄冥,太一太了解他了,他肯定是为了杀自己而来。

若是寻常时刻,太一岂会在乎玄冥?此刻,身在漩涡中心,太一不得不防。

“诸位想要这开天斧?”太一沉声道。

“此开天斧,与我等有缘,还请东皇成全!”太上笑道。

元始、通天自然与太上一个目的。

“东皇,我可是来帮你的!”鲲鹏笑道。

玄冥却是冷笑道:“我无所谓!”

玄冥看着太一,眼中充满了杀机。只要待会一打起来,玄冥就立刻诛杀太一。鹤祖顿时防备的看向玄冥。

“既然如此,那兵祖就交给你们处理一番!”太一一拍东皇钟。

“轰!”

兵祖顿时被放了出来。

“什么?”三清瞳孔一缩,却没想到,太一如此当机立断。

“呼!”

兵祖一出,顿时冒出滔天刃气。

“找死的东西!”兵祖一声大吼,显然暴跳如雷了。

“兵祖,你若有胆,就跟我走啊!哈哈哈!”太一一声大笑。

手执东皇钟,瞬间冲天而上,向着太阳方向飞去。

兵祖顿时要扑上太一之地。

奈何,此刻的三清,哪有再错过的道理?

“上清剑!”通天一剑斩向兵祖。

“玉清剑!”元始探手挥出一道剑罡。

“太清手!”太上一掌打向兵祖。

“鲲鹏一啸,万里碎!”鲲鹏也骤然扑向了兵祖。

“轰~~~~~~~!”

四个大妖神,围着兵祖战斗而起。

而玄冥却没有出手,而是抬头,看着高空中的太一,脸上闪过一股暗恨:“太一,你还真舍得!”

高空中,太一也顿了下来,眼露森寒之色:“玄冥,你也真找死啊!”

放手兵祖,太一甚至可以腾手对付玄冥了。不过,玄冥好似记得刚刚奢比尸的下场,并没有一味的扑上来。

“吼,小辈找死!”兵祖一声大喝。

“轰、轰、轰、轰…………!”

恐怖的一阵巨响,那一处战斗的,都虚空塌陷了一般,无尽剑气、刀气瞬间炸碎。

“噗!”

太上一口鲜血喷出,被兵祖巨力打出了那一片区域。但,转瞬又射入了战场。

“噗!”“噗!”

通天、元始也是如此,瞬间被打飞,瞬间又飞回来。

哪怕鲲鹏,此刻化为一个万丈巨鹏,在恐怖的兵祖刃气海,也是一次次被冲击的倒飞而出。

“咳咳咳!”兵祖以一敌四,不落下风。只是,咳嗽的越发加剧了。

“快,兵祖苍老待死,他快不行了!”通天顿时面露大喜道。

“轰隆隆!”

战场越发混乱,渐渐的,玄冥也加入了战场,显然,玄冥发现,此刻出手太一,未必能讨得了好处了。

此刻,若是得到开天斧,或许自己就再也不用畏首畏尾了。

五个大妖神,围困一个兵祖?

站在高空之中,太一擦了擦嘴角鲜血,看向下方。

“这兵祖,实力还真是恐怖啊!五个大妖神,都被他一次次打飞了?”鹤祖惊讶道。

“贺叔,我大哥那边恐怕出状况了,此地,看来不能与一众妖神多周旋了,这开天斧,我们是独吞不下来了!”太一沉声道。

“你的意思,兵祖今天跑不掉了?可我看他的实力,可以比之五大妖神合力,不逞多让啊!”贺剑之疑惑道。

“他,太老了!”太一沉声道。

“太老了?”贺剑之惊讶道。

这才看到,那兵祖,虽然力压五大妖神,但,却一直不断的咳嗽之中,好似苍老的凡人,有些体力不支的感觉。

“听他们对话,很明显,兵祖是开天斧的碎片所化,具体有多少碎片,我也不清楚,不过,既然是碎片所化,待会,你我都有机会!”太一沉声道。

“你是说……!”

“没错,既然无法独吞开天斧,那就咬下一块大肉吧,谁咬的多,是谁的!贺叔,待会,你不用留手,尽全力一搏!”太一沉声道。

“好!”鹤祖应声道。

“走,回去!”太一沉声道。

二人瞬间,再度冲向战场之地。

“吼~~~~~~~~~~~~~!”

远处,战场中心,五大妖神围困兵祖,终于,让兵祖有些坚持不住了,兵祖一声大吼,骤然身形幻化,化为一个巨大的怪物形状。

那形状很诡异,好似一个斧柄,斧柄前段,连着斧刃,只是,那斧刃是残缺的,只有正常斧刃的五分之一大小,而且,还是碎裂成片的。

化形之际,一股恐怖的凶气扑面而来,好似让兵祖威力骤然增加了数倍。

“开天斧原形?”通天眼睛一亮。

“是残缺的开天斧,而且,还是碎裂的开天斧!”元始眼露一股期待。

虽然兵祖化形后,威力更强了,但,一众大妖神更知道,这是将开天斧逼入了死角。

“小心!”太上一声惊呼。

“轰!”

残破的开天斧,瞬间猛地斩向通天,通天猝不及防,瞬间被斩的倒飞而出。

“噗!”

通天一口鲜血喷出,却是胸膛被撕裂一个巨大的口子。

“死,死,死,你们都该死!”开天斧吼叫着。

“轰、轰、轰…………!”

一时间,开天斧好似回光返照,爆发的力量,瞬间重击一个个大妖神,三清、鲲鹏、玄玄冥,尽皆口吐鲜血炸飞而出。

“当~~~~~~~~~~~~~~!”

却在此刻,东皇钟再度罩向了开天斧。

“又是这口破钟?死!”开天斧要劈上太一。

“呲吟!”鹤祖出手,干扰了开天斧。

“还愣着干什么?我的东皇钟,虚空禁锢,可以短暂禁锢他一会,我全力禁锢,你们全力出手,快!”太一一声大喝。

这一声大喝,五大妖神顿时神色一动,一起扑了上来。

开天斧的强大,毋庸置疑,太一东皇钟罩住了他,这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上清剑斩灭魔神!”

“玉清剑出破混沌!”

“太清掌拨撕阴阳!”

“鲲鹏一啸碎乾坤!”

“玄冥指射穿九幽!”

“鹤祖剑莲开满天!”

“东皇钟鸣!”

“轰~~~~~~~~~~~~~~~~~~~~~~~~~~!”

虚空之中,顿时一声超级巨响。

以一众大妖神为中心,虚空好似塌陷一般,猛地一鼓荡,继而,滚滚风暴直冲四方。

即便在遥远的高空,下方无数妖神都是顿时一阵防御,防御来自高空的空气鼓荡。

那一片虚空已经在一击之下浑浊了。

但,一众强者的眼睛却不敢眨一下。

在一众强者全部威力之下。

就看到,那开天斧惨叫一声,瞬间,身体四分五裂分开了。

那开天斧的斧刃,瞬间化为八个碎片,射向八个方向,开天斧的斧柄,也化为三个碎片射出。

“嘭!”一群强者蜂拥而入,瞬间冲向一众碎片。

太一因为东皇钟之便,猛地一卷。

“轰!”

顿时,东皇钟吸入一个斧刃碎片。同时,太一瞬间扑向又一个靠近的碎片,却是斧柄的一个碎片。

“啪!”

太一抓住的同时,鲲鹏也一把抓住了。

“东皇,你已经得到一份斧刃,这一份周天星斗图,就不要再抢了吧!”鲲鹏也是急切道。

却是太一和鲲鹏一起抓住的碎片,幻化为当时兵祖的披风,那一份周天星斗图了。

虽然不知道这周天星斗有图如何,但,太一哪里同意恭送让人了?猛地一拽!

“撕拉!”

那斧柄的碎片,周天星斗图,瞬间在太一、鲲鹏争夺下,撕成了五个碎片。

“什么?碎了?”鲲鹏眼中一恼,顿时猛地一爪。

“哗啦!”

五个碎片,鲲鹏抓住了四个,但,太一还是一把抓住了一个小碎片。

抓住四个小碎片,鲲鹏调头向着其它开天斧碎片冲去。

奈何,其它强者手也不慢,哪里有时间等待鲲鹏?

鹤祖抓住一个斧刃碎片,瞬间调头飞远。通天也是瞬间抓住四个斧刃碎片,而太上抓住一个黑白二色的斧柄碎片,而原始抓住一个混沌之色的斧柄碎片。

最后两个斧刃碎片,却被玄冥一把抓住,鲲鹏要去抢的时候,玄冥一拳打来。

“轰!”

两个大妖神一次相撞,虚空一颤之间,宣告此次瓜分的结束了。

鲲鹏顿时一阵郁闷。

因为鲲鹏抢到的最少。

“开天斧?这就分了?”鲲鹏一脸郁闷。

“大师兄,我得到四片斧刃,我要将其炼化成四柄仙剑,我早就想要炼的,诛仙剑、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还可以组成一个剑阵!”通天顿时开心道。

通天感觉自己收获最大,一共八份斧刃,自己独得一半。

扭头,通天看向太上、元始:“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得到了是什么?斧柄?”

“不知是刚才我等用力过猛还是如何,斧柄颇为脆弱,昔年的混沌阴阳幡,此刻一分为二了!”太一沉声道。

“我这依旧混沌一片,内有混沌剑气,当为混沌幡!”元始沉声道。

“我这是阴阳二气,化为太极图!”太上沉声道。

三清此刻都露出一股喜色,因为三清都能感受到,自己得到的部分,刚好对自己有大用,或许,自己成圣的关键,就在这部分。

三清看向其他人。

其他人中,玄冥运气最佳,得到了两个斧刃。

“诸位,不会想要抢我之物吧?如今,宝入各手,皆为天定!”玄冥冷冷说道。

“玄冥祖巫,你要这斧刃又有何用?你不擅长兵刃,不若给我吧,我擅长用剑,我用其他灵宝与你换,如何?”通天期待道。

“嘭!”

玄冥周身顿时爆发出滔天剑气,一朵朵黑色剑莲在玄冥四周绽放而开。

通天脸色一变。这玄冥剑道如此厉害?

也就太一和鹤祖知道,这玄冥,可是夏司命,剑道之强,可是教导出未来两大剑修高手的啊。

“抱歉,我也会用剑,这两个碎片,我会炼制成两柄神剑,到时,再与阁下一较高下如何?”玄冥冷眼看向通天。

“哼!”通天一声冷哼。

太上却是看向不远处的鹤祖。

鹤祖也得到了一个碎片,淡声道:“诸位就不用想换我此刃了,刚好,在下也缺一柄剑!你们若是想换,可将你等开天斧碎片给我,天下各种灵宝,你们想要什么,都可以与我交换!”

三清自然无视鹤祖的话。

剩下太一与鲲鹏。

太一借东皇钟之便,得了一个斧刃碎片,还和鲲鹏共分了一个斧柄碎片,那斧柄碎片乃是周天星斗图,却一撕为五了。鲲鹏得四,太一得一。

可鲲鹏此刻怎么也笑不出来。因为,自己得到了这周天星斗图,也不完整。

鲲鹏怒火中烧,郁闷的看了看太一。

“鲲鹏妖师,你若不弃,我用此斧刃碎片,换你那四份周天星斗图碎片如何?”太一笑道。

“换?”鲲鹏一愣。

这时候,众人得到开天斧部分,无不藏掖的紧,谁愿意换啊?

而且,斧刃是以攻击为主法宝,斧柄以守护为主的法宝,鲲鹏自然更喜欢攻击的啊。

太一这样换,明显是吃大亏的啊,太一是肯吃亏的人?

“不错,你我周天星斗图,一撕为五,留你我手中,根本发挥不出威力,不若,五分全部归我,而我,将这份斧刃给你,算是,我天庭对妖师府的一次下礼,如何?”太一郑重道。

下礼?

干什么下礼,太一没说,但,鲲鹏自己心里清楚啊,这是邀请自己加入天庭,重赐巨宝啊,下礼给自己,却是想要得到整个妖师府啊。

鲲鹏心中一紧,但,斧刃的诱惑太大了。不管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自己就当没听懂太一说的‘下礼’!

“好!”鲲鹏激动的递出四份周天星斗图碎片。

太一也将那斧刃碎片递给了鲲鹏。

鲲鹏入手,顿时激动异常。

太一接过剩下的四片周天星斗图碎片,和自己那一片放在一起。

“可惜了,周天星斗图撕成了五片,既如此,待回去,祭炼成五方旗帜,希望还能有周天星斗图的一丝效果!”太一叹息道。

一旁鲲鹏顿时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确,撕成了五份,就算太一炼化成五方旗,周天星斗图的威力,肯定大打折扣了啊。可要鲲鹏将手中斧刃碎片还回去,不可能!

众人都得到了一份开天斧碎片,虽然各得一部分,但,终究还算满意。

“东皇,后会有期!”太上微微一礼。

通天、元始没有对太一行礼,但,二人此刻也不想多待了,刚刚得到了巨宝,再抢未必抢得到,甚至可能还被其它后来者夺回去,如今,最好还是马上回去,祭炼法宝最重要。

三清瞬间消失在了天际。

而玄冥看了看太一,也一阵郁闷。

原来潜伏在暗,准备偷袭太一的,现在明显是不成了,太一有鹤祖在侧,自己也讨不了好处,而且,这鲲鹏对太一也感激中吧,到时脑袋一热,还太一人情,自己难道交代在这里了?

“哼!”

玄冥一声冷哼,调头离去。

鲲鹏看了看太一,又看了看手中宝物:“多谢东皇!”

说着,鲲鹏调头就射回了北海妖师府,装聋作哑,好似没听到太一刚才的暗示一般。

太一却是冷冷一笑,没有理会,而是擦了擦嘴角鲜血,带着鹤祖,快速飞回了葫芦峰。

太一只得到一份周天星斗图所化的五方旗?当然没那么简单!

刚刚一方面是拉拢鲲鹏,另一方面,却就是让其早点离开,别因妒生恨,再纠缠不休,因为,东皇钟内,还有一个宝物,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

兵祖的灵魂!

所有人都以为兵祖魂飞魄散了,但,并没有,太一用东皇钟困住,却谁也感应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