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擦了擦嘴角鲜血,托着东皇钟,瞬间回到了葫芦峰!

葫芦峰被兵祖刚才一斩两半,但,这一会功夫,已经被众妖神收拾了一番。一个新的大殿已经重新摆设好了。

“叔叔!”众太子看向太一。

太一看了眼老六:“怎么样了?”

“老六还没醒呢!”众太子一脸沮丧道。

太一看了看老六,又看了看一旁的葫芦仙藤,探手一招,葫芦仙藤之上,十一品金莲瞬间脱离,落入太一手中。

既然葫芦仙藤已经不是开天斧了,太一自然没有继续制造幻象的必要。

“贺叔,帮我守护一下四方!”太一看向鹤祖。

“好!”鹤祖点了点头。

太一跨入一旁大殿。

“匡!”

大殿之门轰然关合而起,继而,太一将十一品金莲、心轮宝树祭出,在大殿之地,顿时形成一股心道护罩,隔绝内外,让外界之人无法探查大殿内部。

遥远处,娲皇宫。

女娲娘娘喝了口清茶,露出一丝轻笑:“太一?以为我没看到你的小动作?开天斧碎片成精,你也以为它是了不得的宝物?用得着遮蔽的如此严实吗?没了开天斧碎片作为载体,这开天斧碎片成精的一丝真灵,存活不了多久的,呵,这制造幻象的宝物,却是神奇,连我都看不见你的大殿内了?”

葫芦峰,大殿内。

太一隔绝了内外,顿时手执东皇钟微微催动。

“嗡!”

东皇钟内,顿时一阵颤鸣,里面包裹着一道三丈之高的光芒,光芒之中,有着一个七寸大的白色魂体,魂体呈刀刃之状,却有眉有目,此刻怨怒无比的盯着东皇钟外的太一。

“兵祖!”太一看向兵祖。

“哼,小东西,小东西!”刀刃状白魂眼露怨恨的看向太一。

“兵祖,你如今只剩下一缕灵魂所在了,想必你也尝到了恶果,你不用如此眼光看我,今日,若不是你要对付我,何来今日魄体崩散之灾?天理循环,因果报应!你来找我之时,当有此准备!”太一死死盯着兵祖。

兵祖灵魂怨恨的盯着太一一会,最终眼中闪过一股凄凉之色:“呵,技不如人?没有我开天斧,盘古如何开天辟地?哪有你们众生之诞生?哼,你们天理循环?我看根本就是笑话?凭什么?凭什么最后崩散消亡的是我?凭什么?”

兵祖没了开天斧肉身,此刻自知大限将至,心中的怨恨,彻底爆发了出来。

“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你不过是开天斧碎片诞生的一缕真灵,开天辟地的不是你,是盘古和完整的开天斧,与你何干?开天斧碎片成精罢了,别将所有功劳都安在自己身上,那不属于你!”太一冷冷的说道。

“放屁,老子就是开天斧!”兵祖灵魂吼叫着。

“你是开天斧?呵?”太一露出一丝不屑。

很明显,太一不相信。你要是开天斧,自己一行,能将你打败?

“我是开天斧的器灵!”兵祖恶狠狠道。

“开天斧器灵?哼,你要是开天斧的器灵,会只有如此之威力?你若是开天斧器灵,想必女娲圣人,都未必是你对手吧,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太一冷笑道。

“信不信由你,我就是开天斧器灵,我只是在崩碎之际,器灵损耗无数,记忆也破碎,只剩下少许的记忆和少许的威力罢了,否则,你以为,我能那么轻易的融合开天斧碎片?”兵祖灵魂摇了摇头道。

太一瞳孔一缩,顿时凝重的看向兵祖。

开天斧的碎片成精,和开天斧的器灵,根本是两个概念。

太一惊疑不定的看向兵祖灵魂。

兵祖灵魂似随时要消散了一般,这一刻,就算骗太一,也没有多大好处了啊。

太一眼中渐渐凝重了起来。

“你是开天斧,器灵?”太一眯眼沉声道。

“是又怎样?将死之灵,我骗你有何好处?”兵祖灵魂怨恨又绝望的叹息一声。

“你既然是开天斧器灵,为何如此之惨?”太一依旧不信。

“换做你,没有灵气吸收,只剩下一腿一脚、半个头颅,你灵魂支撑,你能不惨?”兵祖灵魂恨声道。

“我是说,你为何如此苍老?不通修行?”太一沉声道。

“修行?你说吸纳天地间生生造化之灵气吧?哈,那是盘古血肉所化,你等是盘古血肉精华诞生,你们可以吸收,我又不是盘古肉身所化,如何吸收?”兵祖恨声道。

“不是盘古世界的生灵,就不能吸收盘古世界的灵气吗?不见得吧!”太一冷着脸道。

太一记得,异族就可以吞食此方世界血肉而强大,为何开天斧不可以?

“反正我不可以!”兵祖恨恨道。

太一眯眼盯着兵祖灵魂。

这一刻,太一已经开始相信兵祖就是开天斧器灵了,虽然不知道异族为何可以与兵祖不同,但,若是开天斧的碎片成精,乃天地诞生之真灵,却是可以吸收天地灵气而长生的。但兵祖不能?

开天斧器灵?

一瞬间,太一眼中一阵火热。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活下去吗?”太一郑重道。

“让我活?你不要灭我?或者炼化我这器灵内的开天意志?”兵祖灵魂一顿。

太一摇了摇头。

“哈,哈哈哈,你知道我这股意志是什么吗?开天辟地,一往无前之意志,你不要?抹去我的意识,炼化我剩下真灵,融入你自己真灵意志中,你将继承我的那无敌的开天意志,你的灵魂也将一往无前。你不要?”兵祖惊讶道。

“我的灵魂,不想掺杂任何其他的东西!我的意志,我自己磨练,不需要外物,况且,我觉得,你活着,要比死去要好!”太一郑重道。

“你想收服我?”兵祖狰狞中带着一丝嘲讽道。

“开天斧的器灵,开天辟地,自然只服盘古,我可没有这功夫陪你慢慢磨!”太一沉声道。

“那你为何要放过我?”兵祖沉声道。

“我不知道你以后会如何,但,我知道,这盘古世界,生病了,有异族入侵,我也不知道这次做的对不对,但,我心里有种感觉,你既然是开天斧器灵,终有一天,或许对抗异族中,你能起到大作用!所以,我不想你死!”太一沉声道。

“异族?什么东西?”开天斧不解道。

“你现在就算知道也没用,你只要知道,我想让你活下去,只希望,以后我有需要的时候,可以请你帮忙!望你到时不要推脱!”太一郑重道。

“哈,哈哈哈,你将我害成如此,你以为,我还会帮你?”兵祖一脸恨色。

“开天斧碎片罢了,若有机会,我帮你收集,让你重复完整开天斧,也未为不可!”太一郑重道。

“哼!救我?谁也救不了我!”兵祖一声冷哼。

“为什么?”太一皱眉道。

“刚才我都已经说了,我寿元耗尽了,除非,你能找到开天斧碎片,比我先前部分还要多的碎片,否则,没用了,二十多万年了,我真灵已经稳不住了!”开天斧叹息道。

“找开天斧碎片?暂时就不用想了,不过,我倒是有个办法!”太一看向开天斧。

“办法?哈哈哈,你能有什么办法?”开天斧不信道。

“匡!”

大殿们骤然打开。

太一一招手。

“忽隆!”

瞬间,大殿外,葫芦仙藤瞬间被太一拉扯入了大殿,同时,葫芦仙藤连着的昏死的金乌太子老六也被拉入了大殿。

“叔叔?”殿外一众太子不解道。

“匡!”

太一却骤然将大殿们关闭了,任何人不得进入。

“你不是说,这是假的开天斧碎片吗?”兵祖灵魂瞪眼道。

“没错,这是假的,但,或许能保你真灵!”太一郑重道。

“什么意思?”

“这葫芦仙藤,从开天辟地时就存在了,虽然威力不大,但,内部生机却是滔天,这股生机,或许能温养你的真灵!”太一郑重道。

“我都跟你说了,我不是盘古世界生灵,我吸收不了此天地灵气,更吸收不了生机!”兵祖灵魂冷声道。

“若你是盘古世界生灵呢?”太一盯着兵祖灵魂。

“我怎么可能是……!”兵祖灵魂一顿。

“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当可以一试,这葫芦仙藤之上,有我大哥,从麒麟族宝藏内,得到的一个万兽融合印,可以将多种生灵,融合为一个,这葫芦仙藤生机充裕,却没有意识,刚好给你融合!”太一说道。

“怎么可能,麒麟族有这玩意?”兵祖一顿。

“起!”太一一挥手。

“呼!”

顿时,七个葫芦之上,符文快速流动,太一催动万兽融合印,让其顿时变的模糊了起来。

探手一挥,太一将兵祖灵魂,投入一枚葫芦之中。

“嗡!”

那葫芦一颤,在万兽融合印下,与兵祖灵魂快速融合起来。

“咦、咦、咦,真的可以?”兵祖灵魂惊叫道。

仅仅一会功法,兵祖灵魂就融入了葫芦之中。

“咔咔咔咔!”

那葫芦之上,顿时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不好,不行,这葫芦承受不了我真灵,它要崩碎了!”兵祖惊叫道。

“那就两个葫芦,再融!”太一一挥手。

“嗡!”

第二个葫芦融入第一个葫芦,在万兽融合印下快速融合为一。

但,两个葫芦融合为一后,好似还是承受不住兵祖真灵一般。

“两个不够,那就三个!”太一继续催动万兽融合印。

“四个,五个、六个,索性,七个一起融合吧!”太一冷声道。

“嗡!”

大殿之中,顿时冒出万千红光,七个七彩的葫芦,渐渐的融合成了一个通红的葫芦,这一次,葫芦终于稳了。不再出现裂纹了。

“不行,可能要崩!葫芦虽然稳住了,但,葫芦终究是植物,不是兽,你这万兽融合印,缺少血气生机!”兵祖焦急道。

“缺少血气,我就给你补个血气,我让我这侄儿,与葫芦藤融合,他是藤,你是葫芦,你们一体共生!”太一沉声道。

快速捏动法诀,将陆鸦与葫芦仙藤相融。

顿时,仙藤上也有了血气,这些血气好似让万兽融合印彻底完美一般。

“轰~~~~~~~~~~~~~!”

一声巨响,葫芦仙藤骤然全部消失了。

只剩下昏迷的陆鸦忽然被灌入大量生机,伤势骤然全部好了。

而陆鸦怀中,抱着一个红葫芦,散发着阵阵红光。

“吸!”葫芦中传来兵祖的声音。

“轰隆隆!”

滚滚天地灵气,快速涌入红葫芦。

“哈,哈哈哈,我能吸收盘古世界的天地灵气了,哈哈哈哈哈!”葫芦中传来兵祖激动的要哭的声音。

“如何?”太一看向红葫芦。

“好,好,好!东皇太一,我记住你此次恩情了,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老子欠你个人情,哈哈哈!”红葫芦中传来兵祖激动的发狂的声音。

“如此最好,我这侄儿,以后麻烦你多指点!”太一笑道。

“可以!”兵祖激动中道。

“不过,以后总不能一直叫你兵祖吧?万一引起别人注意,你此刻可不是当初所向无敌了!”太一郑重道。

“以前盘古叫我‘宝贝’!你也可以叫我‘宝贝!’”兵祖灵魂此刻无比开心,将盘古喊的小名都说了出来。

宝贝?

太一脸上一阵古怪。

盘古的法宝,盘古叫你‘宝贝’,没问题,就好像东皇钟是自己的宝贝一样,可你确定用这个名字?

“要不,换一个吧?”太一古怪道。

这,好像有点叫不出口啊。

“就叫宝贝,什么开天斧,‘宝贝’才是我的名字,开天斧都是你们乱起的!”兵祖灵魂一脸坚定道。

太一露出一股古怪之色。

就在此刻,一旁陆鸦缓缓醒了。

“叔叔?我刚才怎么了?”陆鸦揉了揉眼睛。

“我怎么抱着一个葫芦?我记得,我当时被一一股力量冲入体内了啊!”陆鸦茫然的看看四周。

“醒了就好!”太一露出一丝欣喜。

“这葫芦怎么回事,我怎么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陆鸦摸着葫芦惊愕道。

“小家伙,别乱摸!”葫芦里顿时传来兵祖的喝斥声。

“什么?”陆鸦吓了一跳,差点将葫芦丢掉。

“别丢!”太一顿时阻拦道。

“小家伙,你还敢丢我?”葫芦顿时再度发出声音。

“葫芦精?”陆鸦脸色一变。

“你才是葫芦精!你全家都是葫芦精!”兵祖顿时郁闷的骂道。

“陆鸦,以后这葫芦就跟着你了,你好生待之!”太一却是开口道。

“什么?跟着我?我不要葫芦精,又不是开天斧所化,不好看!”陆鸦顿时嫌弃道。

“你说什么?”红葫芦顿时气恼无比。

“叔叔,这是什么玩意啊?这葫芦连化形都做不到,还脾气这么大?”陆鸦一脸愕然道。

“这不是葫芦精,而是里面住着一位前辈。背着这葫芦,以后,遇到强大的仙人,他可以帮你斩杀强仙,要不,叫斩仙葫芦吧!”太一看向陆鸦。

“斩仙葫芦?仙是什么?”陆鸦一愣。

“我才不叫什么斩仙葫芦!”红葫芦顿时拒绝道。

陆鸦看向太一:“叔叔,你是说,这里面,住着一个前辈?”

“我叫宝贝!”葫芦中传来兵祖的冷喝。

“宝贝前辈?真难听!”陆鸦古怪道。

“你说什么?”兵祖顿时吼叫着。

“陆鸦!这位前辈,比你父亲的辈分还大,以后不得无礼,凡是都要用‘请’!”太一沉声道。

见太一板着脸,陆鸦顿时乖巧了很多:“是!”

转身,陆鸦对着葫芦恭敬一礼:“请前辈息怒!”

“嗯,叫我宝贝即可!”葫芦却是发出满意之声。

陆鸦脸色一阵古怪,最终点了点头,再度一礼:“请宝贝息怒,小子无礼了!”

“这才像话!”斩仙葫芦发出一声满意。

太一盯着听自己话的陆鸦一阵满意,却不知道,此刻葫芦峰外,再度来了一个身影。

却是女娲娘娘,踏步而来,周身霞光万千,瑞气千里,踏步而来,顿时引得无数妖王瞪大眼睛。

“女,女娲娘娘怎么来了?”四周无数妖王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