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峰,太一所在大殿之中!

陆鸦在太一与斩仙葫芦一番交谈之后,终于知道斩仙葫芦中住的是谁了,得知真相,陆鸦顿时露出大惊骇之色,这一刻,哪有一丝不敬的念头。

如此天大的好事落在自己身上,陆鸦欣喜发狂。

“记好了,出了这大殿门,斩仙葫芦里前辈的身份,谁也不许透露!”太一郑重道。

“谁也不可以吗?爹娘还有我的兄弟们,也不可以吗?”陆鸦微微一愣。

“你爹那里,我会去给他说,反正你记着,谁也不许说!不让你说,不是让你兄弟隔阂,也是为了他们好!”太一郑重无比道。

陆鸦看了看太一,最终认真的点了点头:“叔叔,我听你的!”

“嗯!”太一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记好了,以后有什么疑问,多多请教斩仙葫芦,放尊重些,非必要的时候,不许打扰斩仙葫芦!”太一郑重道。

“嗯!”陆鸦点了点头。

太一这才看向斩仙葫芦。

“兵祖……!”太一看向斩仙葫芦。

“叫我宝贝!”斩仙葫芦开口道。

太一:“………………!”

太一还真叫不出口,即便对当初蓝离焰,太一也才肉麻的叫了几次,叫你宝贝?杀了我算了!

若不是还有事情要问,太一懒得搭理斩仙葫芦。

“我想知道,你闭关这十几万年,一直侧耳听天下吗?我当初声传北方天下,你就得到消息来了?”太一好奇道。

“没有,我寿元有限,哪有时间浪费,只有沉睡,才能放缓我寿元的消耗,每隔千年,我会醒一次,侧耳听一番天下,若没有开天斧碎片的消息,我就接着睡,可,这一次,却只有三百年,我就被惊醒了!”斩仙葫芦回忆道。

“也就是说,你被提前叫醒了?”太一一愣。

“应该是,不过,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当时睡的迷迷糊糊的,只感觉好像有个女子叫了我一声,我就醒了,然后我有些烦躁的听四周的声音,骤然听到开天斧碎片化成葫芦的声音,我就……!”斩仙葫芦说道。

“女子?故意叫醒你?听开天斧碎片的消息?”太一脸色难看了起来。

因为太一忽然发现,这很可能是一个阴谋。自己开设芦洲大会,有人在故意算计自己?谁?而且,那女子叫醒兵祖?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了兵祖的消息?她是没有能力独吞开天斧碎片,还是这些开天斧碎片在那女子眼里,都算不得什么?

太一脸色微微阴沉。

就在大殿陷入寂静的时候。

“嗡!”

一股巨大的气势从大殿外涌入,好似压迫大殿的幻境一般。

“谁?”太一脸色一沉。

翻手,太一收起心轮宝树和十一品金莲。探手打开了大殿。

大殿之外,无数妖王此刻正跪拜而下。

而无数妖神却戒备之中,鹤祖仗剑,站在大殿口,冷冷的看着半空之中。

半空中,一个霞光万千的女子,居高临下,远远望去,犹如巍峨之山,仅仅望之,都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太一抬头,顿时猜出了那霞光万千女子是谁。

天地间,唯一的圣人,女娲娘娘。

“叔叔,你们终于出来啦,啊,小六,你好啦!”一众太子顿时惊喜的看向陆鸦。

陆鸦看到一众兄弟,也是欢喜无比。

但,此刻太一可没有功夫理会一众小家伙,因为所有天庭妖神都看着自己,等着自己开口。

太一抬头看向女娲娘娘,深吸口气,微微一礼:“天庭,太一,见过女娲娘娘!”

太一一礼,四周所有妖神也跟着一礼。

女娲娘娘也是第一次面对面见太一,此刻也是好一番打量。

“东皇太一,果然好风采!”女娲娘娘看着太一,露出一丝轻笑。

“女娲娘娘谬赞了,不知女娲娘娘此次前来,所为何事?”太一疑惑道。

“我为它而来!”女娲娘娘一指陆鸦后背上的斩仙葫芦。

“嗯?”太一瞳孔一缩。

陆鸦也是脸色大变。

“是她,就是她,她唤醒的我!”斩仙葫芦忽然发出声音。

一瞬间斩仙葫芦的发声,让四周所有强者都是一愣。

这葫芦,是刚才葫芦仙藤之上的?成精了?

太一却是陡然瞳孔一缩,转而看向女娲娘娘:“不知女娲娘娘对我的斩仙葫芦,有何疑问?”

“斩仙葫芦?名字到是奇特,我不要你葫芦,里面的那缕真灵,该跟我走!”女娲娘娘笑道。

“为什么?”太一沉声道。

“没有什么为什么,他为天地之害,我为圣人,圣人自有保天地安康之责,此真灵,不该留,为天地苍生,我需要带走他!”女娲娘娘郑重道。

天地之害?

四周无数妖王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妖师府中,鲲鹏抓着刚刚的开天斧碎片,也好奇的望来。

鲲鹏何等精明,从太一刚才的一系列动作,还有女娲娘娘的对话,已经猜到了个大概。

“开天斧碎片成精,真灵?难怪太一刚才那么大方,原来,他要祭炼兵祖的真灵,好个太一,好个狡猾的太一,哈哈哈,这下,你惨了吧?女娲前来讨要,你给不给?”鲲鹏冷笑的看着葫芦峰之地。

太一盯着女娲娘娘,看了一会,郑重道:“我葫芦之真灵,自有我来处理,天庭之物,不需要外人来费心了,女娲娘娘,抱歉,请回吧!”

太一拒绝了女娲娘娘?

四周妖王惊诧的看向太一,女娲娘娘可是圣人啊,是天地的代言人,是盘古大神的代言人,你为了一个葫芦,连女娲娘娘都拒绝?

太一拒绝,天庭的妖将们顿时摆正态度。毕竟,众妖将,只效忠天庭。

鹤祖微微担心,但,也站在了太一一边。

“哈,哈哈哈哈,太一,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女娲娘娘盯着太一,眼神之中闪过一股冷冽。

女娲娘娘昔年成圣前,就在天下闯出了一番诺大的名头,这名头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而是凶唳天下的大妖神!

如今成就圣人,心绪平静了很多,不代表,那个沾满鲜血,凶势滔天的女娲不见了。

此刻,太一敢拒绝自己?

女娲娘娘周身散发出一股滔天气息。

太一脸色阴沉的看向女娲娘娘,虽然不知道女娲娘娘什么阴谋,但,既然开天斧器灵落在自己手中,自然没有还回去的道理。

圣人,就可以肆意抢夺了?

“女娲娘娘,抱歉,这斩仙葫芦,是我天庭的,里面的真灵,也是我太一的朋友,我不可能将朋友随意交出去!女娲娘娘,我敬你为天地圣人,创造人族,得盘古世界认可为圣人,但,我想,就算圣人,也不可能肆意妄为吧,天地能赐你圣人之位,同样也可以剥夺你圣人之位,你若一味逆天行事,那我天庭,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太一冷冷的说道。

一时间,四周所有妖神都静了下来了。

这太一,哪里来的胆量,和女娲娘娘也杠上了?

女娲娘娘眯眼盯着太一,神色中透着一丝诡异,却并非生气一般。

“你想保这缕真灵?”女娲娘娘盯着太一道。

“不错!”太一沉声道。

斩仙葫芦之中,兵祖灵魂没有开口,但,心中却极为感动。

“我给你一次机会!”女娲娘娘露出一丝轻笑道。

“多谢……!”太一轻吁口气,正要说什么。

“别急,我没说完呢,你太一在天庭,有着诺大威信,我在天地间,也不是任人挤兑的,呵,你想保那缕真灵,可以,你只要挡下我一掌,我就将那缕真灵交给你处置!”女娲娘娘盯着太一道。

挡下女娲娘娘的一掌?

四周所有人都倒吸口寒气,谁不知道,女娲娘娘为天地第一啊。谁能挡得住她一掌?

“多谢女娲娘娘成全!”太一却是轻呼口气。

女娲娘娘如此妥协,或许并不是一定要赶尽杀绝,或许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已。

“我之一掌,名‘捏泥手’,当初,就是用这‘捏泥手’,捏出了人族,太一,你可要看好了!”女娲娘娘说道。

说话间,探手一掌打来,一掌并不平,反而好似在捏着什么的姿势,但,这一掌打出,却有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直冲太一而来。

圣人气息一出,瞬间,大部分妖神被这股巨大的气息压得跪拜而下。恐怖的气息,直冲心灵深处,让人有种无边的绝望之感。

“什么?”太一脸色一变。

自己猜错了?女娲娘娘不是要给自己台阶下,她是认真的?

“东皇钟!”太一一声惊叫。

东皇钟挡在太一面前,骤然迎向女娲娘娘的‘捏泥手’。

“当~~~~~~~~~~~~~~~~!”

一声滔天巨响从东皇钟上传来,恐怖的音波骤然爆炸向四面八方,葫芦峰上,顿时猛地一股巨大的爆炸,所有妖神、大妖,瞬间被全部炸了出去。

鹤祖护住一众太子,也被一股恐怖的气浪压得倒飞而出。

“噗~~~~~~~~~~~~~~~~!”

太一瞬间一口鲜血喷出。面露骇然的看向女娲娘娘。

女娲娘娘,这是要杀自己?

“这就是东皇钟威力?可惜了,你才大妖修为,发挥不了太大的威力,东皇钟,如今只能挡住普通大妖神罢了!”女娲娘娘看着东皇钟道。

“女娲娘娘,你想干什么?”太一吐着血,惊怒的看向女娲娘娘。

“你不是答应了?挡我一掌吗?我之一掌,威力还没有施展出来呢,这才百分之一力量罢了,你要保护那缕真灵,当然要有所付出才行啊,不是吗?”女娲娘娘笑道。

说着,捏泥手打在东皇钟上,力量骤然增加了起来。

“轰、轰、轰………………!”

一股股力量爆发,东皇钟不断颤动,不断变形。

“噗、噗、噗…………!”

太一口中接连不断的吐血之中。

“东皇!”一众妖神惊叫的要扑来。

“轰!”

女娲娘娘周身强大的气场爆发,所有妖神,瞬间被炸飞了出去,恐怖的力量,让所有人都无法靠近一分,就连鹤祖也是脸色一变的被挡了出去。

“住手!”鹤祖仗剑扑来。

“嗡!”

女娲娘娘身后,顿时冒出一道道天道虚影,好似一根根通天彻地的柱子一般,浩瀚无穷。

女娲这是在调动天地大势之力。

圣人调动天地大势之力,何等庞大的威力?仅仅余波,就让芦洲四面八方的大地震动不已,而一旁的北海,更是涌起滔天海啸。

先前奢比尸与太一大战的动静,都没有如此巨大。

妖师府中,无数妖王被这震荡的东倒西歪。

“这就是圣人之力吗?气场打开,连鹤祖,都无法近身?这就是圣人之力?天地大势之力?三千天道,尽为其调动?”鲲鹏惊骇道。

鲲鹏也是大妖神,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浩瀚的威力。

“怎么可以这么强?圣人,怎么可以这么强?她,她要杀死太一吗?”鲲鹏惊骇道。

鲲鹏刚得了太一恩惠,虽然装着没听到,但,这因果却是结下了,如今,看着那在巨力碾压下,已经是血人的太一,顿时一阵苦恼。

自己要去帮忙吗?

可,帮忙?又能如何帮忙?鲲鹏第一次有种无力的感觉。

这就是圣人之威?自己连抵挡的勇气都没有吗?

“噗、噗、轰!”远处,太一口吐鲜血,周身炸裂无数,鲜血四溅,伤势惨不忍睹。

面前,东皇钟已经被女娲娘娘的‘捏泥手’打的变形了,好似一个扁的东皇钟一般,好似在这天地大势之力面前,也无法抵挡一般。

太一浑身是血,眼看就要碾压为碎末了。

“叔叔!”“东皇!”“不要!”………………

四周一片惊恐之声,因为,眼前血肉模糊的太一,好似下一刻就要被怕成肉泥了,就算有东皇钟也没用。

太强了,圣人太强了。

“还真是弱啊,我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没用到呢,我这一掌的威力,还有很多后劲,太一,你想要为那缕真灵出头,就要想到后果!”女娲娘娘笑着说道。

说着,手中再度一用力,捏泥手力量再度放大,女娲娘娘身后的三千天道虚影,骤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这一掌,女娲娘娘要将太一连同东皇钟一起碾碎。

“不!”无数妖神露出恐慌的吼叫。

太一也露出一股深深的绝望。

这就是圣人的力量吗?圣人?那是一股深深的绝望啊?

太一露出一丝苦涩,明白,此次巫妖时代的肉身,再也挡不住了,那圣人的力量,就是天,天大的力量,一种永远无法抵抗的力量,可笑自己还想挡下圣人一掌?

“别了,大哥!别了,这个时代!咳咳!”太一咳嗽中露出一丝惨笑,因为太一感觉,只要再有一丝压力,自己就要爆了。

爆了,这个时代的自己,算是死了。

就在太一留恋的最后再看一眼这时代的时候。陡然,太一身侧多了一个香气四溢的身影,一个柔软的手掌拍在了太一后背之上,太一忽然感觉到一股力量入体,帮自己顶住了捏泥手巨大的压力。

“皇天,我来晚了!”温柔的声音在太一耳边响起。

继而,又一只芊芊玉手,忽然迎向女娲的捏泥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