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金乌拉着辇车!在大量妖神拥簇下,快速飞向了天宫所在。去的时候不急不缓,回来的时候,却是无比快速。

很快就来到了南天门口。

“让开,让开!别挡着道!”十大太子顿时焦急的吼着。

南天门口一众侍卫纷纷让开道。

瑶池之中。

帝俊正陪着羲和说着什么。

“报,东皇回来了!”一个侍卫快速冲来。

“二弟这么快就回来了?”帝俊一愣。

“我儿们都回来了吗?”羲和也是顿时激动的起身。

抬头,二人顿时看到远处十大金乌拉着辇车在一众妖将拥簇下飞来。

“都一年多了,太一怎么还让我儿们拉车啊!”羲和咬了咬嘴唇,有些埋怨道。

“小家伙们,又不听话了?”帝俊沉声道。

“唉,我这群儿子,我知道,他们有的时候太犟了,越是打压他们,越是不服,太一这样,只会让他们关系弄的更糟,拉车?不该总让他们拉车的!他们这关系,永远别想缓和了,唉!”羲和一脸担心道。

“让开,让开!别挡着道!”十大太子焦急的吼着。

也不管一众侍卫阻拦,顿时飞入了天宫,直冲瑶池而来。

“我说的吧,他们来告状了!”羲和露出一丝苦笑。

羲和已经做好安慰一众太子了,金乌辇车飞来,众太子顿时化成人形,却并没有涌向羲和告状,而是一起扑向了帝俊。

“爹,你快看看叔叔,叔叔受伤了!”

“爹,你可要救救叔叔啊!”

“爹,你快看看叔叔,叔叔受伤了,要是能让叔叔变好,要我怎么样都行!”

…………………………

……………………

…………

众太子顿时扑向帝俊,一脸焦急,甚至脸上都有了泪痕。

一旁羲和张了张手,僵在了空中,一群儿子,没有来告状?他们怎么,怎么对太一那么亲了?

羲和不可思议的看着一群儿子们的变化。

而帝俊却是脸色一变,快速扑向了辇车,掀开了帘子。

帘子中,太一浑身是血,闭目调息之中。

也许到地方了,太一缓缓睁开眼睛,顿时听到外面一群小家伙的哭泣。

太一露出一丝苦笑:“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夸张,我调养些日子,就能康复!”

“怎么回事?谁弄的?是鲲鹏吗?我去杀了他!”帝俊眼睛一顿,一股杀气瞬间充满了整个天宫四方。

杀气一出,天宫所有妖神都是一激灵。

众太子也是浑身一颤,惊讶的看向父亲,众太子好似第一次知道,父亲的杀气能有如此恐怖一般,这天空四方,虚空都被杀气凝聚出滔天霜雪了。

帝俊上前,一掌贴在太一后背,一股股仙元涌入太一体内,同时,滚滚太阳真火涌入太一体内,帮太一疗伤。

“不是鲲鹏,鲲鹏已经答应,入我天庭为臣,一个月后,会来天宫报道!”太一咳嗽了一声说道。

“那是谁?”帝俊面露杀气。

“爹,叔叔先前用东皇钟声传天下,应该传音到了天宫啊,你怎么没来啊!”陆鸦顿时有些抱怨道。

先前三清、玄冥、鲲鹏,与太一抢夺兵祖之际,太一可是传音给帝俊的啊,帝俊居然没去?

太一也露出一丝奇怪之色。

当时还以为帝俊这边出事了呢,如今,帝俊没事?太一也一脸疑惑。

“东皇钟,声传天下?没有啊,我们没听到东皇钟响啊!”一旁羲和露出好奇之色。

“不可能吧,那声音,和叔叔出关时敲钟一样,应该声传全天下了啊!”一众金乌太子尽皆露出惊诧之色。

“可是,没有声音,我们什么也没听到!”羲和一旁强调道。

帝俊顿时瞳孔一缩。

“有人,隔绝了东皇钟声音传播的范围?”太一脸色一沉道。

“东皇钟为先天灵宝,声传天下,想要隔绝,就连我也做不到,除非能调动三千天道的圣人,圣人以天道隔绝音传天下,阻止我知晓你那边的消息。圣人?女娲?”帝俊面露一股杀气。

“女娲隔绝了我的东皇钟响?不让大哥前来?”太一脸色一沉。

“太一,刚才你还没说,你这一身血,怎么来的?是谁将你伤的如此之重?”帝俊急切道。

太一还没开口,一众金乌太子顿时叫了起来。

“是女娲害的,她要杀死叔叔!”

“女娲调动天地大势之力,三千天道,全部冒出来了,要将叔叔赶尽杀绝!”

“叔叔当时的东皇钟都扭曲了,她都不放过!”

“爹,是女娲要杀叔叔,将叔叔重伤的!”

“爹,你要给叔叔报仇啊!”

…………………………

……………………

…………

众金乌太子顿时义愤填膺的叫着。

众太子此刻,才不管女娲是不是圣人,是不是对天地有大功德,只要伤害叔叔,那就是自己仇人,此刻,提到女娲,众太子都是面露愤恨之色。

“女娲?”帝俊面露一股凶煞之色。

阻止东皇钟声传天下,又要杀太一,这份大仇,帝俊岂能咽下这口气?如太一一样,帝俊也是一个不为天地折腰的主,自己的兄弟,要被害死了,还要忍气吞声。

“太一,等你伤好,我给你出气!”帝俊面露一股狰狞之色。

“等等,大哥,我总感觉,女娲有阴谋,一场针对我们的阴谋!先别急,我们好好想想,好好查查!”太一却是阻拦道。

“阴谋?”帝俊脸色一沉。

太一凝重的点了点头。

从种种迹象来看,兵祖的出现,就一切都是女娲的一个局了。这个局目的是什么,自己一无所知,可女娲甚至连兵祖都不在乎,兵祖可是有着大量开天斧碎片的啊,女娲说丢弃就丢弃,她要干什么?

自己身上的东皇钟虽然珍贵,但,兵祖身上那么多的开天斧碎片,也不比东皇钟差啊。

女娲为何不惜与天庭结仇,而来算计自己?她为了什么?

帝俊此刻也是脸上阴沉无比,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太一的伤势。帝俊全力帮太一疗伤。

------------

娲皇宫。

女娲回来,坐在大殿之中,大殿之中停着一口棺材。

女娲坐在一旁,抚了抚棺材,喝了口清茶,看着大殿外远方,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伏羲,你知道吗?我已经试探过了,太一、后土,果然有奸情,哈哈哈哈!”女娲眼中闪过一股亢奋的癫狂。

摸着棺材边缘,女娲眼中闪过一股疯狂之色。

“我推演的未来,本来,我还不相信,也不敢相信,太一代表妖国,后土代表巫族,极度敌对的两方,居然能产生感情,而且如此的浓烈,后土刚才,为了太一,甚至不惜与我同归于尽,哈,哈哈哈,兆亿灵魂,若是被我灭了,我是圣人之位剥夺,可她也将受到滔天反噬,可她,为了太一,不惜一切代价,还真是情深似海啊,不枉我,将兵祖引入局中,让我确定了这个事实。好,好,好的很,伏羲!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复活的!”女娲摸了摸棺材盖,眼中闪过一丝柔情。

女娲深吸口气,看着远方的不周山方向。

“这一次,到是便宜了三清?哼,不过,有鸿钧给你们铺路,你们的前路,也必定光明!鸿钧?这天下,我唯一看不透的人!量劫将至,这个时候,你闭关了?我可不信!”女娲冷冷道。

-------------

两天后,天宫,兜率宫。

太一的伤势,在帝俊的帮助下,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将浑身是血的衣服换了下来,太一也整个人舒服了很多。

兜率宫中,只有太一、帝俊、鹤祖三人。

“大哥,这位是我贺叔,你知道的!”太一介绍道。

“贺先生,此次多谢了!”帝俊却是感激道。

“我与王雄之间,不用说谢!天帝客气了!”鹤祖摇了摇头。

帝俊点了点头:“你们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女娲?哼,我却没想到,她居然如此不惜代价,连开天斧碎片,都不在乎!”

“女娲此举,必有所谋,大哥,不得不防啊!”太一郑重道。

帝俊凝重的点了点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女娲能调动天地大势之力,三千天道之力为他所用,我们也不差,我妖国气运滔天,我可以调动妖国大势之力,对抗她的!她奈我何?”

太一点了点头,的确,调动一国之势,集合妖国所有妖族,借力,未必不如女娲。

而且,女娲圣人,更不敢屠戮妖国,否则,造成滔天业障,对她的圣位也不好。

“大哥调动一国之力,还不够,刚刚,我研究了一下这五方旗!”太一翻手取出五面小旗。

“这就是你与鲲鹏换的?那鲲鹏,也是好不要脸!以四面小旗,换你一份斧刃碎片,他可是赚大了!”帝俊沉声道。

“暂且不用管他,大哥,这五方旗,刚刚我祭炼了一番,居然诡异的好炼化,稍微心动一番,就炼化了,我也不知道为何如此容易,我刚才看了一下,这五方旗,可以排布一个大阵,周天星斗大阵!”太一郑重道。

“周天星斗大阵?”帝俊神色微动道。

“不错,以五方旗,引动周天星辰,以满天星辰,可以勾连妖国的所有部落,大阵一起,周天星辰为引,让妖国所有部落的妖民参与进来,借一国之民的力量,我可以如大哥一般,调动国势之力,那时,我的力量,也将滔天庞大,未必再输女娲!”太一郑重道。

“既如此,那就开始布阵吧,除了我,以后你调动周天星斗大阵,当世也将无敌!”帝俊沉声道。

“我正有此意!”太一点了点头。

先前女娲圣人带来的刺激,还犹在眼前,太一可不想继续生死由别人来决定,周天星斗大阵,就是一个关键。

大阵起,自己将再也不惧怕圣人。

“女娲此次算计你,这个仇,可不能这么算了!”帝俊寒声道。

“等周天星斗大阵布置完全,我会去找她算账的!”太一脸上闪过一股寒光。

“对了,有件事,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用,你们自己判断!”一旁鹤祖忽然开口道。

“嗯?”

“你这五方旗,原先是周天星斗图撕碎的吧?”鹤祖问道。

“不错,刚刚,我也从斩仙葫芦那里确认了,他的确是从麒麟族抢夺的,和贺叔提供的信息一样!”太一点了点头。

“我在昔日麒麟族的文献里,还看到一点,这周天星斗图,第一个主人,是鸿钧,后来不知为何,落在了麒麟族手中,最终辗转反侧变成你这五方旗的!你刚才说,五方旗非常好炼化,会不会……!毕竟,我这也有一块开天斧碎片,想要炼化,可不那么容易啊!”鹤祖沉声道。

“鸿钧?”太一一愣。

帝俊也微微皱眉,周天星斗大阵,和鸿钧怎么也扯上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