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族,昆仑山下,后部落!

芦洲大会出现太多的意外,太多的强者碰撞,以至于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芦洲大会发生的一切,已经轰传天下了。

此刻,后部落已经被大量巫族围着了。

“凭什么帮太一,凭什么要帮妖族的太一!”

“后土,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宁可与女娲娘娘为敌,也要保太一,凭什么?我巫族死去的多少生灵,该怎么办?”

“奢比尸祖巫更是被太一杀死了,后土为什么要保太一!”

…………………………

……………………

…………

一些激进的巫神纷纷叫嚷,当然,巫神们的叫嚷,大多是一众祖巫指使的。

除了共工、祝融没有来,还有奢比尸和玄冥的缺席,剩下七个祖巫,尽皆堵在了后部落之中。

当然,以帝江、句芒最为激进,不断鼓动后土给个说法。

“说完了?”后土站在众祖巫面前,寒声道。

这一刻,对于巫神们的叫嚷,后土根本没有当一回事,只是死死盯着帝江和句芒。

“后土,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句芒冷眼道。

“你们要什么交代?”后土冷冷的看向句芒。

“你那天地阴阳池,我等也需要有控制权,你需要帮我们的得到天地阴阳池的认可,否则,你哪天将我巫族卖了,我们还蒙在鼓里呢!”帝江一旁插口道。

“没错!”一众祖巫纷纷点头道。

后土目光在一众祖巫身上巡视了一遍,最终露出一丝冷笑:“你们怪我宁可得罪女娲,也要保太一?”

“不错!”众祖巫顿时沉声道。众祖巫冷冷的看着后土,等待后土的狡辩。

“我就是要保太一了,关你们什么事?”后土冷冷的看着一众祖巫。

“你!”众祖巫脸色一变。

原以为,后土需要狡辩一番,甚至找其它借口遮掩此次帮太一的缘由,可众祖巫没想到后土直接就承认了,连自辩都没有。

“我就是保他了,关你们什么事?不服,过来战,看是你们死,还是我亡!”后土寒声中,将手中茶杯猛地一摔。

“啪嗒!”

茶杯砸碎在地,顿时惊的四周一片寂静。

众祖巫都瞪眼不可思议的看向后土。

“你们来了,我后土好茶招待你们,不想喝,就滚,我这里可不欢迎来找事的,想要找事,来啊,我后土奉陪!”后土瞪眼吒喝道。

众巫族脸上抽了一会,这后土,疯了?为了太一,不惜一切代价了?

一旁句芒、帝江脸色也是一阵难看,两人前来准备向后土逼宫的,可谁想到后土如此翻脸不认人啊。

“后土,有话好说!”句芒顿时缓和气氛道。

“那你说吧,我知道,这次是你句芒召集的大家!有什么就说,别再这里咋咋呼呼!我可没时间陪你们闹!”后土冷冷道。

“是这样,你看,你我皆是祖巫,巫族的希望,为何要做出损耗巫族之事呢?那太一,杀死了奢比尸啊。你就一点看不到?”句芒沉声道。

“事前,我可有过交代,不许去抢夺葫芦,我可有说过?他不听,怪得了谁?”后土冷声道。

“后土,你怎么总是为太一着想啊,你可是祖巫啊,奢比尸死了,你难道要等到我巫族死绝了,你才会后悔吗?”帝江郁闷道。

“我后土做过的事情,从不后悔!”后土沉声道。

“可,我巫族损失了一名祖巫,他太一杀了祖巫,杀了我巫族祖巫,你不管吗?”帝江冷声道。

“你想说什么?”后土眯眼看向帝江。

“杀巫偿命,必须要太一以命来还奢比尸的命!”句芒一旁冷声道。

“那我后部落,夸父的命,你是否要还一下?”后土冷声道。

“你,无理取闹!”句芒顿时脸色一变,郁闷不已。

“夸父之死,是我巫族内部之事,而且,他也不是祖巫,奢比尸不一样,此仇必须报!”帝江寒声道。

“不错,祖巫不能白死!今日奢比尸的仇不报,来日,我若被杀,也没人管我了?”又一个祖巫开口道。

“杀巫偿命,后土,不仅要报仇,而且,这天地阴阳池,也不能再由你一个人管了!”帝江盯着后土道。

一众祖巫纷纷逼着后土。

后土的脸也渐渐阴沉了下来,就在后土要说什么的时候。

“咦,大家都到了?我来晚了!”一个突兀的声音,从不远处的空中传来。

“嗯?”所有巫族一起抬头望去。继而,一个个好似傻了一样看向半空中的身影。

“奢,奢比尸,你不是死了吗?”一个祖巫惊叫道。

“没有啊,我刚听说你们来后部落了,就急匆匆赶来了,你们在干什么?”奢比尸好奇道。

众祖巫;“………………!”

难道我们要说,为你的死,在逼宫后土吗?

可奢比尸根本没死啊!

众祖巫神色诡异,后土也脸色阴沉,看向句芒和帝江。

帝江、句芒脸色一僵,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句芒,我再说一遍,我后部落,不欢迎你,请你没事,别总来我后部落,现在,你可以滚了!”后土冷冷的说道。

“你!”句芒顿时一恼。

但,句芒并不想再辩,更不想追究奢比尸为什么还活着,因为句芒想到一个可怕的念头,奢比尸如今,可是长生不死之躯啊。

要是这秘密暴露了,自己这异族身份,岂不是也暴露了。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句芒急切道。

“这就走?”一众祖巫莫名其妙。

“走了,还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吗?”帝江也开口道。

众祖巫带着一股疑惑,被‘赶出’了后部落。

奢比尸也被句芒、帝江拉走了。

一场逼宫后土的聚会,弄的不欢而散。

后土目送一众祖巫离去,脸色一阵难看:“巫族内部,好像有几种不同的念头?”

“祖巫!您为何那么维护太一啊?”后卿等巫神们担心的看向后土。

甩了甩袖子,后土不理会众巫神,踏步回自己大殿了。

--------

帝江的府上。

“奢比尸,你被太一杀了以后,没被太一镇压?你怎么逃回来了?”帝江一脸惊奇道。

“我就没被杀啊!”奢比尸茫然道。

“没有吗?不可能!”句芒一脸不信道。

“我当时以投影吸引太一,被杀的是我的投影,我仓促间逃回来了!”奢比尸解释道。

“那个被太一炸了的,是你的投影?你怎么没回来跟我们说?”句芒顿时郁闷道。

“我没抢到葫芦,没脸见你们啊,而且,我也损耗巨大,养伤去了!”奢比尸解释道。

句芒、帝江一脸郁闷。

“你们也是,说好一起去芦洲的,你们怎么都没去啊?”奢比尸好奇道。

句芒、帝江相互看了看彼此,脸上一阵尴尬。

“对了,你们上次说,这天下,还有我们的同类,还有谁?”奢比尸好奇的看向二祖巫。

“还有大祭司!”帝江解释道。

“大祭司是谁?”奢比尸好奇道。

“好了,别乱说了!”句芒却是对帝江使了个眼色,让帝江不要对奢比尸说。

奢比尸一阵疑惑,但,两大祖巫还是岔开了话题。

-------------

天宫!

鲲鹏带着大量的妖神前来天宫朝拜帝俊了。

帝俊自然摆下大宴,邀鲲鹏带来的无数妖神、大妖与天庭无数妖将一起畅饮。

万妖聚集,盛况空前。

而帝俊、太一、鲲鹏却到了兜率宫,独自聊天了。

“对了,鹤祖呢?”鲲鹏好奇道。

“鹤祖,闭关祭炼那份开天斧碎片了,鹤祖要炼一柄剑!”太一一旁解释道。

“鹤祖的剑道,炼出的剑,定然不凡!”鲲鹏感叹的点了点头。

“一个月时间?鲲鹏你此次辛苦了,不但整合了妖师府,还整合了妖师府弟子所在的千个妖族部落,北方之疆土,居然瞬间收取三分之一!”帝俊郑重道。

鲲鹏却是苦笑道:“臣,自然比不得东皇,这三分之一北方疆土还有部落,可是我经营了多少万年的结果,可东皇此次芦洲大会,短短时间,就收取了三分之一北方妖王、北方疆土,比我可是厉害多了!”

“那是当然,我这妖国,都是太一帮我打下的,哈哈哈!”帝俊却是大笑而起。

帝俊开辟天庭前,乃是一方妖王,狂神殿殿主,狂神,和鲲鹏也是竞争关系,那时狂神殿还没有妖师府浩大,帝俊一直对太一都是无比感激的。

“好了,大哥,就不要夸我了,弟弟受不起了!”太一笑道。

“东皇当的此盛赞!”鲲鹏笑道。

“听听,这可不是我说的!”帝俊笑道。

鲲鹏不断吹捧太一,却是和帝俊关系亲近了不少,最少昔日那道隔阂慢慢淡忘了。

“北方疆土,我收取的那三分之一,鲲鹏妖师带来的那三分之一,也就是,还剩下三分之一了?”太一沉声道。

“剩下三分之一,其实妖王并不多了,因为,人族住的九洲结界,占了一片疆土,还有三清住的一些地方,除了这两方,剩下那些妖王,不出半年,就能彻底收取!”鲲鹏一旁沉声道。

“那妖国,就先一统妖族吧,我要这天下,除了巫族,就是我妖国疆土,以后,我妖国天庭,也可以叫着妖族天庭了,大哥统领天下妖族,到时,就算面对圣人,也地位只高不低!”太一沉声道。

“北方那些妖王,天帝、东皇若是不弃,鲲鹏愿意奔赴前线,助天庭早日一统天下的东方、北方!”鲲鹏郑重道。

“好!”帝俊点了点头。

“多谢天帝!”鲲鹏深吸口气道。

除了女娲和三清,天下妖族,尽为天庭所掌,鲲鹏忽然发现,自己虽然是天庭第三号人物,但,此刻的地位,比之当初妖师府要庞大好多。瞬间,鲲鹏的积极性也诞生了。

“还有,协助太一,布置周天星斗大阵!天下万妖,皆听太一之调配!”帝俊再度吩咐道。

“周天星斗大阵?好!”鲲鹏露出一丝疑惑。

“等周天星斗大阵布置好,我就去一趟娲皇宫!”太一眼中闪过一股戾气。

“东皇,你这是要找女娲娘娘报仇去?”鲲鹏张口愕然道。

“怎么了?”太一好奇道。

鲲鹏脸色一阵古怪,那日圣人之威,已经让鲲鹏感受到绝望了,你太一,还敢去找圣人麻烦?

就在三人商量去找女娲娘娘理论的时候。

“报!”忽然,兜率宫大殿外传来一侍卫急切的声音。

“嗯?”太一三人扭头望去。

“启禀天帝,启禀东皇,启禀妖师,圣人女娲来天庭了,就在南天门外!”那侍卫急切道。

“女娲娘娘?”鲲鹏张口惊愕道。

难道女娲听到自己三人商量对付她了?

“她还敢来!”帝俊眼中一冷,腾的一声,站起身来。

太一也脸色阴沉。

一行三人,踏步跨出了兜率宫,向着南天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