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山下!

共工在几个巫神带领下,来到不周山正南的一个山谷。

“共工祖巫,句芒祖巫他们去后部落了,您不要去吗?”一个巫神好奇道。

“句芒、帝江?哼,他们去能干什么,不就是逼宫后土吗?我去凑什么热闹,那后土会给他们放肆?”共工不屑道。

“逼宫?”一众巫神不理解道。

“好了,别废话,你们发现不周山附近的异常,在哪,快带我去!”共工沉声道。

“就在那,那个山谷!”一个巫神指着不远处道。

“那是一个葬巫谷?”共工眉头一挑。

“是,就是葬巫谷,我巫族有死去的巫族,都会葬在葬巫谷,这个葬巫谷,靠近不周山罢了,最近不周山怪事一件接着一件,不仅我们,妖族天庭也在查,最终,我们在这葬巫谷,找到了一个不知是否的源头!”那巫神皱眉道。

“怪事一件接着一件?什么怪事?”共工问道。

“埋入土里的死巫,复活了!”那巫神脸色难看道。

“死巫,复活了?”共工瞳孔一缩。

“是,而且,复活后,六亲不认!状若魔鬼!”那巫神脸色难看道。

共工带着几个巫神快速来的那葬巫谷口。

葬巫谷口,还站着一群大巫,此刻一个个抓着法宝,一脸戒备的看着葬巫谷里面。一个个脸上露出一股股恐慌之色。

“怎么样了?”那巫神对众大巫问道。

“巫神,您终于来了,啊,祖巫,拜见共工祖巫!”一众大巫顿时面露狂喜。

“别废话,什么情况?”那巫神急切道。

“越来越多了,越来越多,它们几次要闯出葬巫谷,都被我们挡下了,有个大巫都受伤了,被安置在那边的帐篷里了!”那大巫说道。

“几次要闯出葬巫谷?你们不是说,他们没有智力吗?”那巫神问道。

共工却没有功夫与众大巫多说,踏步到了葬巫谷口,看到了葬巫谷内部。

内部之中,黑气环绕,似乎一众大巫已经布置了阵法,让里面的东西出不来。

黑雾环绕,但,遮不住共工的双眼。

共工一眼就看清了内部。内部一个个腐烂的尸体,居然复活了,一个个直直的站着走着,在山谷里游荡之中。

所到之处,一些山谷的野兔、刺猬,顿时成了他们的口粮,生吃,生吃血肉?

不仅如此,土里面,还在一具一具的尸体爬出来,一些尸体上都爬满了蛆虫了,但,这些复活的尸体,依旧不知疼痛,好似没了智力,只剩下本能一般。

忽然间,好似看到山谷口的光亮。

这些复活的尸体,顿时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又来了,他们又要闯出山谷了!”众大巫脸色一变。

“轰!”

果然,尸体怪物冲撞山谷大阵,让山谷大阵一阵摇晃,众大巫生怕他们破开了大阵,顿时用武器将这些尸体怪物打了回去。

“祖巫,这些是什么啊?我们昔日的兄弟复活了吗?可是,他们根本不认识我们了啊,还要吃我们,先前,有几个大巫一时不慎,就被他们生吃了!”一个巫神露出苦笑道。

“丧尸?怎么可能,这个时代,怎么忽然有了丧尸?”共工脸色一变。

丧尸,在未来,王雄就遇到过一次,在百草城,全城百姓都变成了丧尸,若不是有天谴降临,将那百草城丧尸全灭,那当时的白狂地洲,可能都要完蛋了。

丧尸?只要出现,从来都是天地大灾难啊。

在未来,曾经有个地洲,被从头到尾,全部化为丧尸世界了。根本防不胜防,一旦出现,比瘟疫还可怕。只要中了丧尸毒,就很快变成了丧尸了啊。

眼前,葬巫谷里,居然是丧尸?

“不好,你刚才说,谁被这些丧尸伤到了,在哪个帐篷休息?他伤的怎么样?”共工陡然脸色一变。

“这叫丧尸吗?”

“是阿牛,那边的帐篷,阿牛的好兄弟在照顾他!阿牛被几个丧尸咬下来几块肉!在……!”那大巫指着远处一个帐篷。

共工脸色一变,探手一挥。

“嘭!”

那个帐篷顿时被掀飞了出去,顿时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却看到,一个大巫浑身是血,倒在血泊之中,在其面前,另一个大巫,正在撕开他的胸膛,啃着他的心脏。

“啊!”一众大巫惊叫道。

“阿牛?你怎么吃你兄弟啊?”

“阿牛变成魔鬼了,他疯了,他在吃阿炳!”

“不,阿牛以前多善良,怎么可能!”

…………………………

……………………

…………

四周巫族们纷纷露出惊恐之色。

就看到,那阿牛丢下阿炳的心脏,忽然状若癫狂的扑向共工方向。

“吼!”阿牛狰狞大吼,好似要将共工都吃了一般。

四周一众大巫早就瞪大了眼睛。

“丧尸?果然被丧尸感染了,你也变成丧尸了!”共工脸色一变。

探手,共工一指点向那丧尸。

“咔!”

好似无数大水汇聚而来,阿牛瞬间被大水包裹,继而瞬间凝聚成一块坚冰,共工弹指一点。

“嘭!”

阿牛随着无数坚冰瞬间化成亿万碎片了。

“共工祖巫,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巫神不解道。

“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丧尸出现,一旦遍布天下,这天地苍生都要完蛋了,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共工脸色狂变。

---------------

天宫!南天门口!

太一、帝俊、鲲鹏缓缓走了出来。

天宫之中的大宴也停下了。

南天门外,十大金乌太子,一个个面露凶相的看着不远处的踏在五彩祥云上的女娲娘娘。

四周妖神此刻,也一个个没给女娲娘娘好脸色。

女娲娘娘是圣人,可妖国天庭也不差啊,而且如今这架势,天下的北方,即将彻底成为妖国疆土,妖国即将和巫族,两分天下了。

妖国,包罗了天下妖族。

女娲娘娘,只是一个孤家寡人,虽得天地认可,但,人心可不是天地认可就能改变的。

女娲不久前要杀了东皇太一,此刻,已经是妖国最不欢迎的客人了。

可,女娲居然在这个时候来了天庭?

这一次,十个金乌太子却懂事了很多,并没有一上来大吵大闹,以至于给女娲抓住把柄。

众太子只是恶狠狠的看着女娲娘娘。

直到帝俊三人跨了出来,众太子才围了过来。

“叔叔,她又追来了!”一个金乌太子叫道。

“哼,她要对付叔叔,我们跟她拼了!”陆鸦也叫道。

一众金乌太子叽叽喳喳,都表示和太一站在一边。

一旁帝俊一阵苦笑,自己这群小家伙,对太一可是认可的紧啊。事事以太一为先。

太一仅仅点了点头,就随着帝俊一起看向不远处的女娲了。

“女娲圣人,嫌我弟弟命太长,从北方一直追杀到我天宫了?”帝俊踏前一步,冷冷的看向女娲。

鲲鹏站在一旁,并不说话。太一也是冷冷的看向女娲。

既然准备撕破脸皮了,太一自然没有给女娲再有好脸色。

“太一答应我一掌,我打一掌,他接不住,难道还要怪我?”女娲却不急不缓的笑道。

“嗯?”帝俊脸色一沉。

“大哥!”太一拉了拉帝俊,要他压了压火气。

帝俊凝重的点了点头,转而再度看向女娲:“不知圣人驾临天宫,所为何事?”

“我来找太一的!”女娲笑着说道。

“找我?”太一冷声道。

帝俊也是脸色一冷。

“不请我进去坐坐?”女娲却是笑道。

太一沉声道:“贵客临门,我自然扫榻以迎,可是你……!”

太一没有说完,但,很明显,对女娲并不欢迎。这是变相的拒绝了女娲。

女娲也不恼,而是微微笑道:“一千年前,我在不周山下,用招魂幡,招到了一个有趣的灵魂,那灵魂已成碎片,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拼凑好的!那灵魂……!”

女娲饶有兴趣的看向太一。

太一陡然瞳孔一缩,脸色一变。

阿离的灵魂?

瞬间,太一想起来了,阿离的灵魂,昔日已经崩碎了,为何还能转世为蓝离焰?上次在三界时代,孟婆也曾经提过,女娲娘娘曾经带着蓝离焰的灵魂去奈何桥,将蓝离焰转世成谁了。

羲离的灵魂?在女娲娘娘手中。

忽然,太一呼吸一窒,眼中忽然闪过一股滔天狂喜。

蓝离焰,没有神魂俱灭,她还有灵魂,虽然是转世成蓝离焰之前的灵魂,但,她的灵魂还在,阿离还在,还在。

瞬间,太一鼻头一阵酸涩。眼中更是湿润了起来。

“叔叔,你,你怎么了?”

“叔叔,你哭了?”

“叔叔!”

……………………

………………

……

一众小家伙顿时惊讶的叫着。

四周无数妖神也露出惊愕之色,这,这,这怎么可能,昔年太一受多重的伤,都没有哭过,眼前,怎么流泪了?

帝俊也是脸色一沉,顿时猜到了是羲离的灵魂,眼中有欣喜的同时,更多的是对女娲的戒备。

本来,女娲收集羲离灵魂,该要感激她才对的,但,此刻女娲突兀前来,哪里会有好事?甚至,女娲还可能用羲离灵魂威胁太一?

帝俊顿时心里极为不舒服,准备赶人之际。

“请!”太一却是忽然一礼。

哪怕不久前,太一差点死在了女娲的手中,此刻太一,都还是摆出了礼节,不管之前仇怨多大,女娲救回了羲离灵魂,太一打心底,都要感激女娲。

此刻,女娲威胁自己也好,对自己讨要天大的好处也罢,只要阿离能回来,太一觉得,其它一切都不重要。

太一一声请,帝俊也不好说什么,鲲鹏在旁,一脸疑惑。

一众太子和众妖神们,都露出极度不解之色。

“哈,哈哈哈!”女娲朗声一笑,踏步随着太一,跨入了天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