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部落的大殿之中!

“大祭司,后羿答应了,不过有个条件!”句芒笑着看向大祭司道。

“哦?”大祭司看向句芒。

“他说,他要两枚‘长生不死丹’,想必,他要给他那小娇妻嫦娥也讨要一枚!”句芒笑道。

“答应他!”大祭司沉声道。

“是!”句芒应声道。

“不过,现在不能给他,告诉他,事成之后,我会给他!”大祭司沉声道。

“他要是不信呢?”句芒担心道。

“我说过的话,可有没有兑现过的?”大祭司冷冷的看了眼句芒。

“没,没有!”

“他若是不信,就是你办事不利!此次,巫妖之战,不容有失!”大祭司沉声道。

“是!”句芒应声道。

-----------

一日,句芒、帝江邀请诸位祖巫饮酒,除了玄冥祖巫未来,其它祖巫尽至句芒邀请之地。

以诸位祖巫的实力,不要说千杯不醉,就是一湖的酒也不可能喝醉的。

但,句芒这次的酒,却有些诡异。

越喝越亢奋,越喝越想喝。

“句芒,你老实说,这是什么酒?好酒啊!嗝!”一个祖巫拉着句芒道。

“诸位喜欢就好,我这酒不赖吧?”句芒笑道。

“哈哈哈,不赖,不赖,对我的修为,居然有增益,这酒,好!”又一个祖巫说道。

除了亢奋和想喝外,以祖巫的实力,自然分辨得出了,并无大的损耗,仅仅让祖巫有种微微醉酒的感觉。

“哈哈哈,既如此,那就敞开喝!这可是我刨了麒麟族王室的一个酒窖得来的,喝!”句芒大笑道。

句芒劝酒。帝江也劝酒,谁也没有防备着两个祖巫。

奢比尸猜到不寻常,但,并没有猜到缘由。

因为奢比尸看到,不远处大殿口,后部落的后羿,居然也来了。

后羿投靠句芒了?

就在众祖巫喝的兴头上。

“哇!哇!…………!”殿外传来一阵鸦叫。

“哪来的乌鸦,搅我们的兴致?”帝江眼睛一瞪。

“别管外面,我们喝我们的!”句芒说道。

“哇、哇、哇…………!”外面的鸦叫依旧。

“哪来的乌鸦嚎丧,聒噪!”一个祖巫也不耐烦道。

“去,将外面乱叫的乌鸦打了,用来下酒!”帝江说道。

“对,对,去,将那群乌鸦打了下酒!后羿,你去!”一个祖巫说道。

“后羿,去,将那群鸟给我射下来!”又一个祖巫喝着酒笑道。

“快去,快去!”

……………………

………………

……

一众祖巫在句芒、帝江引导下,笑闹之中。

奢比尸用心听了外面的鸦叫,却不是熟悉的鸦叫,也没当回事。

“后羿,尊诸位祖巫之令!”后羿郑重道。

说着,后羿踏出了大殿。

大殿之门轰然关合,一群祖巫继续饮酒作乐之中。

后羿踏出大殿,顿时看到远处一个大巫,正在掐着几只乌鸦妖。刚刚的鸦叫,就是这几只乌鸦妖发出的。

后羿一挥手。

“咔!”

那大巫掐断了几只乌鸦妖的脖子。

“烧了!”后羿沉声道。

“是!”

“轰!”

几只乌鸦妖被毁尸灭迹了。

“巫神,刚才逼着这几只乌鸦妖嘶吼什么?”那大巫不解道。

“不该问的,不要问,他们到哪了?”后羿看向那大巫。

“就在前面那片汪洋,金乌太子们,这段时间,都是有目的的蒸干大地之水,一路蒸干到了这里,就在前面!今天已经来了!”那大巫说道。

“带路!”后羿沉声道。

二人快速离开此地大殿,来到不远处一片山林,看着天空。

“哇!”“哇!”“哇!”……………………

十个金乌,犹如十个太阳,正绽放浩大的热浪,将一片片的大水,全部蒸干。

“老九,小心点,别伤到了那边的生灵!”

“那边只是巫民啊!”

“巫民也不许伤害,叔叔正在为后土阿姨难过呢,你伤巫民,不是让叔叔难过?”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

………………

…………

一众金乌太子交流之中。

后羿双眼冰冷的看着天上,翻手取出了自己那柄神弓,同时取出了大祭司给的十根神箭。

“后羿巫神,你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你要杀金乌太子?不可以啊,如今,巫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万一金乌太子受伤,那巫妖可又要大战了!”那大巫脸色一变。

后羿冷冷看向那大巫:“是祖巫们让我杀的!”

“不可能,不可啊,后羿巫神!”那大巫惊恐道。

“呲!”

后羿用手中的一根神箭一刺,瞬间刺破了那大巫的眉心。

“撕拉!”

箭头一撕,大巫肉身瞬间撕破,并且无数箭气爆发,就看到那大巫瞬间被撕成无数碎片了。

“这箭头,果然不寻常,好箭,我还是第一次见过如此厉害的箭!”后羿眯眼道。

说话间,后羿踏步,将手中的长弓拉成了满月之状,一根神箭搭在了弓弦之上,目露一丝狰狞,箭头对着天上的一个金乌太子。

---------

未来,东秦仙庭,凌霄城,王雄练功房!

王雄练功房中,大殿之门关合,王雄闭目之中。

但,此刻王雄头顶,却浮出一个一尺大小的天眼,正是王雄那皆一的青莲天眼。

只不过此刻,有些许不同,却是青莲天眼的虹膜之中,那一枚枚道种,好似被一阵阵彩光笼罩,在一朵朵绽放一般。

“嗡!”第八朵青色花儿绽放。

第八枚道种开花了?

王雄此刻,强大的悟性,全力开动,从上古十倍的时间来参悟,再加上残余的天地功德助推,道种开花的无比快速。

“嗡!”第九朵道种开花了。

一时间,整个大殿之中,都绽放出耀眼的青光。

虽然被大殿隔绝了,但,大殿之外,也叠叠荡荡出了青色的光芒。

“王雄又突破了?”叶赫连江惊讶的看向王雄练功房方向。

“不对啊,气息没变,没突破啊,这什么动静?”叶赫连江一脸的不解。

叶赫连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但,人道联盟臣服的那些昔日金仙人皇,此刻却一个个张大嘴巴。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道种开花,不是需要神力的吗?真神赐予的力量,才可以吗?怎么不需要真神之力,也能开花了啊?”一众人皇一脸的不解。

就连刑部侍郎韩非,此刻也是眯起了眼睛。

“不需要真神之力,刺激道种开花?却是和嬴政当年一样了?用的是天地功德?”韩非惊讶道。

“五品天眼?”张濡也惊讶的看向远处王雄大殿方向。

“嗡!”

第十朵道种开花!

“嗡!”

第十一朵道种开花!

……………………

………………

…………

第三十三朵道种开花!

终于,在第三十三朵道种开花的时候,王雄的所有天地功德都耗尽了。

接下来,想要再开花就难了。

三十六朵道花全开,是四品天眼,可惜,差三朵,只能保持五品天眼这个状态。

五品也罢,王雄继续参悟剩下三枚道种,就算没有‘天地功德’或‘真神之力’助推,王雄也要提前参悟好剩下三枚道种。

心无旁骛,也不知参悟了多久。

而在巫妖时代,太一在兜率宫的练功房,也努力参悟之中。

却在参悟之际,陡然外界传来一声轰鸣。

“轰!”

巨大的声响,轰然重击兜率宫大阵,引动内部太一一颤,打断了太一思路。

太一双目一开,顿时脸色一沉:“我跟大哥交代过啊,任何人不要打扰我闭关的啊,怎么回事?谁在闯我兜率宫?”

太一脸色阴沉,探手一挥。

“嘭!”

兜率宫大阵轰然撤去,大门轰然打开。

大门打开的瞬间,太一顿时感受到一股滔天气息,从大殿外传来。

外界,天地都是一片漆黑了下来,不,还有着耀眼的星辰在点亮之中。

周天星斗,在缓缓旋转,惶惶肃杀之气,隔着兜率宫,都让太一心中一紧。

不仅仅如此,天宫之中,更是传来很多哭喊之声,无数宫娥都在哭泣。甚至,太一还听到了羲和的哭声。

“我的儿啊,你们不能死啊,你们不能死啊,哇,噗!”羲和伤心欲绝的哭声从兜率宫外传来。

声音凄厉,充满了绝望之色。

羲和的哭喊之声?儿?死?

太一陡然头皮一阵发炸,腾的一声,站起身来。

出事了?

“兜率宫开了,东皇,东皇!”

“东皇,您快出来啊,东皇,出大事了,巫族这群小人,不讲信用,他们不得好死!”

“东皇,天帝身陷囹圄了,东皇!”

……………………

………………

……

无数妖将们,急切的向着兜率宫扑来。

“让开,让开,噗!”却是金乌六太子吐着血,拨开一众妖将,最先扑向了兜率宫中。

金乌六太子,陆鸦扑入兜率宫,太一陡然脸色一变,因为,眼前陆鸦,浑身是血,状若魔鬼,满脸悲痛之中。

“叔叔,哥哥、弟弟们,全死了,叔叔,他们全死了,哇,爹也被巫族困住了,叔叔,哇~~!”陆鸦看到太一,顿时抱着太一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说什么?小家伙们,全死了?你说什么?”太一脑中顿时一阵嗡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