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帝俊,太一凭着那日的印象,感应了三个先天灵宝碎片爆炸的方向,在天下又走了一段时间,找到一枚东皇钟碎片的时候。

太一站在东皇钟旁,站了整整一天。

“嗡!”

一天后,似一道彩光从东皇钟碎片上一闪而过。

“呵,哈哈哈,鸿钧,三清,女娲,你们还真是小心啊,找不到我,在我的东皇钟碎片上给我下套,只要我一触碰这东皇钟碎片,你们就能瞬间锁定我吧,好,好,好,好的很!”太一面露狰狞。

太一扭头就离开,看着自己的东西,却不能碰,这股难受的感觉,太一深埋心中。

在天下游走了一番,东皇钟碎片,太一一个也没有碰,仅仅找到了一个乾坤鼎碎片,和一个招妖幡碎片。

“找了一圈,只有这乾坤鼎的鼎心部位,招妖幡的幡心部位,没有被圣人发现,因为,鼎心有后土气息,被我当初发现,好生设了禁法保护,幡心残留阿离气息,也被我好生用禁法保护,禁法还在,还无人触碰!”太一小心的将两个碎片捡起。

两个碎片,虽为鼎心、幡心,为乾坤鼎、招妖幡最精华的部位,但,再精华的部位,也比不过完整的乾坤鼎、招妖幡。

太一为当初自爆三个先天灵宝,并不后悔!

翻手,太一掌中出现了心轮宝树。

心轮宝树之上,有七个心窍漩涡,其中一个填补了三生石。

太一翻手,将乾坤鼎的鼎心丢入一个心窍漩涡,将招妖幡的幡心丢入另一个心窍漩涡。

瞬间,心轮宝树冒出一阵阵霞光,好似越发的威慑逼人一般。

翻手一收,太一将心轮宝树收了起来。

留恋的看了眼眼前的天下。

“我很快就回来!”太一眼中闪过一股狠厉。

踏步,太一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

未来,东秦仙庭,凌霄城,王雄练功房。

“昂!”

“轰!”

伴随王雄体内龙筋的一声欢悦,又是一声闷响,一股气流从王雄体表鼓荡而开。

殿外,叶赫连江一阵古怪:“真仙境,第九重了?这一次,好像修为提升的不快啊?”

叶赫连江此刻已经对王雄的修行麻木了,这修行的速度,根本就是灌顶啊,灌顶还有境界不稳,可王雄却境界稳如泰山。

真仙境第九重!

却是当初在黑洞结界中,自爆三大先天灵宝,炸死一个祖巫而得来的血气,奈何,只得到一小部分,因为,当时三清、鸿钧监视之中,太一和帝俊要从黑洞结界裂缝逃出,那刹那之间,怎么可能安稳吞噬祖巫血气、仙元?

虽然只得了少许,但,还是突破了一重。

修为突破,王雄并没有醒来,而是等了整整一天,待上古太一、帝俊将事情交代好,才金乌分身回归本体。

瞬间,王雄睁开了双目。

一场穿越,大喜到大悲,王雄恍若经历了一世一般。

沧海桑田之后,蓦然睁眼,一个美丽的身影,俏生生的站在不远处,看着太一,嫣然而笑。

那一笑之下,好似百花绽放,散开王雄心中的一切烦恼。

“你回来了!”女子温柔的说道。

“后……,青环?”太一眼中微微湿润。

不过,此刻的湿润,是开心的湿润,还有一些惶恐。害怕自己猜测是错的。

“皇天!”苏青环眼中也是一股湿润。

“后、后土?真的是你,太好了,太好了!”王雄迫不及待,一把抱住苏青环。

这一刻,好似想将苏青环揉入自己体内一般,那一霎那的激动,那失而复得的激动,让王雄想要将这一刻一直延续到天荒地老。

“夫君,又见面了,我们又见面了,我还以为…………!”苏青环也是激动的哭了起来。

两人抱在一起,最终深深的拥吻。最终交缠在了一起。

一天之后,两人才再度出了练功房。

任凭外界一众臣子等候之中,王雄却没有理会,只是牵着苏青环的手,死死的攥着,好似生怕苏青环丢了一样。

“你是什么时候想起前生记忆的?”王雄看向苏青环。

“应该在你杀奢比尸一次的时候,那祖巫血气逸散,冲入我脑,似激起了我的记忆,不过,也直到前两天,我才消化了前世记忆,立刻就赶来你这里了,所以……!”苏青环温柔道。

“后土……!”王雄温柔的看向苏青环。

“后土已成过去,今世,我还叫苏青环!”苏青环温柔道。

“青环,环青世界,还有我当初告诉你的苏姓女子?所以,你转世成了苏青环?”王雄看向苏青环。

“我不知道,也许惶惶天意让我如此吧,夫君,不管如何,我还是我!”苏青环温柔的看向王雄。

“三生三世,我让你受尽了苦楚,今生,我必不负你!”王雄捏着苏青环的手,眼中尽是柔情。

“我心中不苦,因为有你,所以,三生三世,我都心中甘甜!”苏青环温柔道。

轻轻再度抱起苏青环,二人静静的抱着。

这一刻,远处的一些宫女、官员,尽皆瞪大眼睛,以前知道苏青环可能要成为帝后,可谁也没想到陛下与帝后发展的这么快啊,都不顾忌外人在场了?

韩非、张濡、南宫浪本来有急事禀报的,此刻也相互看了看,露出一股苦笑,知道此刻,谁也不能打扰陛下。

温存了好一会。

“夫君,我身化轮回之后,后来怎么了?”苏青环看向王雄。

“后来,……………………!”王雄将巫妖量劫发生的一切给苏青环描述了一遍。

“女娲?她居然眼睁睁的看着苍生罹难?还有,鸿钧、三清,屠戮众生?他们,他们这样也能成就圣人?”苏青环瞪眼不可思议道。

“是啊,我已经与大哥约好,下次再去,必将一众圣人的布局,搅的天翻地覆!”王雄面露狰狞道。

“后羿这个混蛋,当初就不该纵容他!”苏青环眼中闪过一股凶气。

“算了,不用管那些了,接下来,我们还有我们自己的路!”王雄安慰道。

“夫君,做孟婆的那些日子,过的浑浑噩噩,能记得的,并不多了,只记得,有过一段时间,女娲找我,带着阿离姐姐的灵魂,投胎到了轮回之中,你可要小心!”苏青环担心道。

“嗯!”王雄点了点头。

为一个‘已死’的女人,苏青环也没什么好吃醋的,句句都是对王雄的关心。

“夫君,我现在明白,为何韩先生是法道轮盘,我能够排列正确了!”苏青环苦笑道。

“法道轮盘?韩先生说,是以法家思想,重塑三千天道?”王雄看向苏青环。

苏青环点了点头:“是,人道就是天道,天道碎了,只要人族不灭,终有天道复原!”

“为何?”

“因为人族,为道体,天道之体!人体的运转,暗合三千天道的运行法则,人族,以盘古为原型创造的人族,所以,女娲创出人族,就有滔天功德,同样,人族也必将大兴,从第三个元会开始,哪怕如今天地罹难的第四个元会,人族还是天下的主角,因为,人族,才是最正确的存在!”苏青环解释道。

“人体,暗合三千天道运行法则?”王雄双眼微眯。

“不错,我想,那个时代,女娲连三千天道都无法掌握,怎么可能悟出人族呢?或许,创造人族的,不是她,或者,不仅仅是她,只是,她最后摘了创造人族的果子!”苏青环解释道。

“创造人族的,不仅是她,还有别人……?”太一眯眼。

“伏羲!”苏青环沉声道。

“哦?”

“女娲,人首蛇身之妖,伏羲,人首龙身之妖,伏羲身上有一半龙族血脉,是龙凤麒麟三族灭族之后,诞生的一个最智慧的强者,他和女娲是夫妻,那时天下,帝俊还没诞生吧,只是伏羲,并非好勇斗狠,传闻一生精于推演世间一切,所以,创造人族,他肯定做了巨大的努力!”苏青环郑重道。

“伏羲?女娲的夫君?”太一露出一丝好奇。

“人体,暗合三千天道,而我当年,身化轮回,轮回了快两个元会了,多少人族从轮回经过,让我对人族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我对三千天道,也有比韩非他们多的认知,他们是无中生有的去推演,而我是有参照的去排,所以,我才能排列!”苏青环郑重道。

“你能排列,那最好不过!若是可以,继续排列吧!”太一点了点头。

“不,夫君,我觉得,法道轮盘,没必要排列了!”苏青环摇了摇头。

“哦?”

“听韩先生说,当年诸子百家时代,每一个学派都有自己的天道轮盘,法道轮盘、儒道轮盘、墨道轮盘、佛道轮盘,等等,其实,都夹杂了各自的学说思想,已经有了偏差,却都还以为自己是对的,呵!”苏青环露出一丝冷笑。

“你的意思?”王雄好奇道。

“夫君,我给你重新排一个轮盘,以我轮回中对人族的认知,绝对不比他们的要差,他们的顺序有问题,我重新给你排个最原始、最标准的!”苏青环郑重道。

“呃!”王雄微微一愣。

“要不就叫‘东道轮盘’?如何?东秦是你的,就叫东道轮盘,我能推演多少,就推演多少,保证比他们的还多!”苏青环笑道。

看着事事为自己着想的苏青环,王雄心中一暖,并没有说谢,仅仅温柔的将苏青环抱在了怀里。

苏青环脸上也绽放着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