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自己家里的木床上,邱明还有一阵后怕。

    那个老农的女儿,看起来才十三四岁,这怎么能结婚?或许在古代是正常的,但是邱明却觉得下不去手。

    “邱明哥哥,吃饭了。”娇娘端着两个大碗进来,放在桌子上,就打算离开。

    “娇娘,你等一下。”邱明跳下床,“你跟你父亲说一下,我曾答应菩萨,父母身体有所好转,就出家为僧,侍奉菩萨。”

    “这个房子,还有我家的地,牛什么都给你们了,等过两年,让你爹再给你寻个好人家嫁了吧,嫁到城里去。”

    邱明结合路上听老农说的情况,然后编出了一句谎言。

    娇娘脸色微红:“可是邱伯邱婶病还是没好,最终过世了啊。而且我也不想嫁进城,我喜欢咱们这个村子。”

    “娇娘啊,你看当时我爸妈身体是有所好转吧。就算他们最终还是过世了,但我也要每天在菩萨面前为他们祈福,保佑他们来世投胎一个好人家。”

    这个村子里每个人都认识邱明,但是邱明一个都不认识,在这种地方生活,很容易露馅。要是让村民觉得奇怪了,觉得他被什么妖邪附体了怎么办?

    邱明可是听见了娇娘父亲在嘀咕,说邱明最近十分不正常,有可能是中了邪。谁知道这个世界是否有什么驱邪的说法,要是再来个跳大~神,他感觉自己会疯!

    邱明现在就想着赶紧完成任务,然后回归现实世界,这个什么《三个和尚》的世界,他真心没兴趣生活一辈子。

    别说是给他一个老婆,就算是给他十个老婆……呃~~他也养不起!

    这种低效率的用牛耕地的时代,邱明能保证自己不被饿死就不错了。还是上山当和尚,既能完成任务,又能有个管饭的地方,总该有村民去拜菩萨,捐一些香油钱吧。

    “邱明哥哥,你就非要出家吗?”娇娘可怜兮兮的问道。

    “嗯,我意已决。”

    “可是爹爹说,出家之后,就不能吃肉了。”

    “青菜豆腐也能吃饱。”邱明撇撇嘴,看来这段日子就只能青菜豆腐了,就当调理身体排毒了。

    “可是爹爹说,出家之后,你再也不能打猎了,你不是最喜欢打猎吗?”

    打猎?看着墙上挂着的弓箭,邱明心说,虽然他很有兴趣,但也要他会才行啊。再说了,打猎有回归现实重要吗?

    “还有爹爹说了,出家是要剃光头,要在脑袋上烫出戒疤,可疼了。”

    邱明想了一下,貌似白天看到戒痴的时候,戒痴脑袋上并没有戒疤,或许这个小庙不需要。要是真拿香烫六个点,那得多疼啊!

    “这些我都能忍,娇娘,你回去吧,明天也不用给我送饭了。”

    娇娘失望的离开了,回到家里,就把邱明的话跟老农说了。

    “唉,你说邱明这个孩子怎么回事,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出什么家。”老农嘟囔道。

    他之所以认定了邱明,就是因为邱明父母双亡,又是一个村子的,有房有地,知根知底,这女儿嫁过去,就跟招了一个上门女婿一样啊。

    娇娘这么漂亮,那个邱明怎么就非要出家呢?

    “反正不能让他出家,明天就找人,把两个孩子的亲事办了,我就不信,他还真舍得出家!”老农妻子说道。

    “对,就这么办!”

    当天午夜十分,月亮悬在空中,邱明家的门打开,一个黑影贼头贼脑的探出脑袋迅速左右看了看,蹑手蹑脚的走出来,转身轻轻关上门。

    当他再次转身回来的时候,却看到老农家的门打开了。

    “贤婿,你要去哪儿?”

    月光下,老农那一口白牙格外清晰,似乎都在嘲笑邱明。

    邱明这时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撒丫子就跑。

    还好白天从庙里回来的时候,大概记住了路,邱明一直跑出了村口,老农也没能追上他。

    虽然老农是庄稼汉,但岁数毕竟大了,哪儿跑得过邱明这种身体倍儿棒的小伙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邱明远去。

    老农大怒,这小子竟然又逃婚!

    不行,说什么天亮以后也要把他抓回来,女儿还嫁定了他!

    “哈~~哈~~”邱明喘着粗气,大月亮地,看的很远,老农没有追过来。

    在山脚下休息了一会儿,邱明开始慢慢的爬山。

    一边爬,邱明一边暗自腹诽,你说这建寺庙的人是不是有病,山脚下这么多地方不能盖寺庙吗?非要弄到山顶上!

    那菩萨也是有问题,这不是诚心不想让人参拜么,也不知道这个观世音菩萨能保佑什么,说不定就是用来骗香油钱的。

    寺庙中还在打坐念经的戒痴忽然抬头,他感觉菩萨手中的玉净瓶好像闪烁了一下。他扭头看向窗外,眼神中有些疑惑,菩萨为什么会生气了?

    咔嚓!

    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雷响,邱明感觉心莫名的有些突突。

    这大月亮地的,怎么会打雷?

    他刚一抬头,天空中就开始哗哗的下起了大雨。

    这不科学,刚才头顶上还没有一片云呢,怎么可能突然下雨?

    半山腰,根本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邱明有些后悔,早知道出来的时候,应该把家里的那个斗笠带着了。

    平时万一下个山什么的,也可以遮盖一下锃亮的光头么。

    顶着大雨,邱明狼狈万分,身上的牛仔裤吸水性太好了,越来越沉。要不是他将里面穿的一层厚衣服都脱掉了,现在会更惨。

    邱明一边爬,一边给自己催眠。顶着大雨爬上山,就凭这执着的态度,还不能打动那个小和尚戒痴?

    加入寺庙,成为其师兄弟这个任务就没问题了。

    如果那个小和尚不答应,那就正好胖揍他一顿让其答应,顺便做一下支线任务,看看有什么奖励。

    只要每天去打水,保证水缸里一直有水,那么当老鼠打翻烛台,点燃寺庙里面纱帐的时候,也有足够的水来灭火。

    这样主线任务就一定能够完成,自己就能回归现实世界。嗯,到时候一定要去找那个卖书的老头,这事儿没完!

    不知不觉,已经爬到了山顶,而这时候,雨也恰好停了。

    邱明抬头一看,没有一丝的乌云,月亮依然是那么的明亮……这个天气太特么诡异了!

    一个红色的影子出现在庙门口,邱明吓了一跳,庙里还能有红衣女鬼?!

    他仔细一看,是戒痴那个小和尚,邱明暗自嘀咕,红色的袈裟他见过,但是红色的僧衣,还真是第一次见,尤其是在大半夜荒凉的寺庙门口。

    邱明露出一个自认为最亲切的笑容:“嗨,戒痴,我来给你打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