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主,我要给你剃度了,你可后悔?”戒痴站在邱明面前再次问道。

    邱明心里嘀咕,都问了三遍了,烦不烦。万一那大叔追来了怎么办?不知道故事里话多的人一般死的都早啊。

    “不后悔,赶紧剃吧。”

    戒痴双手按在邱明的脑袋上,嘴里念叨着什么,然后像是摸西瓜似的摸了一圈,邱明就看到他的头发刷刷刷的都掉下来了。

    我曹,这是什么情况,不是用剃刀吗?

    邱明伸手在自己头上摸了一把,一点头发茬都摸不到,这是什么手段,剃的这么干净!这个小和尚,难道还会魔术?

    邱明十分害怕,千万不要是这个小和尚是用什么药水之类的涂在手上,然后把他变成了永久的秃驴,这他回到现实世界该怎么办?

    二十出头就变成了大光头?比孟非的脑袋还亮?

    “我就代师收徒,你与我同辈份,法号……戒色。”戒痴幽幽的说道。

    邱明猛地抬起脑袋,小和尚,你这是要搞事情啊。戒痴就够傻×的法号了,给我起的居然叫戒色?!

    “戒痴啊,你看我比你岁数大一点对吧,我应该是师兄对不对?那么师兄这个法号是不是不应该你来起,我叫戒空怎么样?”鬼TM才想叫什么戒色呢。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戒色亦是戒空,没什么区别。而且你斩断的尘俗牵绊是什么你忘了吗?这个法号很适合你。还有,我先入门,我为师兄。戒色师弟,换上僧衣,你该去打水了。”

    戒痴转身离开,都没给邱明反驳的机会。

    你妹,这个小和尚好嚣张啊!

    邱明看着戒痴那小身板,跟个小学生似的还这么狂,老子跟小学生打架可还从来没输过!

    不过打水可是任务,邱明看着旁边放着的僧衣,心里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大红色的。不过这个灰色是不是太老气了一点,该不会是这个小和尚的师父穿过的吧,洗干净了没有?

    诶,等等,还没问那小和尚是怎么不用剃刀剃度的呢!

    当当当当~~~

    听着木鱼声,邱明看看天色,现在应该是凌晨两点多钟吧,这时候还在敲木鱼?

    可惜他根本没有带手表的习惯,而且看书的时候,手机也没带在身上,时间只能靠猜的。

    走到厨房,邱明看到一口大缸,这么大的缸,小和尚一个人能用好几天吧。

    一个和尚挑水吃,现在加上他是两个和尚了,因为任务,还不能抬水吃,这太坑人了!

    邱明找到扁担,挑着两个空桶下山了。他心里计算了一番,他至少要两个来回才能将缸装满。也不知道这里几点吃早饭,他半夜从村里跑到山上,现在已经饿了。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一边唱着歌,一边往山下走,走到山脚下,才看到了气喘吁吁的老农。老农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能等到天亮上山,但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

    老农看着邱明光亮的脑袋,整个人都怔住了,要不是那该死的大雨,他本应该可以追上的。

    “邱明,你怎么?”

    “老伯,我已出家,法号戒色。”

    “戒色?!好,以后你别再纠缠娇娘,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老农气哼哼的走了,邱明一脸懵逼。什么叫我纠缠娇娘,分明是你们家人在纠缠我好不好?那么小的小姑娘你们就想着让她嫁人了?还有分明是想让老子当上门女婿,你做梦!

    顺着被踩出来的小路,邱明找到了水潭。看着大概有足球场那么大,好像还是泉水,也不知道有鱼没有,以后半夜可以过来偷偷弄两条鱼烤着吃,总不能一直吃素吧?

    两桶水打满,邱明将扁担往肩膀上一搭,马步用力……没起来。

    擦,两桶水这么沉,那个戒痴每天是怎么打水的,他那小身板,装半桶都费劲吧?

    再次深吸一口气,邱明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了,双手抓住钩链,邱明慢慢的向山上走去。

    一路上歇了五次之后,邱明终于到了庙门口。

    “怎么如此慢,打一次水居然用了一个时辰。”戒痴站在门口,一脸的怀疑,似乎认为邱明偷懒了一样。

    说完,用手里的水瓢装了一瓢水,咕咚咕咚灌下去。

    邱明算是知道为什么他记忆中这庙里的和尚都这么能喝水了,大半夜的还在念经,能不口渴么。

    “这两桶水这么沉,我路上还不得歇两气儿啊。”邱明穿着粗气说道。

    “你身体怎么这么虚?”

    邱明刚想反驳说不是他身体虚,而是这么两大桶水,还要挑上山,真的很累,就看到戒痴一手提着一个水桶,轻松的走向厨房。

    这不可能,这两桶水他挑着都费劲呢,戒痴那小身板怎么能单凭手臂就拎起来的?而且水面都不怎么晃动,一点都没洒出来。

    邱明忽然想到了电影里少林寺的传闻,想学功夫,先挑水劈柴,锻炼身体。

    难道这个戒痴还会什么内功不成,之所以不用剃刀就能给自己剃头,是因为用了内力?

    邱明赶紧追进厨房:“戒痴,你怎么这么大力气?”

    小孩子嘛,正常应该听到这句话就该炫耀,说自己学了XX武功,然后邱明就能顺嘴让对方教给自己,大家是师兄弟嘛。

    “诚心礼佛,每天念经,自然力气就大了。”戒痴将两个水桶放下,“你累了就休息一下,我去挑水好了。”

    “别,你这么弱~~呃~~瘦小,怎么能让你来。不过你要是无聊的话,陪我一起走一走也行,顺便给我讲讲师父的事情。”

    开始邱明还想说戒痴弱小呢,但是想想人家那恐怖的臂力,自己才是弱鸡。而且这水绝对不能让戒痴去挑,邱明这有任务呢。

    戒痴不愿意说,邱明就把他忽悠下山,就不信半路戒痴看到自己汗如雨下的时候,会不指点自己两句?

    “也好,我顺便到水潭边捡一些柴火。”

    下山的时候,邱明忍不住问道:“戒痴啊,你给我剃度的时候,为什么没用剃刀,那你是不是用的内功?”

    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戒痴,等着对方肯定的回答。

    “不是我给你剃度的,是菩萨给你剃度的。还有你说的内功是什么,我不会。”戒痴认真的回答道。

    邱明撇撇嘴,这个小和尚居然撒谎,不是出家人不打诳语吗?

    还菩萨给我剃度,菩萨在哪儿呢?你家菩萨还学过美容美发?

    嘁~~就不信套不出来你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