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无论邱明怎么问,戒痴都坚定的说自己不会什么武功,也没有什么内功心法。看着戒痴那清澈的双眼,似乎不像是在说谎啊。

    到了水潭边,邱明将两桶水放在地上,故意问道:“戒痴,平时你怎么打水的?”

    戒痴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邱明,一手一个水桶,在水潭里轻松的打满,然后放到岸边,扁担放上肩膀,都没用手扶,直接就扛起来了。

    邱明瞪大眼睛,这么轻松?这个小身板真有这么大力气?这不科学啊!

    好吧,他来到这里本身就不科学,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让戒痴赶紧先放下,他帮着捡了一捆枯枝,用草绳扎好,戒痴轻松的背在背上:“戒色,我们走吧。”

    “那个师兄啊,你喊我师弟就好。”相比于师弟,邱明更讨厌戒色这个法号。

    戒痴十分认真的看着邱明:“你说的对,你比我年纪大,我喊你师弟不好,别人会瞧不起你,所以我们以法号称呼对方便可。戒色,快点走,还要做早课呢。”

    闷着头走了不到十分钟,邱明就累了,他这身体在同龄人之中绝对算是好的,但是今天悲哀的发现,他竟然不如这个看起来跟小学生似的戒痴。

    “休息一会儿,我累了。”邱明放下扁担,坐在石阶上,“戒痴,你都一点不累吗?”

    “我在心中默念经文,关照自身,不为世间万物所动,自然就得到解脱无碍。”

    邱明咔吧咔吧眼睛,这TM说的是啥?

    念佛经,就能变成超人了?坟头烧报纸,丫糊弄鬼呢!

    邱明本想尝试一下,却悲哀的发现,他不会任何经文。“波若菠萝蜜,嘛哩嘛哩哄”就是他仅会的两句了,但是完全没效果。

    “戒色,你要是累了,就把水桶给我。”

    “不用不用,我在菩萨面前说过,每天要挑一缸水,那就一定要做到!”邱明摆出一副坚守诺言的样子,其实就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

    这个世界很奇妙,他倒是想看看,完成了任务,到底能给什么奖励。

    “戒色你能做到这一点,菩萨一定会看到的。”

    邱明撇撇嘴,真有菩萨吗?就算有,会关注每天挑一缸水的小事儿?

    等到他们回到庙里的时候,天都大亮了。邱明看了看太阳的位置,应该七八点钟了吧。尼玛挑两趟水就用了快五个小时,以后他这一天天是不是就剩下挑水的事儿了?

    将两桶水倒进缸里,正好满了,邱明松了口气,然后掀开锅盖……里面什么都没有。

    “戒痴,是不是该做早饭了?”邱明肚子都饿扁了,他有些后悔,昨天娇娘送给他的饭他应该都吃光的,以后一定珍惜每一次吃饱饭的机会!

    “先做早课,然后才吃饭。”

    邱明试探的问道:“我们庙里一天几顿饭?”

    “正常一日两餐啊,不会少的。”

    一天两顿饭是正常标准?!邱明发现,他愈发的坚定要回到现实世界的决心了。

    邱明灌了两瓢凉水填肚子,也不管卫生与否了,戒痴都这么喝呢,看起来也很健康,再说山泉水,应该没事儿,重要的是庙里根本没有开水。

    回到大殿,邱明眼睛冒出绿光,那个菩萨供桌上有点心和水果!

    趁着戒痴没进来呢,邱明赶紧抓了一块点心塞进嘴里,怕被戒痴看见,嚼了两下就生咽进去,噎的他直翻白眼儿。

    “戒色,这本经文给你,你大声朗读,菩萨会保佑你的。”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邱明无奈的接过来,他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吃饭,一块点心根本不够填肚子的啊。

    他想问的时候,却发现戒痴已经在低头敲着木鱼,嘴里小声的念着经。

    咦?这经文听着有些奇怪,明明刚才邱明还觉得又累又饿呢,忽然就发现好多了。

    这经文,如此神奇?

    邱明开始一边翻看,一边磕磕巴巴的读,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看到戒痴站在他面前。

    “戒色,该吃饭了。”

    邱明有些茫然,看了看殿外的太阳,这有九点多了吧,他居然念经念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觉得枯燥?

    而且好像身上的疲惫已经消失了,他站起来活动一下手脚,没有任何酸痛的感觉,这经文难道真的如此神奇?

    这跟他记忆中《三个和尚》的世界,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水煮青菜,白面馒头,邱明饿极了,吃的也非常香。就这菜的味道,连大学食堂都比不上!

    “戒痴,庙里没有油吗?为什么不吃炒菜?”邱明一边用柳条棍剔牙一边问道。在村子里的时候,他明明看到娇娘他们家是有炒菜的。

    “我不会炒菜。”

    尼玛,说不会的时候能不能带有一点不好意思的心态,为什么还理直气壮的?不会你很骄傲吗?

    “我会,晚上的饭我来做。呃~~你来蒸馒头。”焖米饭邱明会,但是揉馒头,这个他就根本不懂了。

    吃完饭,戒痴继续念经,邱明也想看看这个经文是否真的这么神奇,于是也跟着继续念了一会儿,然后才去房间睡午觉。

    一觉醒来,邱明继续念经,他发觉好像念经之后,真的感觉身体舒适,他要把这个经文背下来,这样明天挑水的时候,就可以一边走一边念经,或许过几天他也能变得跟戒痴一样力大无穷。

    到时候就可以尝试着完成那个支线任务,痛扁三个和尚。现在嘛,邱明怀疑他根本扛不住戒痴这个小和尚一拳。

    站在厨房,邱明又发现一个大问题,他不会生火。有木柴,有火折子,但是火折子没办法直接点燃木柴啊。

    戒痴又像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了邱明两眼,然后从柴房抓出一把干草。

    邱明觉得他这辈子都没有今天一天被小学生鄙视的多。

    庙后面摘来的小白菜和一个大萝卜,邱明决定做一个素炒萝卜丝,一个蒜泥小白菜。虽然他不是什么大厨,但是起码会炒菜,比只会水煮的戒痴做的肯定要好吃很多。

    “看好了,先放油,等油热的冒烟了,将萝卜丝倒进去翻炒……”

    邱明一边做,一边教站在旁边的戒痴,这样以后就还是戒痴来做饭,他简直是太聪明了!

    等两个菜都炒好之后,另外一个锅里的馒头也蒸熟了,邱明他俩正打算吃饭呢,庙门口有人高声问道:“戒痴师弟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