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跟戒痴一起出去,看到庙门口站着一个足有两米高的蓝衣僧人。

    邱明很兴奋,第二个和尚出现了!

    蓝衣僧人看着邱明和戒痴两个人出来,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不对劲啊,师父不是说了,这个庙里就剩下戒痴师弟一个人吗?

    戒痴往前走一步,打了个稽首:“阿弥陀佛,这位师兄是?”

    “你是戒痴?”蓝衣僧人上下打量着戒痴,“我是戒嗔,师父是无相禅师,我就是你师兄,师父让我过来帮忙的。这位师弟是?”

    邱明扁着嘴:“我是戒色,戒痴的师弟。”法号和排行,都让邱明高兴不起来。

    “咦?无尘师叔又新收了一个弟子吗?”戒嗔一看就知道邱明是新入门的,身上根本没有什么佛性嘛。

    邱明这才知道,原来戒痴的师父叫无尘,也是他的便宜师傅。

    “戒嗔师兄,我们正要吃饭,你吃了没有?”邱明客气了一句。

    “我也没吃呢,看来刚好赶上,还好路上走得快。”说着也不用别人请,自己就顺着香味儿走向厨房边上的斋堂。

    大概五分钟后,大家就吃完饭了,不是邱明吃饭快,而是戒痴和戒嗔吃的太快了,就两个素菜,至于么。

    还好馒头足够,邱明才不至于没吃饱。

    “二位师弟,天色还早,我看水缸里只有半缸水了,我去挑一挑水吧。”戒嗔吃过饭,就要主动干活。

    邱明赶紧拦住:“不用了,每天早上我去打水,我在菩萨面前许下过诺言的,师兄没事儿就回房歇着吧。”

    打水的事儿,谁都不能跟老子抢!

    “也好,那我就回房去念经了。”戒嗔转身就去僧舍那边了。

    “戒痴,戒嗔之前来过这儿?”邱明有些好奇,戒嗔似乎知道僧舍在哪儿一样。

    “庙宇布局相似,他大概知道也不奇怪。戒色,若是无事,就在菩萨面前继续念经吧。”

    一边说着,戒痴一边去把菩萨面前的两个烛台点上,天虽然未全黑,但是也已经有些暗了。

    “戒痴,昨天我就想说了,烛台和纱帐是不是靠的太近了,万一烛台倒了,岂不是会引燃纱帐?”

    邱明想劝说戒痴将烛台的位置挪一下,这样万一到时候烛台还是倒了,也不至于将庙烧了,避免他任务失败,他可是还想回去呢。

    这个庙里虽然处处透露着神奇,但是邱明和没打算常住。在现代化的都市生活习惯了,一下子可不习惯住在这么偏僻清静的地方。

    再说了,他回去后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烛台的位置是固定的,放在这里,能够最大限度的照亮整个大殿。而且为什么烛台会倒,现在又没有风。”

    尼玛,没有风就一定不会倒了吗?这个小和尚,你懂不懂消防知识,这是安全隐患知道吗?

    算了,跟这个小和尚说不明白,难怪他叫戒痴呢,还真有些痴,根本不懂转弯啊。

    不过戒嗔吃饭前说的师父让他来帮忙是什么意思,这个小庙,也没什么香火,有什么值得帮忙的?

    “这个给你,念经的时候敲这个,可以帮你静心。”

    邱明看着手里的木鱼,脸上的表情非常纠结。念经还不够,现在还要敲木鱼吗?他真的不想当和尚啊~

    诶,等一下,这个经文这么神奇,莫非这木鱼也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邱明盘腿坐在蒲团上,将经文摆放在面前,左手在胸前竖起,右手拿起小棍,当当当的开始敲木鱼。

    邱明很快发现,他这么做非常的傻,因为他还需要翻书。戒痴可以是这个姿势,因为戒痴早已经将佛经背下来了。

    “观自在菩萨……”

    邱明看不到,大殿里的菩萨的手掌似乎亮了一下,一点金光撒下来,笼罩在邱明的身上。现在的邱明看起来非常像是一个得道高僧,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安静祥和的气息。

    戒嗔在僧舍里盘腿坐在床上,取出一个木鱼,一边敲一边默念着佛经。

    邱明本来是按照一秒钟一下的节奏敲着,但是忽然耳边传来了一秒钟两下的木鱼声,他的节奏乱了,经文也念错了,身上那种舒适感忽然消失不说,整个人还有些莫名的烦躁。

    这感觉就像是你在听《梁祝》,结果窗外的广场上突然传来《小苹果》的曲调。不是说《小苹果》就一定不好听,而是破坏了你听《梁祝》的心情。

    邱明眼珠一转,你不让我好好敲木鱼,我也不让你好好敲,那么快的节奏,他根本没办法顺利诵读经文。

    还好初中的时候参加仪仗队,敲大鼓的,这回就让戒嗔感受一下什么样的节奏,才是最摇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戒嗔正边敲木鱼,边默念经文呢,忽然耳边传来非常奇怪的木鱼声,木鱼声音都一样,没办法发出别的声,但是这个节奏太奇怪了,让戒嗔的心忽然就乱了。

    戒嗔手中的小棍忽然敲在了炕上,他勃然大怒,这是谁教他这么敲木鱼的?!

    他打开房门,就打算去训斥一番。结果在门口看到也开门正出来的戒痴,那个敲木鱼的就肯定是戒色了。

    “戒痴,无尘师叔就是这么教弟子敲木鱼的?”戒嗔语气很冲,根本听不出对无尘这个师叔的一点尊重。

    “戒嗔师兄,师父并未教导过戒色师弟,但师父曾言,嗔是失诸善法之根本,堕诸恶道之因缘。师兄,你着相了。”

    戒嗔深呼吸,再深呼吸,想想师父给他起法号的时候也告诉他要妄动嗔念。再说刚到这儿就跟戒色师弟起冲突也不太好,他冷哼一声,回屋将房门重重关上。

    等了一会儿,听不到其他木鱼声了,邱明才心满意足的重新恢复了一秒一下的节奏,一边敲,一边大声诵读经文。

    一遍读完之后,邱明放下木鱼,合上经书,心满意足的回房睡觉去了。

    躺在床上,邱明却不太困,他脑海中总是在想,这个世界给他的好处,莫非就是这经文?也不知道这个到时候能否带走,看来有必要赶快背下来,万一那个黄衣僧人来了,打翻烛台的小老鼠也就快出现了,也就意味着……他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