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爬起来,邱明就带着佛经,挑着两个空桶下山了。

    到了水潭边,掏出经文,大声诵读,身上的疲惫似乎消失了。挑上两桶水,再次开始艰难的爬山。

    不知道是因为体力变好了,还是心理原因,邱明爬到一半才觉得走不动,坐下念完一遍佛经之后,一口气就走到了庙里。

    等邱明第二趟将水挑上来后,看到戒痴居然还在大殿坐着念经,这都几点了,不用做饭吗?

    “戒痴,今天什么时候吃饭?”邱明故意问道。

    “戒嗔师兄在做饭,一会儿就好了,你可以歇息一会儿,也可以念经。”

    那个乱敲木鱼的家伙主动做饭?表现不错啊。邱明想了想,似乎动画片里,那个高和尚也是第一天来就主动挑水的,只是后来看不惯戒痴没事玩耍,才要求两人抬水。

    半个小时后,邱明再次看到水煮青菜和馒头之后,叹了口气。

    “戒痴,你没教他炒菜吗?”

    庙里有油,有调料,为什么一定要吃水煮青菜?吃素他就忍了,但是也不能素的一点油都没有吧?还有戒嗔,你都不会炒菜,想干活可以打扫院子,甚至照看后面的菜园,非得做饭吗?

    啪!

    戒嗔猛地一拍桌子:“戒色,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你师父没教过你吗?”

    戒嗔摆出一副师兄的样子,让邱明格外的不忿。在邱明眼里,这货就是一个NPC,嚣张什么。

    不过看看戒嗔那两米的身高,理智告诉邱明,胖揍对方的愿望看来是无法实现了。一旦动手,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自己被胖揍,他还不确定那个脑子一根筋的戒痴是否会劝架呢。

    邱明默默的吃着青菜,噎进去一个馒头,然后就起身离开了。

    一会儿戒痴也吃完了,站起来的时候说了一句:“你吃的最慢,把这里收拾一下,碗筷记得洗干净。”

    戒嗔吃完在洗碗的时候,看到戒痴正在院子里跟一只小乌龟玩耍呢,笑的非常开心。

    戒嗔想起来之前师父交代他的话,这里不是他们的寺庙,所以要多干活。他一来就要去挑水,这个被戒色做了。

    然后他又主动做饭,戒色好像还不高兴,现在戒痴还要他洗碗,这他都忍了,但是他洗碗的时候,戒痴竟然在玩,这他就不能忍了!

    “戒痴,晚上你做饭。”

    戒痴站起来,一脸的迷茫:“为什么?”

    戒嗔的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你还问为什么?凭什么我做饭还要刷碗,你就在这儿玩?我是奉师命过来帮你的,但不能什么事儿都我来做!

    “戒色挑水不用我们帮,那么做饭、刷碗就应该我们轮着来,这样才公平!”

    “做饭可以轮着来,但是刷碗应该是谁吃得慢谁来,师父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戒痴据理力争。

    他根本不明白,师父定下这个规矩,就是为了让他一直刷碗的。

    邱明忽然听见有人喊他的法号,他就走过来,似乎戒嗔和戒痴在吵架啊。

    吵什么啊,能动手尽量别吵吵不知道啊!

    邱明正好想知道两个和尚的战斗力如何呢,打一架啊,打一架让我看看啊。

    “戒色,你过来。你来评评理,做饭是不是应该轮着来?做饭的人是不是应该也把这儿收拾干净了?”戒嗔指着厨房大声质问。

    邱明十分无语,这么点小事儿,至于吵起来么,你俩不是师兄弟吗?

    不过想想《三个和尚》的故事,似乎他们就是因为一个打水的小事儿闹得矛盾,最后竟然相互都不理。

    那时候邱明就跟同学说过,这个故事有BUG,既然打水都不打了,那么他们难道不吃饭吗?没有水,他们怎么做的饭?或者他们不但不喝水,连饭也不吃了?

    现在水的事儿恰好被邱明解决了,但是因为做饭刷碗的小事儿,两人竟然就这么杠上了,这还是出家人?

    “二位师兄,大家何必为了做饭这种小事儿吵起来呢?要是你们都不愿意,那么以后我来做饭好了,二位师兄一个帮忙蒸馒头,一个负责刷碗行吗?”

    他估计戒痴也未必一次就能学会炒菜,戒嗔就更不行了,与其吃怪味菜,还不如他自己炒呢,虽然比不上大厨,但总比水煮青菜好吃多了。

    紧接着邱明说道:“至于谁蒸馒头,谁刷碗,我觉得你们比试一下比较好,赢了的先选择。”

    邱明心里在呐喊,动手啊,你们倒是动手啊,会不会有易筋经、如来神掌什么的招式?

    最好是两败俱伤,那么就趁机胖揍他们一顿!

    刚才邱明内心有两个小人出现,一个小人说,去挑事儿,让他们打一架,看看这个世界到底跟他知道的有什么不同。另外一个小人说,好呀好呀~

    戒嗔和戒痴一齐看向邱明,邱明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二位师兄,是让我给你们让地方吗?”

    “戒色,怎么比?”戒嗔和戒痴齐声问道。

    做裁判?Yes,上钩了!

    “在我们村儿吧,这种事儿一般都是比谁的拳头大,拳头大就是有理!”邱明感觉自己好像节操都快掉光了。

    他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这是两个NPC,只不过是智能型NPC而已,没必要谈什么感情,说不定没几天就回去了,永远都不会再见面。

    再说自己也是为了任务,要怪就怪那个卖给他书的老骗子好了。

    戒嗔猛地握拳,伸到戒痴的面前:“看到没有,我的拳头更大,我赢了!”

    戒痴看了看自己的小拳头,确实是输了,可是为什么他觉得这个比试根本不公平呢?

    “戒痴,我负责蒸馒头,你负责刷碗、打扫厨房,戒色负责打水和炒菜。”戒嗔将任务分配了。

    戒痴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谁让他在“公平”比试中输了呢。

    “戒色师弟,你这个比试的办法非常公平,看来无尘师叔有个好徒弟啊。”戒嗔高兴的拍了拍邱明的肩膀,邱明感觉自己半个身子都麻了。

    “呵呵~~呵呵~~”

    邱明的嘴角不停的抽抽,我说的拳头大就有理是这个意思吗?跟他们沟通太难了!

    同时他也发现了戒嗔的力气真的非常大,单挑的话,除非是出其不意下黑脚,否则绝对没有获胜的可能。

    戒嗔得胜将军一般的昂首挺胸回僧舍去了,戒痴则垂头丧气的在这儿打扫厨房。

    邱明凑过去,假装帮着收拾,但其实手中的抹布就擦了巴掌大那么一块地方。

    “戒痴,戒嗔说来帮忙的,到底帮什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