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痴有些警惕的看着邱明:“你问这个干什么?”

    果然有问题!

    邱明摊开双手:“你看,我现在也是这个庙里的和尚,庙里有什么事儿,是不是我也有知情权?呃~~就是我也应该知道的意思。”

    戒痴看了看邱明身上越来越重的佛性,似乎他不是坏人,他代师收徒,原本也是想要戒痴帮他忙的,并且菩萨也并未反对。

    戒痴左右看了看,神神秘秘的说道:“你真想知道的话,那我就跟你告诉你吧,这个庙下面,压着一个大魔头!”

    邱明很想说别开玩笑了,这个动作,一看就是在骗人呢。不过他看到戒痴那认真的样子,难道这是真的?

    《三个和尚》诶,明明就是一个非常简单安全的世界,为什么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先是这个戒痴有着一身怪力,然后给他的经文也有着神奇的力量,那个木鱼似乎也不一般。难道说这个庙的下面,真的压着一个大魔头?

    不过说和尚庙下面压着一个大魔头,邱明到也不是不能接受,还有的庙里有鬼怪呢。

    比如《倩女幽魂》,兰若寺里有鬼,有树妖。西游记那些庙里还有妖怪装佛祖呢。

    “那咱们这个庙下面压着的是什么大魔头?是蛇精?狐狸精?还是什么害人的鬼?”一般的故事中,这三类的妖魔鬼怪最多。

    “不知道。”

    不知道?你在这儿不是镇守吗?你连这个大魔头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这个大魔头做过什么坏事?”

    “不知道。”

    又不知道?!

    啥都不知道,你还留在这儿干嘛?

    “那你怎么镇压这个大魔头,你能打得过他?”

    “打不过,但是有菩萨在呢,菩萨会镇压他的。我们只需要每天念经,保持寺庙香火不灭就可以了。”

    “师父说过,度化了这个大魔头,我就可以出师了,可以入世修行。师父说我行,我就一定行!”戒痴看向远方,眼睛中流露出坚定的目光。

    邱明觉得戒痴一定是被他师父忽悠了,都没告诉他到底怎么度化大魔头,他就知道自己一定行?

    痴儿,你师父肯定是让你留下看家,然后自己出去玩了,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大魔头,觉悟吧!

    “呵呵,你一定可以的,我看好你。”拍拍戒痴的小光头,邱明转身回房间了。

    一边敲木鱼,一边大声念经,邱明正在努力背诵经文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

    一抹蓝色从眼前出现,邱明抬头,看到戒嗔那锃亮的脑袋。尼玛长得高就别站这么近,都能当一寸照的蓝底背景了。

    “戒嗔师兄,有什么事吗?”邱明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嗯,在戒嗔的眼中,自己一定是萌萌哒。

    “戒色,你怎么还在大声诵读,以你入门的时间来看,这本《心经》应该早就背下来了才对。”戒嗔的脸色有些不悦。

    这是最基础的佛经,怎么还没背下来?看这个戒色身上的佛性似乎应该入门有一年多了吧,悟性有些差啊。

    “快了,就快了。”邱明心说,这世界果然不同,我这才看了这本佛经三天而已,语句晦涩难懂,哪儿那么好背啊,在戒嗔的嘴里,似乎是个人就应该会背了一样。

    哪怕是上学时背诵文言文,也多少了解一些意思啊。诶,何不让戒嗔给自己讲讲?

    “戒嗔师兄,请坐。正好这个《心经》我有许多不太理解的地方,你给我讲解一下吧?”

    戒嗔内心十分得意,终于轮到他给别人讲经了,这都是师兄们才有资格做的事情。对啊,在这儿他就是大师兄!

    “哪句不理解啊,戒痴不懂的,我肯定明白。”最基础的《心经》而已,他师父早给他讲解过,给戒色讲解一番又有什么难的。

    “观自在菩萨是什么意思?”

    戒嗔呆呆的看着邱明,他想到了这个师弟悟性很差,但是没想到差到这个地步,第一句就不知道什么意思?

    他耐着性子给邱明解释了一遍,然后背着双手,用下巴“看”着邱明问道:“记住了吗?还有哪句不理解?”

    “师兄解释的太好了,这句我明白了。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是什么意思?”

    这不就是第二句么。戒嗔这回算是明白了,合着这个戒色可能一句都没理解啊。

    就算无尘师叔没时间解释,戒痴师弟是干什么的?怎么也不知道给戒色讲解一番?肯定是戒痴年纪太小,心性不定,就知道玩。

    又解释了几句之后,戒嗔也没这个耐性了:“好了,今天想讲这几句,你理解透彻了,明天再给你讲解下面的。你要好好学习经文,这样才能与我们一同携手度化那个大魔头。”

    戒嗔也说有大魔头?难道说,这寺庙下面还真压着一尊大魔头?不是戒痴的师父忽悠他?

    “戒嗔师兄,寺庙下面压着的大魔头到底是什么?”

    “大魔头就是大魔头,还能是什么?”戒嗔理所当然的说道。

    好吧,看来戒嗔也不知道。

    “那这个大魔头为什么会被镇压?”

    “肯定是做了恶事,才会被菩萨镇压在这儿。”戒嗔瞥了邱明一眼,一副“这也需要问”的表情。

    邱明放弃了,跟这两个家伙就说不清楚。你们啥都不知道,凭什么就说别人是大魔头?不过邱明内心倒是希望这真的是一个大魔头,要是里面镇压的是个被冤枉的人,恐怕戒嗔和戒痴的三观都要坍塌了。

    戒嗔转身出门,去到大殿,看到戒痴拿着一串佛珠在菩萨面前打坐念经。

    “戒痴,戒色入门都多久了,现在还背不下《心经》,连意思都还没理解,你这个师兄是怎么当的?不知道督促一下?”戒嗔训斥道。

    戒色明显是后入门的,戒痴这个师兄就有义务督促和帮助。

    “啊?戒嗔师兄,戒色三天前才剃度啊。我观他佛性增长极快,而且每天一有空就在大声诵读经书,十分勤奋,这还要我怎么督促?”

    戒痴有些不理解。有悟性,又勤奋,还不够吗?

    三天?!

    戒嗔扭头望向戒色的僧舍,三天就有这么高的佛性了?难道是佛子降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