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来去挑水,这次邱明又觉得自己的力量似乎进步了,但是他看自己个胳膊,没有什么明显变化,甚至他感觉自己好像瘦了。

    天天青菜萝卜,见不到一点荤腥,还要上山下山最少两趟,能不瘦么。

    这种不科学的事情,邱明已经可以坦然接受了,但让他有些烦躁的是,这个《心经》在戒嗔口中就是基础的经文,他竟然这么久还没背下来呢,看来他跟这些土著在天赋上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下午没事儿,邱明帮着一起劈柴,他发现好像只要他一不在,戒嗔和戒痴就会吵架。如果说戒痴岁数小,心智不成熟,但是戒嗔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怎么也跟小孩子似的。

    一斧子下去,一个小木片飞到一旁,邱明拿起来,眨巴眨巴眼睛,他似乎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

    这个小木片非常薄,而且大小非常像……一张扑克牌!

    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斗地主?

    邱明想了想,觉得这个可以打发一些无聊的时光。话说那个黄衣服的胖和尚什么时候来啊?

    可惜邱明尝试了一番,却根本劈不出这么大小的木片了。

    “戒嗔师兄,这个木片,你能做出来吗?”邱明举着小木片问道。

    戒嗔接过来仔细看了看:“你要这东西有什么用?这个木片,我能做出来,但是你不觉得太薄了一些吗?香客刻名字的时候,很有可能太用力刻穿了。而且你选的这个木料也不行,要用密实一些的。”

    合着戒嗔把这个当成是香客祈愿用的牌子了。

    “戒嗔师兄,那么咱们这儿有卖这种比较硬的纸板吗?不容易弯折的那种。”其实邱明觉得经书的封皮就不错,但是他要是把经书拆了,就怕戒嗔和戒痴把他给拆吧了。

    “你要干什么用啊,怎么又要纸板了?”戒嗔有些好奇,听起来不像是要给庙里做牌子啊。

    “一种游戏,在上面画上不同的图案、数字,然后大家一起玩的。”

    “哦,叶子戏啊,但是不需要这么宽吧?”

    叶子戏?邱明想起来了,据说是韩信发明的,在唐代的时候开始火起来,很多人说这是扑克牌和桥牌的鼻祖。

    “那有空白的叶子没有,我自己画图案。”有叶子戏,那扑克弄出来就好解释多了。

    “也用不了这么宽啊,我用木片给你做好了,要四十张对吧?”

    叶子戏四十张一副,戒嗔随师父在一些城镇见过,其实他也觉得这个叶子戏很有趣,但是师父不让玩。这回既然戒色会弄,那正好学学玩一下。

    “不,要五十四张。额,为了防止有损坏的,戒嗔师兄做一百张行不行?”

    戒嗔去做牌了,邱明找戒痴要了笔墨,然后开始设计JQK王该怎么画,至于一到十,直接让戒痴写就好了。

    想了想,把JQK变成了叭、嘛、吽,大小王则变成大小地主。

    本来想弄成神佛版的,JQK变成罗汉、尊者、菩萨,大小王变成大小明王,后来总觉得在庙里这样把神佛当成游戏,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于是就改成了“嗡嘛呢叭咪吽”中的三个字。

    邱明设计好之后,到了厨房那边,看到戒嗔用柴刀正在做牌,一刀下去,不大不小的木片就被整齐的切下来,没有弯折,还很薄,比邱明看美食节目中大厨的刀工还好。

    邱明试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什么木料,还真结实,而且还没有毛刺。

    一百块木片很快做好了,邱明分了四十片给戒痴,让他在上面分别写上一到十的数字,每个数字四张,按照数字画上图案,分别是空心圆圈,实心圆圈,方框和三角,个数要跟数字一致。

    然后叭、嘛、吽、地主什么的让戒嗔来画,邱明就在一旁指挥和检查。

    邱明给出的理由是自己的字太难看,其实是压根不会写毛笔字,尤其还是繁体的,他能认出来就不容易了。

    半个小时后,五十四张扑克牌最好了,跟桥牌一样是细长的,邱明抓了十多张,用手一捻打开,没问题,一只手能抓二十张。

    “来来来,我跟你们说一下游戏规则。三最小,大地主最大。”

    “等一下,戒色,为什么三是最小的?不应该一是最小的吗?”戒痴问道。

    “规则就是这样,你玩过吗?继续说,三到吽都可以组成顺子,五张以上连续的就是顺子,比如34567或者10叭、嘛、吽、一都行。一比吽大,二比一大……”

    “四张一样的牌叫天神下凡,可以管其他的牌型,两张地主一起出最大……”

    邱明吽他“创新”出来的规则讲了一遍,然后也不管两人到底听懂了没有,就拉着他们一起坐下打牌。

    不懂?不懂更好,我怎么出都是对的,要是还能输,那就像“爱情公寓斗地主”一样,加上一些“吃”之类的规则!

    “我是地主,我先出,对三。”牌不错,大小地主都在手里,还有这么多对子,不叫地主都不好意思。

    “对2可以管上吧?”戒嗔弱弱的问道。

    邱明心里暗喜,一上来就出这么大的,肯定是不知道该怎么玩,这牌赢定了。

    “要不起,你继续出。”

    “那345678910可以出是吧?”

    “要不起!”邱明深吸一口气,看你顺子出完了还有什么,再出一手多张的就炸了你!

    “3456789,我出完了,是我赢了吗?”戒痴瞪着一双萌萌的大眼睛看向邱明。

    邱明看着自己手里还有大小地主,一张2,两张一,居然就这么输了,还是被反了春天!

    大意,第一局肯定是大意了。

    “对,你们俩赢了。再来,我洗牌。”

    第二局,邱明最大的一张牌就是10,还一炸都没有,愣是一张牌都没出去就输了!戒嗔笑的很开心。

    邱明暗自嘀咕,哼,傻子牌,谁拿着都能赢。

    第三局,戒痴当地主,全是对子,邱明看着手里的一把顺子欲哭无泪,你出一张单啊,我直接上大地主,然后三手顺子就赢了,为什么一张单牌都没有?

    半个小时后,邱明把牌一扔:“不玩了,我要去念经,二位师兄,玩物丧志,以后我们还是应该勤礼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