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死死的盯着大殿里面的菩萨像,莫非这个才是这个故事世界最大的机缘?光是念经可以让身体强化,这点就让邱明已经欣喜异常,要是还能有金光什么的钻入身体,那是不是跟开光啥的差不多?会不会直接变成超人?

    能不能让其钻入一块石头或者一串佛珠里面,这个要是带回现实世界,菩萨亲自开光的法器诶,还不得卖个把亿啥的?

    胡汉走向戒痴:“戒痴师父,我看菩萨的纱帐落了些灰尘,我让人再送来一些新的换上吧。”

    邱明猛地扭过头,死死的瞪着胡汉,TM原来罪魁祸首就是你!

    他记得动画片里就是老鼠打翻了烛台,然后蜡烛点燃了纱帐,接着因为没有水,导致小火变成大火,最后整个大殿都烧黑了,菩萨愣是烧成了包公版的。

    还说这种小庙,开始就一个小和尚,哪儿来的钱买纱帐呢,原来就是这个胡汉送的,他让戒痴从贫僧生生变成了富僧!

    胡汉隐约感觉到了一道仇视的目光,他发现是那个新来的戒色~师父,可是貌似自己没得罪过他,为什么会仇视?

    看到戒色身上那明显是旧的灰色僧袍,再看看戒痴一身鲜红色的新僧衣,还有那个戒嗔也是明显新的蓝色僧衣,他似乎明白了。

    “戒色~师父,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量一下身材,回头做几套僧衣给你送过来。对了,你喜欢什么颜色?”

    邱明咔吧咔吧眼睛,我这是讨厌你的眼神诶,你感觉不出来吗?我讨厌你,你还要给我做新衣服?

    再说了,鬼才喜欢你送的新衣服呢,再新,也还是僧衣!

    “不用了,而且大殿里这些纱帐也应该撤掉。菩萨无欲无求,何须纱帐装点?”邱明还想将供桌上面的桌布也扯下来呢,这个也是易燃物。

    只要这些都没了,就算是烛台倒了,也不会点燃什么东西,地上可都是铺的青砖,菩萨像下面也是石台,都不是易燃物。

    可惜他想要挪动一下烛台的位置,戒痴都不同意,更不要说挪动供桌什么的了。这个小和尚,太认死理了,固执的让邱明想用拳拳锤他的小胸胸!

    “戒色~师父,既然菩萨无欲无求,又何须在乎这些装点?我只是觉得菩萨不该被这些灰尘所沾染,难道不对吗?”胡汉反问道。

    诶呀,这个胡汉还挺能说。不过说菩萨无欲无求,邱明反正自己是不信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供桌上面的贡品是干什么的,香火是干什么的?

    邱明也感受到了戒痴和戒嗔那不满的眼神,信徒给菩萨的供奉,你怎么能往外推呢?如果菩萨不喜欢,自然会告诉他们的。

    邱明想了想,也没再说什么。尤其是他说一句,那个胡汉就要喊一句戒色~师父,太讨厌了!

    而且要是这个纱帐没了,到时候老鼠打翻烛台,火苗直接灭了,是否算他完成了任务?万一不算,他还能回到现实世界么?难不成要抓住一只老鼠,强按着它再推翻一次烛台点火?

    算了,既然别人喜欢,他也不再多说什么,犯不上跟一些NPC置气。

    过了一会儿,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进来:“戒痴师父,我家老爷捐献的东西拿来了,还是跟以前放在一样的地方?”

    “管家,你叫个裁缝过来给戒色~师父量一下身材,回头叫人做几套僧衣送过来。”

    “不用了,我不需要。”说不定过两天就走了,那时候或许僧衣还没做好呢。

    “戒色~师父,勿要推辞,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衣服总要换洗,你身上这件好几天没有换洗了吧?”

    邱明抓起自己的衣服,低头闻了一下,还真是有一股汗臭味儿。他又凑到戒痴身边闻了闻,没有味道。

    草,他们居然同颜色、同款式的衣服至少有两套换着穿!最可气的是,戒痴竟然没说再给他找一套换洗的,而他们什么时候换洗的,自己根本不知道,说不定就是自己去打水的时候。

    没错,肯定是这样。难怪每天早上明明看到缸里还有不少水,但是自己挑一挑水回来的时候,水缸总是空的。那时候还以为是戒痴洗漱比较浪费水呢,现在才明白过来。

    邱明怒视戒痴、戒嗔,就你们这样,也好意思当师兄!

    “好吧,那有一套换洗的就好了,多谢胡汉施主。对了,如果可以的话,能再给我们一口水缸吗?庙里现在人比较多,一个水缸不够用。”

    既然有这种土豪布施,那么邱明也不会客气。菩萨都给他好处了,跟他要点东西也是应该的。回头洗衣服的活儿,必须交给戒痴来干!

    胡汉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吩咐管家记下来。这不是什么大事儿,虽然可能送一个水缸上山,需要几个壮汉抬一两个时辰。

    邱明有些遗憾,这个世界没有灭火器啊,否则准备那么几个,到时候还担心什么,直接对着火源喷上去,就当给菩萨补点粉了。

    管家带着人将东西放好之后,就过来跟胡汉汇报。胡汉拱拱手告辞离开,没有留下吃饭的意思。

    很明显,胡汉不是吃素的!

    “戒色,为什么找胡施主又要了一个水缸?”戒痴问道。

    邱明回头,怒视戒痴:“不要用水洗漱吗?尤其是洗,衣,服!”

    “那你以后每天要挑两缸水。”戒痴理所当然的将挑水的所有工作都安排给了邱明。

    邱明这才觉得有些后悔了,应该再找胡汉要绳子、滑轮什么的,像动画片里面那样,弄一套取水的工具。

    后来想了想任务,他这些天一直都坚持挑水来着,之前的辛苦可不能白干了,这个可不是一个人能干的,到时候不算数他多亏啊。

    两缸水就两缸水,不过是四趟而已。要是刚上山的时候,邱明是无论如何也完不成的,但是现在嘛,他有信心做到。

    而且上下山,也不耽误他念经。

    第二天,邱明就看到四个壮汉用绳子捆着一口缸,吭哧吭哧的抬上山。但是看到这口缸后,邱明有了掐死那个胡汉的冲动。

    TM为什么送来这么大一口缸,这比之前那两个都大。他挑水的活,从一天两趟,眼看着要变成一天七八趟了!

    回头得跟戒嗔和戒痴好好谈谈,谁TM要敢浪费水,就别怪他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