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痴,洗衣服不能这么这么敷衍,要用双手用力搓。还有,以后一律到山下来洗衣服,那个皂角不要省,否则洗不干净。诶,先递给我用一下。”邱明一边在水里洗澡,一边监督戒痴洗衣服。

    戒痴一边洗衣服,一边暗暗后悔,早知道那一把就该出对子的,哪知道邱明居然是剩了两张单牌,失误啊失误。

    没错,邱明就是用最为公平、公正的斗地主来决定谁洗衣服。这一次邱明终于凭借更加熟练的技巧,打败了戒痴。

    戒痴过来洗衣服,他正好到下游洗澡。这天气虽然不算热,但是好几天没洗澡了,他也觉得非常不舒服。

    邱明来这儿打水好多次了,一直是在泉眼附近打水,他觉得那水质应该更好,更加干净,但奇怪的是,他在水里一直没见过鱼,这明明不止是水潭,还有一条小河啊,就没有逆流而上的鱼吗?。

    他那天被老农抓回村子的时候,明明看到了有人晾晒小鱼干的,说明这河里是肯定有鱼的,真是太奇怪了。

    他问过戒痴,戒痴说他来到这座庙,山下的水潭就没有鱼。不止是水潭里没有鱼,山脚的树林里连只鸟都没有。

    邱明这才发觉,难怪他每次打水都觉得有些奇怪,原来是他居然没见过一只小动物。这青山绿水的,怎么就连只鸟都见不到?

    难道说,真的是因为菩萨像下面压着的那个大魔头?可是动画片里那只老鼠是哪儿来的?

    邱明现在对那个大魔头开始有恨意了,要不是这个家伙,他会一点荤食都找不到吗?

    来到寺庙也有七八天了,顿顿都是青菜萝卜,就连豆腐都只有胡汉来的那天吃了一次。这不说天天吃饭没什么胃口,营养也跟不上啊。邱明怀疑戒痴长得这么瘦小,就是营养不良。

    “戒痴啊,你不顺便洗洗澡?”邱明瞪着戒痴,甭想用老子打的水去洗澡!

    TM下山洗个澡,老子都要顺道挑一挑水上去,容易么!

    戒痴迟疑了一下:“我不会游泳。”

    “没事儿,你看,水才到我肩膀。”下河洗澡,有几个会水的?

    于是戒痴下水了,走向邱明,然后咕咚咕咚冒了几个泡,被邱明给拽上来。

    戒痴那不到一米六的身高,邱明可是一米七八呢,到他肩膀,可不就没了戒痴的口鼻。

    邱明会忽视这件事吗,当然不会,小马过河的故事,谁没听过。但是戒痴走向他的时候,他偏偏没有提醒。

    他就是故意的,想要看看戒痴小和尚还有什么神奇的能力么,比如轻功水上漂、避水诀什么的。

    “戒色,你敢骗我!”戒痴急了,一边往外吐水,一边怒斥邱明,他刚才差点被呛死。

    “戒痴,你自己个矮赖我吗?还有,你不会念经么,菩萨难道不会保佑你?”邱明眨眨眼睛,一副你快回答是的样子。

    “念经?水里我张得开嘴么!”戒痴刚才不是没想到念经,但是他一张嘴,这不就几个泡泡咕嘟上来了。

    邱明一脸的失望,不能心里默念,一定要出声吗?他做过试验,还以为只有自己是这样,原来戒痴也是一样。

    他还想着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可以冒充武林高手呢,至少这力量和体力,就比一般人厉害多了。可是如果一边打架,一边还念经,估计对方不是被他打死的,而是被笑死的。

    “你靠着岸边一点好了,这水看着浅,是因为光的折射。啊?折射是什么?这个跟你解释你也听不懂,总之你知道水一般都比你看到的深就对了。”

    跟戒痴解释什么叫折射,然后戒痴问他为什么知道,他说跟谁学的?吹嘘是自己想出来的?还不如直接把天聊死。

    “你在这儿,洗澡,我去那边拾柴火,顺便看看有没有蘑菇,一会儿等我一起上山啊。”

    邱明会帮着戒痴拾柴火?他可没那么好心,这些在他眼中就是NPC,顶多算是高智能罢了,他主要就是去捡蘑菇。

    有了蘑菇,总比天天吃青菜强得多。

    一只灰毛大老鼠从他面前慢悠悠的走过去,似乎还瞥了他一眼,完全没有怕他的意思。

    这儿的老鼠不怕人?!等等,这儿不是因为有那个大魔头的缘故,没有任何动物在附近么,这只老鼠是怎么回事?

    该不会这只老鼠,就是打翻烛台的那一只吧?

    可是不对啊,还有一个和尚没来呢。要说是自己替代了那个和尚,可是任务明明说胖揍三个和尚各一次,那就说肯定还是有三个和尚的,总不能说为了任务,他还要自虐一次吧?

    或许是他想多了,只是巧合罢了,他记得动画片里那只老鼠可是非常灵活的。

    不过他也不得不防着点,看来从今天开始,他要格外小心了。

    邱明在寺庙里仔细查看过,没有老鼠洞,那只打翻烛台的老鼠,到底是哪儿冒出来的,还真是有些奇怪。

    在树林里捡到了一些蘑菇,又拾了一些柴火,邱明一脸失望的回到了河边。那只老鼠可能真的只是特例,他还是什么鸟兽都没见到。

    看来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吃素的命啊~

    他格外的想念吃过的美食,比如肉夹馍、羊肉串、水煮鱼、手撕鸡……现在哪怕能吃到一个煮鸡蛋也行啊。

    鸡蛋竟然算是荤菜,这是谁定的?!

    邱明一边在自己的脑海里玩背菜名的游戏,一边挑着两个水桶到泉眼附近。

    两桶水打满,邱明等着戒痴将柴火打捆背好,端着装衣服的盆子站起来后,他才一边念着经文,一边挑水站起来。

    邱明内心其实有些哀怨,你能体会明明是两个人一起走,但是却根本不能聊天,只能各自念经的感受么?

    邱明不念经可以坚持一会儿,但是戒痴这小身板,恐怕几步就走不动了。

    这个大缸,让邱明这一下午都得不停的打水,在他下山挑第五趟的时候,他发现好像自己累晕了,因为眼前出现了幻觉,他看到一个大号的肉丸子正在向他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