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终于有人陪着聊天了,但是邱明却更不高兴了。

    因为要陪着这个肉~球聊天,他不能念经了。不念经,他无法坚持到山顶,这挑完水天都得黑了。

    “戒色,我没来晚吧,你们晚饭是不是还没吃呢?”

    邱明看着这位的身材,一米五都不到的身高,最少超过一百五十斤,就这还担心饿一顿?

    “戒贪师兄,晚饭还未到时候,你看山上还有炊烟呢。”他还没上山呢,要是戒嗔和戒痴敢吃饭不等他,那就甭想有水喝!

    这个矮矬矬的黄色僧衣胖子叫戒贪,据他所说,他也是戒嗔、戒痴的师兄,自然也就是邱明的师兄。

    从面相上来看,戒贪好像三十来岁了,邱明喊他师兄也没什么心理压力,他就是对着戒痴喊师兄觉得怪怪的,总有一种自己也变成了小学生的感觉。

    “戒色啊,庙里就你跟戒痴师弟两个人?”

    “还有戒嗔师兄,无相师伯的弟子。”

    戒贪嘴里暗暗嘀咕,居然戒嗔先来了。还好他来的也不算晚,封印加固的日子还没到呢。

    但是庙里新来了这个戒色师弟,他居然不知道,无尘师叔不是只收了戒痴一个弟子么?

    “戒色,听说这边有个特别慷慨的香客,经常为庙里布施,是不是会带来许多糕点、水果什么的?”

    说到吃,戒贪的双眼放光,似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提高了一个档次。

    哐~

    邱明将水桶放下,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戒贪师兄,要不你先上去吧,我休息一下。”

    邱明想让这个戒贪赶紧走开,他好念经恢复一下体力。这不念经挑水,真是太累了。

    “戒色师弟这身体不行啊,要勤加锻炼,回头师兄传你两手,保证以后你身体变得十分结实,能一口气轻松挑水上山顶,也不用再坐在这里念经。”

    念个经都要被打断,邱明更加无奈了。这个戒贪也太能吹了吧,就你这身材,还有什么锻炼的功夫?

    早知道这个戒贪是话唠,他在山脚下的时候就应该装哑巴!

    邱明从头继续念经,装作没有听见戒贪的话,他以为这样戒贪就该识趣的闭嘴了,但是他小看了话唠们“不说话就会死”的病!

    “戒色,你身上穿着的衣服是从哪儿来的,为什么看着如此奇怪,是哪个香客布施的吗?能不能给我也做一套?”

    “戒色,你出家之前是做什么的?可有婚配?可有子嗣?”

    邱明现在满脑子都是嘴里喊着戒色,戒色,戒色的家伙,他发现根本没法背诵经文,这种感觉是不就是走火入魔?

    这个胖子法号不应该叫戒贪,应该叫戒言!

    算了,这一趟坚持上去好了,吃过饭他在自己下山挑两趟水就够了,还能赶得上在天彻底黑之前回到寺庙。

    “戒贪师兄,你快走几步吧,万一上山后饭已经做好了,没准备你那份怎么办?”

    戒贪果然脸色一变:“师弟说的有道理,那师兄就先上山了,晚上我们再聊天。”

    说完,两条小短腿飞快的捣腾,一溜烟似的上山了。

    邱明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终于可以安安静静的念经了。晚上聊天?鬼才愿意跟你聊天!

    等到了山上,邱明看到戒贪正在跟戒嗔、戒痴聊天:“二位师弟,你们不用感谢师兄过来帮忙,等回头菩萨赏赐什么,我拿一半好了。”

    嗯?

    菩萨赏赐什么?

    邱明现在不再是不信这些的无神论者了,他可是亲自验证了经文的神奇,也亲眼看到了菩萨显灵,降下一道金光钻入到胡汉的身体里。

    他也知道了戒嗔和戒贪来干什么,加固封印,不让菩萨像下面镇压的大魔头跑出来。

    邱明觉得很无奈,明明说是大魔头,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不知道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为什么不干脆灭掉?

    镇压干什么,大魔头难道还能度化不成?

    他现在想的是,自己怎么参与其中,说不定菩萨也会给他一些好处,不知道有没有三根救命毫毛啥的。

    戒贪还要说什么呢,就看到门外邱明在那探头探脑的偷听,他面露不悦:“戒色,在门口干什么呢,还不进来!”

    邱明张大了嘴巴,这什么情况,这个小庙不是戒痴的师父掌管么,那也就是他的便宜师父,这个戒贪一来怎么就摆出一副老大的样子?

    “戒色,戒贪师兄你也见过了,他是无心师伯的大弟子,佛法修为高深,这次来帮忙加固镇压大魔头的封印。”戒痴解释了一句。

    “是主导这次加固封印。”戒贪强调道。

    从其他三人身上的佛性就能看出来,比他差远了。更何况他是师兄,当然是以他为主,不管这是谁的寺庙。

    而且主导的话,菩萨赐下的东西,他就有理由多分了。

    邱明看到戒痴和戒嗔脸上都露出不悦的神色,明显都不太服气这个师兄啊。而且这个戒贪他看着也不爽,一个NPC,嚣张什么!

    “戒贪师兄,你怕老鼠吗?”

    “我为什么要怕老鼠?我只怕伤害了老鼠的性命。佛祖有云,扫地恐伤蝼蚁命,我辈当如是。”戒贪脸上挂着一幅慈悲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什么高僧呢。

    不过这是不是标准答案啊,他问过戒痴和戒嗔,那两个和尚也是这么说的。只希望是真的才好,千万不要到时候老鼠打翻了烛台,本来只要赶紧灭火就行了,没有水可以将纱帐扯断啊。

    结果三个人慌得四处乱跑,失去了救火的最佳时机。万一将那个大魔头放出来,他不但任务没能完成,弄不好还会被大魔头干掉,那就太亏了。

    因为多了戒贪,所以戒痴又熬了一锅小米粥,多炒了一个青菜。

    但是,他们还是小看了戒贪的饭量。如果不是邱明先抓了一个馒头,又盛了一碗粥,恐怕他连半饱都混不上。

    戒贪跟饿了三天似的,哪儿是吃饭啊,简直就是往嘴里塞。邱明要跟戒痴谈谈,明天的馒头个头一定要大一些,因为他们都不会有吃第二个馒头的机会。

    虽然说这个馒头只有半个拳头大,但是戒贪一口一个也太过分了吧?

    如果不是看着戒贪身上那鲜亮的黄色僧衣,还真以为他是什么吃不上饭的小庙来的贫僧呢。

    吃了饭,邱明再次去挑水,三个和尚聚齐了,真正的故事,要开始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