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挑完水,天已经全黑了。他看到戒痴他们三个都在大殿念经呢,算是做晚课。

    “戒痴,这个心经我都已经会背了,是不是有新的经文教给我?”邱明很想学习新的经文,一个最基础的经文都如此神奇,那么更高深的,岂不是会更加神奇?

    “你想学《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这个要师父首肯才行,而且你佛性不足,根本无法修习。”戒痴瞥了一眼邱明,一边说还一边摇头,似乎是在说邱明好高骛远。

    佛性不足?

    邱明看了看自己,再看看戒痴他们三个,你从哪儿看出来我佛性不足了?

    好吧,邱明的内心是绝对不想当和尚的。限制太多,还要保持一个光溜溜的脑袋,那天对着水潭他看了一眼,光脑袋的自己丑爆了。

    “戒痴,我一心向佛,这你应该清楚啊。而且你不是说师父外出云游,不知所踪么。难道师父一年不回来,你就一年不教我新的经文?”

    “戒色!做晚课的时候,怎可如此懈怠?听说你连字都写不好,以后如何誊写经书?如何传播菩萨的光辉?马上去把心经默写一遍,明天我要检查!”

    戒痴还没说什么呢,戒贪就走到邱明面前,上来就是一通训斥,居然还罚默写经文,邱明感觉自己回到了中学时代。

    他早就看这个戒贪不顺眼了,处处摆出一副大师兄的样子,什么事儿都想插手,这又不是戒贪的寺庙,他凭什么管这么多?

    而且戒贪那一米五不到的身高,邱明面对他时,内心有着极大的自信。正好,拿这个胖球试试身手,不过就算打赢了,胖揍是如何界定的?

    就戒贪这身材,不可能打的再胖了吧,明显身上已经全肿着呢。

    邱明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戒贪:“胖子,我忍你很久了。这是我师父的寺庙,不是你的。还有你是来帮忙的,不愿意帮就走,别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跟戒痴说话,轮不到你指指点点!”

    邱明内心狂吼,动手啊,你先动手,一会儿我揍你的时候内心就毫无顾忌了,而且说不定戒痴和戒嗔还会站在我这边呢。

    戒贪大怒:“戒色,你敢这么跟师兄说话,看来我要代无尘师叔好好管教一下你了。”

    说着,戒贪就伸手来抓邱明。

    邱明根本没躲,等着戒贪抓住之后他才准备将其甩开,但是他脸色一下子变了……戒贪的手跟钳子一样死死的钳住他的手腕,他根本无法挣脱!

    “身为师弟,顶撞师兄,看来要让你明白,为什么师兄要尊敬了。”

    邱明趁戒贪说话的功夫,忽然往地上一躺,将戒贪的身体也拉的前倾。然后他伸出右脚,蹬在戒贪的肚子上,将戒贪直接甩出去。

    戒嗔和戒痴都吃惊的看着邱明,他竟然敢跟戒贪动手?而且那个在地上滚动的肉球,真是那个他们认识的戒贪师兄吗?

    邱明跳起骑在戒贪身上,上来就是一记封眼锤,同时嘴上还大声说道:“在菩萨面前,你还敢打我?”

    戒嗔和戒痴都傻眼了,戒色这是在说什么,明明是他在打戒贪好不好?

    戒贪被打蒙了,他嗷的一声将邱明掀翻,然后就准备还手的时候,戒嗔和戒痴都上来拉住他:“戒贪师兄,菩萨面前,不能动手啊。妄动嗔念,妄动嗔念。”

    戒贪怒视这两人,好气啊~

    刚才戒色偷袭我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不能动手,你们怎么不说妄动嗔念,你们拉着他了吗?

    现在我要还手了,你们却来拉着我,什么意思你们?

    邱明大喜,看来他们也都讨厌戒贪啊,这明显就是拉偏架。

    “戒贪,无心师伯叫你来是干什么的?你敢耽误大事?”邱明再次借用他人的名头,来压制戒贪。

    “是啊,师兄。我们来这儿都是长辈吩咐,我师父是说让我来帮戒痴师弟,而且这庙宇毕竟是属于无尘师叔的。”戒嗔也劝说道。

    “好哇你们,联合起来了是吧?等着事情结束的,看我怎么教训你们!”戒贪气哼哼的说道。

    等戒贪离开后,邱明分明从戒嗔和戒痴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些喜意,他感觉自己动手,好像也是他们俩所希望看到的。

    戒嗔就算了,戒痴这个小和尚,看来也是一个小滑头。

    “戒色,你怎么能在菩萨面前,跟戒贪师兄起了争执?快点诚心悔过,请求菩萨的原谅。”戒嗔说道。

    “菩萨也没拦着我打戒贪啊,再说了,是他先动的手!”邱明开始讲歪理。同时他偷偷看了一眼菩萨像,好像没什么变化。

    “戒色,刚才有件事我还没来得及说,我没资格教你《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但是戒贪师兄可以。他精通多种经文,佛性深厚。可惜现在他是不会教你了。”戒痴幽幽的说道。

    邱明瞪大眼睛,小秃驴,你一定是故意的!

    如果早知道戒贪能传他更高深的经文,邱明才不会在意戒贪的那些坏脾气呢。就这种性格的人,稍微拍两句马屁,就能哄得他乐呵呵的。

    邱明转头又冲着戒嗔挤出一个笑容:“戒嗔师兄,你可以教我《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吧?”至于悔过什么的,被他选择性的忽略了。

    戒嗔摇摇头:“你佛性不足,还是先把基础打好吧。”

    “戒嗔师兄,到底什么是佛性?”邱明追问道。

    总感觉他们是在是在忽悠人呢?佛性,多么唯心的说法啊。

    就像有人想学表演,结果对方看了一眼,给出答复,你不行,你不是这块料。你都没教,怎么知道我不是这块料?

    “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凡夫以烦恼覆而无显,若断烦恼即显佛性。我们修习佛法,也即修得佛性。”

    说的太好了……可惜邱明完全听不懂。

    看来戒嗔也无法简单的解释清楚什么是佛性,但是邱明却隐隐有了猜测,菩萨赐给胡汉的那道金光,应该就是佛性的一种吧?

    要不自己也多拜拜菩萨,让菩萨多赐一点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