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痴,这个烛火要燃一晚上的吗?”邱明拉住想要回去的戒痴问道。

    “佛灯长明,这一根蜡烛可以燃烧四五个时辰,天亮十分才会熄灭。”

    “戒痴啊,我不是跟你说过,这蜡烛晚上这么燃烧很不安全。你看这样好不好,以后每天让人轮流在这里守夜。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听过没有?”

    “殿门关闭,这里不会有风,而且这个蜡烛一定要照亮菩萨像,否则大魔头就有可能跑出来。”

    啥玩意儿?点个蜡烛,还跟大魔头有关?

    “就算没有风,万一有老鼠打翻烛台怎么办?肯定会有火灾发生,到时候怎么办?”邱明坚持道。

    “你说了好几次会有老鼠打翻烛台,可是这庙里根本没有老鼠洞,而且因为这里镇压着大魔头,根本一只小动物都看不到,哪儿来的老鼠?”戒痴反问道。

    邱明语塞了,这个小和尚油盐不进啊。

    “谁说的,我今天在山下就看到了一只大老鼠!”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戒色,回去睡觉吧。”

    邱明无奈,只能回到房间,他在想,要不要趁机胖揍戒痴一顿,居然不相信他。

    刚才他跟戒贪动手,发现戒贪这个所谓的大师兄,佛性高深的家伙,打架的时候也就那么回事儿,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看来佛性修为高深,也不太能增加打架的实力,老话不是说过,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让邱明多多少少有些失望。那他回到现实世界,岂不是做不了大侠了?

    还好他试验了一下,要是在现实世界他路见不平,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弄不好把自己也搭进去。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戒贪在挨揍的时候,没来得及念经,如果一边念经一边动手,说不定就化身超人了!

    临出来的时候,他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大殿,确实没有老鼠,他这才回去房间。

    邱明其实已经有些着急了,他来了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要是返回显示世界的时候,毕业答辩都过去了,那他怎么办?

    这个经文虽然神奇,可也是只能帮他恢复一些体力,让他力气大增罢了,靠着这个能找工作吗?去当力工?或者可以当运动员扔个铅球、铁饼啥的。

    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呢,他很想快点完成任务,早日回到现实世界。也不知道任务完成抽奖是什么意思,能够抽到什么?

    脑海中都是这些事,邱明很晚才迷迷糊糊睡着。

    早上起来,他照例挑着两个水桶下山,其实有个大缸足够他们用两天的,但是邱明还是将小缸里面的水都舀到大缸里,然后再次给小缸打满,坚持了这么多天的任务,可不能停。

    等挑完水,戒痴已经做好饭了。贪看到邱明,冷哼一声,坐下后抓起馒头就吃,根本没有一点客气。

    邱明现在想要跟戒贪缓和关系,他想忽悠戒贪教他《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啊。想了想,他有了一个好主意。

    “戒嗔、戒痴,午休时候,咱们来斗地主啊?”邱明故意大声说道。

    戒嗔和戒痴其实也想玩,他们点点头答应下来,戒痴还邀请戒贪也一起参加。

    戒贪也想到来之前他师父交代过,要跟师兄弟和睦相处,而且他也很好奇,他们口中的这个斗地主到底是什么,去山下行侠仗义,劫富济贫?但是这不是佛门弟子所为啊。

    午休时候,戒贪看到邱明在那里洗牌,然后面带不屑。不就是叶子戏么,还什么斗地主。不过这个叶子戏倒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张牌?

    而且要么把牌一次都抓完,要么一次抓几张,这种抓到最后留下三张的是什么玩法?

    还有这个天神下凡是什么意思?这个玩法,看起来好有趣啊。戒贪也想参与,但这是三个人的游戏,他在旁边挠头,几次在戒痴耳边咳嗽。

    “戒贪师兄,你会玩了吧,你来玩几局?”戒痴主动让出位置。

    邱明这时候说道:“戒贪,你要是赢了,我站这儿让你打一拳。你要是输了,也让我打一拳。还有戒嗔、戒痴,你们也是一样,谁输了三局就换人,敢不敢玩?”

    戒嗔皱着眉头:“戒色,你这是什么规矩,我们玩游戏,怎么能动手?”

    戒贪这时候大声说道:“好啊,我同意。”

    他早就想报昨晚挨打的仇,正愁没有借口呢。现在邱明主动送上门来,他还怕什么?

    邱明设下这个赌注,就是为了有机会胖揍三个和尚各一次。昨天算是打了戒贪,他也觉得应该能收拾了戒痴这个小家伙,只要他跟戒贪一样,不念经就是战五渣。

    但是戒嗔他可没有把握,万一动手了,哪怕戒嗔没有什么神奇的能力,凭借那两米的身材,邱明就没任何必胜的信心。

    万一这个戒嗔还有一些什么手段,那他不就是变成被胖揍的那个了?

    第一局,戒嗔赢了,他轻轻在戒贪和邱明身上各打了一拳。

    第二局,又是戒嗔赢了。

    第三局邱明赢了,他冲着戒贪狞笑:“戒贪,你会不会输不起?”

    戒贪一看邱明的表情,就知道邱明要下狠手,他面带不屑,昨天是不小心,今天我就站在这儿让你打,你能打疼我?

    戒贪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既然答应了,那么肯定不会反悔。”

    邱明猛地一拳打出去,嗷~的一声将拳头收回来,玩命的甩手。戒贪这是练了金钟罩吗,他感觉自己锤在了铁板上一样!

    而且他刚刚明明仔细看戒贪的嘴唇了,没有念经啊。难道说,戒贪可以默念?

    他也才发现,昨天明明狠狠的打中了戒贪的眼眶,正常情况下,被这么打了的人肯定眼泪不止,不是被打哭,这是生~理反应。

    可是戒贪昨晚根本没有流泪,现在眼眶也没有任何青紫的痕迹,这些他现在才注意到。

    他现在看到戒贪在冲他狞笑,他明白一旦戒贪赢了,那么他肯定要被狠狠的打上一拳。而且戒贪能够防住他的打,戒嗔和戒痴是不是也行?

    看来胖揍三个和尚的支线任务,他是没机会完成了。而且倒霉催的,他为了完成任务做出了如此作死的行为,恐怕今天要被胖揍的是他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