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贪内心在想,一会儿他赢了的时候,该如何虐邱明呢,但是他忘记了之前定好的规则。

    “戒贪,你输了三局,该换戒痴玩了。”邱明一脸得意的看着戒贪,想打我,也得有机会才行!

    看了看戒嗔,邱明轻轻打了一下,生怕又打中一个铁板。

    又是几局结束,该换人了,戒贪上场,但是邱明下场休息了。

    “诶呀,我还要去打水,你们玩吧。”说完,他就马上跑了。

    戒贪气的直哆嗦,在戒嗔和戒痴的劝说下,才继续坐下跟他们玩。

    邱明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躲开了,没想到戒贪竟然如此厉害。

    没人注意到,在邱明挑着两个空桶下山的时候,一只灰毛老鼠,已经出现在小庙外面。

    今天因为水缸里面的水没有用完,他挑了三次就挑满了,回到僧舍的时候,看到他们仨还在斗地主呢。

    “戒色,正好,到你了。”戒嗔直接把邱明按着坐下,“我去喝点水,上个茅房。”

    邱明忽然觉得自己挑水速度越来越快不是好事了,要是晚一点回来,赶上做饭的时候多好啊。

    这个小庙,为什么只有早课和晚课,就不能有午课吗?

    人越是担心什么事儿发生,什么事儿就越是会发生。第一局,邱明就输了。

    戒贪握着圆滚滚的拳头看着邱明:“戒色师弟,现在你跟师兄道个歉,我就不打你了。”

    “多谢戒贪师兄,是我玩笑开过了,抱歉。”邱明十分痛快的认怂了。

    戒贪胸腔急速的起伏,戒色怎么就道歉了?他身为大师兄,难道还能食言不成?但是不打戒色一顿,他胸中这口气真的出不去啊!

    “戒贪师兄,我记得上山的时候你跟我说过,有空教我两手,保证我能挑着水一口气上山,现在正好有空,不如现在就教我好了。”

    戒贪都惊呆了,这个戒色怎么脸皮如此之厚,这时候居然还好意思让他教一些秘术?

    邱明看到戒贪那变幻莫测的表情,对着戒痴说道:“戒痴师兄,师父是否说过他离开后,会有同门师兄照顾我们?”

    戒痴一脸茫然的看着邱明,师父说过吗?再说了,你根本没见过师父啊!

    戒贪想到临行前师父告诫他的话,这个无尘师叔极为护短,如果要是他欺负戒痴和戒色被知道了,恐怕免不了一番处罚。

    这个戒色肯定是知道这些,才有恃无恐,敢于顶撞他这个师兄的。你不是让我教你两手吗?好,那我就教你最基础的,也只有两手,还是从一套秘术中分拆出来的!

    “戒色,无尘师叔不在庙里,那么师兄肯定会照顾你们的。我说了要传你两手,那就肯定不会骗你。来,跟师兄到我房间去。”

    邱明知道,他又赌对了。在挑水的时候他就在想,该怎么避免自己挨揍,唯一的办法,就是扯大旗。

    戒痴有些呆呆的看着邱明跟着戒贪离开了,戒贪师兄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而且你俩都走了,谁来玩斗地主啊?

    “戒色,我传你一式不动明王印,看好我的手势。”

    进入房间,邱明还没问呢,戒贪就开始展示。邱明只看到戒贪双手不停的变化,他根本什么都还没看清呢,就听见戒贪问道:“看清楚了吗?再传你一式口诀,唵苏婆哞……”

    邱明就看到戒贪身上似乎闪过一道金光,难道这就是那个疑似金钟罩的法术?

    “戒贪师兄,我没看懂,也没记住,你能慢点吗?”邱明感觉这一刻他比考前老师给划题的时候还认真。

    金钟罩诶,这要是练会了,回到现实世界,就算不能用来打人,但是也不怕被人打了啊。

    戒贪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邱明还真挺诚恳的向他请教。他今天才知道,邱明修习心经不过几天而已,身上能有如此高的佛性,莫非真的是戒嗔说的佛子转世?

    “这个叫不动明王印,我慢慢展示给你看,你认真点学。我说的这个口诀叫做降三世明王心咒,如果你佛性达到一定程度,那么直接结手印,或者内心默念咒语,都能有相同的效果。”

    邱明学习的时候,他觉得好像要把自己的手指头打结了一样,看戒贪那胖乎乎的小短指都能行,没理由他不行啊。

    邱明再次有了浓浓的挫败感,他竟然不如这些看起来头脑简单的NPC,看来菩萨也认为,他不适合当和尚。

    戒贪使用的时候明明身上有一道金光,他这什么感觉都没有啊。

    他不知道,戒贪都看呆了,这个邱明果然佛缘深厚,这个不动明王印,他学了三天才能完整的结印,这个戒色竟然现在就学会了!

    虽然说没什么效果,那是因为戒色的佛性还不足,修习佛法的时间太短,如果配合咒语一起施展,肯定结果就不同了。

    “戒色师弟,我再传你第二招,叫做大金刚轮印,可以治疗身上的伤势。你看好我是怎么施展手印的。这个配合的咒语叫做金刚萨埵心咒,你听好了……”

    邱明练会了手印,咒语也背下来了,但是一边结手印,一边念咒语他就不行,似乎一分心就出错。

    “戒贪师兄,为什么还是使不出来?”

    “欲速则不达,你身上佛性不足,自然无力支撑这种高深的秘法。心经为根本,什么时候你不需要念出来,还能在心中观想出菩萨或者明王像的时候,那么你就可以从山下轻松的挑着水上山了。我在十年前,就已经能轻松做到这一点了。”

    戒贪此时高昂着下巴,这回你知道我为什么是大师兄了吧?至于他今年快三十岁,修习佛法二十多年的事儿他自然是不会说的。

    邱明点点头,难怪戒嗔和戒痴都不敢顶撞戒贪呢,看来他还真是比较厉害。而且这个心经果然他还没修炼到家,原来还可以在心中观想出菩萨像啊。

    “那戒贪师兄,你学习刚才这两个手印用了多久?”邱明想要看一看自己与戒贪之间的差距。

    戒贪脸色一变:“那个~~到了晚饭的时间,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做晚课呢。对了,好好练习基础,不要好高骛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