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也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所以这两个手印没有完全掌握之前,他也不会再去打扰戒贪。

    吃过晚饭,大家各自做晚课。邱明慢慢的敲着木鱼念经,戒嗔面前摆着木鱼,但是没有敲,他被邱明那个古怪的节奏搞怕了。

    在他们都没有注意的时候,一只灰毛老鼠,在大殿的门口探头探脑。

    这只老鼠格外的胆大,直接从大殿正中快速穿过,钻入供桌的下面。

    邱明隐约看到了什么东西从大殿穿过,他却什么都没看到,难道念经时间太长,还会眼花?

    在菩萨像下面深处的一个洞里面,那只硕大的灰毛老鼠眼神中流露出了兴奋的神色。辛苦了这么久,它终于是引来了一个子民。

    这个小庙外面竟然还有阵法,一般的动物,根本无法靠近。要不是它趁着封印松动的时机,施展了一些力量,这个子民也无法进入小庙。

    哼,你们以为可以困住我?我也是有子民的,我是黑风大王,这次就让我烧了你们这个破庙,彻底毁掉封印。

    从此逍遥自在,再也不会用在这个小洞里窝着了!

    邱明念完经文,随意向着菩萨像那边扫了一眼,正好看到一只老鼠顺着供桌的桌腿爬上去,他马上跳起来,老鼠终于是来了!

    “戒色,你在干什么!”戒贪训斥道,“行事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嘘~~有老鼠!”邱明小声说道。

    戒贪一回头,正好看到一只灰毛老鼠在供桌上爬呢,给菩萨的贡品,怎么能让老鼠偷吃?

    戒贪马上跑过去,挥手将老鼠赶下去。戒嗔和戒痴也联手,将老鼠赶出大殿。

    邱明长大了嘴巴,他刚才都没敢大声说话,就是怕把老鼠吓跑了。这倒好,那三个家伙竟然直接把老鼠赶走了!

    什么时候,老鼠才会再次出现?

    老鼠要是不打翻烛台,点燃纱帐,他的任务怎么完成,他怎么回到现实世界?

    就算是他在这个世界体验了再美的风景,学会了再神奇的经文,要是不能回到现实世界,他也是不愿意的。

    或许这种地方,那些岁数大,或者看破红尘的人愿意生活,但是邱明不愿意,他回去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你们干什么?”邱明看到老鼠跑出大殿顿时急了。

    “戒色,你在干什么?老鼠要偷吃给菩萨的贡品,如果你怕老鼠可以跟我们说,你竟然就眼睁睁的看着?!”戒贪怒斥道。

    这回戒贪、戒嗔、戒痴三人明显都是一个态度,认为邱明做错了。

    邱明怎么解释,难道说我就是要老鼠打翻烛台,然后给庙里放一把火?邱明敢肯定,他要是那么说了,或许都不用戒贪出手,戒嗔就能上来锤死他!

    戒痴对戒贪说道:“戒贪师兄,戒色玩心太重,不要太过责怪,他已经知道错了。”

    邱明嘴角抽搐了两下,被一个小学生模样的人说玩心太重~

    “三位师兄,我错了。这样,为了防止那只老鼠再回来,今晚我来守夜,保证贡品不会被老鼠偷吃。”邱明拍着胸脯说道。

    等大殿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老鼠肯定还会回来的。因为戒贪来了之后,厨房就再也没有剩饭剩菜了,做多少好像都不够吃。

    “嗯,还要在菩萨面前诵经,请求菩萨的原谅。”戒痴补充道。

    邱明瞥了戒痴一眼,菩萨什么时候吃过贡品?这贡品最后还不都是落入了你的肚子。他严重怀疑,戒痴也如此生气,就是因为老鼠要动原本属于他的好吃的!

    邱明应下来,看着三个和尚离开后,他将蒲团挪到柱子后面坐下,一定不能吓到那个小老鼠,这可是他完成任务的关键NPC!

    等了快半个小时,邱明也没看到那只老鼠再次出现。这是咋回事,难道吓得跑到庙外面去了?

    不应该啊,做晚课之前,庙门关上了,老鼠肯定还在庙里!

    此时地下那个空间里,巨型灰毛大老鼠也在暴怒。

    岂有此理,眼看着就快成功了,居然被那几个小和尚发现了。

    如果把这个小庙烧了,哪怕只是推倒那个烛台,整个封印阵法就会发生变化,它就有把握冲破阵法,逍遥自在。

    只是它的那个子民,现在被吓坏了,不敢再靠近大殿,它在努力安抚呢。

    邱明从柱子后面出来,借着微弱的烛光,他四处看了看,老鼠还是没有出现,莫非是在院子里呢?

    邱明想了想,得把这只老鼠引过来,反正任务只是要求他及时扑灭老鼠打翻烛台引发的火灾,避免寺庙被烧毁而已,至于老鼠是怎么来的,这个没说吧?

    从供桌上拿了一块糕点,在手里捏碎,邱明走到大殿门口,撒了一点在地上,然后用糕点的渣子弄成一条线,一直引到供桌的下面。

    老鼠不来,那就请它过来!

    巨型灰老鼠刚刚安抚好了那只小老鼠,这种有一点灵智的子民可不好找,但是麻烦的也是这一点灵智,变得比一般的老鼠更加的胆小,尤其是能感受到寺庙里菩萨像的威压后。

    戒痴躺下后,总觉得戒色今天有些奇怪。

    而且戒色上山其实就有些奇怪,哪有人有田地、有房屋、有未婚妻还想着要出家的?

    难道说,这个戒色来到寺庙,是有着特殊的目的?

    还有他最初出现的时候,穿着那一身古怪的衣服。如果不是戒色修习佛法速度很快,差点就让他以为戒色是来救大魔王的了。

    戒痴睡不着,觉得让戒色一个人守着大殿太辛苦了,他打算一起去守夜,免得对方孤单,没有人比他更能体会孤单的可怕了,他一个人可是在小庙生活了很久啊。

    小老鼠嗅到了糕点渣子的香味儿,在大殿门口吃了起来。邱明看到后,内心在狂吼,吃个屁糕点渣子啊,往里走,供桌上有整块的,随便吃,盘子端走都没问题!

    地下大洞中的巨型老鼠也有些生气,这个子民灵智还是太低了,根本不通教化。这时候还顾着吃,先把烛台打翻,把我放出来,你要吃多少糕点没有?

    戒痴走到大殿的时候,看到地上有一些散落的糕点渣子,而一只老鼠正顺着往里爬呢。尤其是他看到师弟戒色,正躲在柱子后面探头探脑的偷看,而地上还有一些糕点渣子,一直通到供桌脚下。

    戒痴懵逼了,他看见了什么,戒色这是在……喂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