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和尚不杀生,但是也不会用贡品来喂老鼠啊!

    邱明也看到了戒痴,菩萨保佑,千万不要让戒痴大喊大叫,再把好不容易引来的小老鼠吓跑了。

    或许菩萨根本不会保佑他,那就祈求三清老祖吧,故事里一般道家和佛家不都是对立面么。

    戒痴看到邱明竖了一根手指在嘴唇前,脸上带着祈求的神色,然后冲着他神神秘秘的招手。他内心也充满了好奇,想知道邱明到底在干什么。

    “戒色,你这是在干什么?”

    “小点声,看好了,这是什么?”邱明指着那只已经跑到供桌下面的老鼠问道。

    “老鼠啊,还能是什么?”戒痴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邱明,难道戒色连老鼠都不认识?

    “戒痴,你仔细想想。菩萨像下面镇压这大魔头,寺庙附近,哪怕是山下都没有任何小动物,这只老鼠是哪儿来的?”

    戒痴成功被邱明的话题吸引,整个人都愣住了。对啊,这只老鼠是哪儿来的?

    莫非,这只老鼠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或者说,跟大魔头有关?

    “戒痴啊,菩萨给我托梦,老鼠会打翻烛台,点燃纱帐,最终目标是烧毁大殿,烧毁寺庙。所以我才说,应该挪动烛台的位置,或者将纱帐扯掉,供桌上的布也应该换掉。”

    戒痴对菩萨那是有着百分之百的信任,邱明扯虎皮做大旗,戒痴果然相信了。因为他知道,菩萨确实是可以托梦的。

    “可是既然你知道,怎么还让老鼠上了供桌?”戒痴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

    “诶呀,你先别问那么多了,快去拎两桶水来,一会儿用来灭火。小心点啊,别吓到它。”

    戒痴挠着光秃秃的脑袋走出大殿,这个戒色到底要干什么?不行,这件事得问问两位师兄。

    小老鼠爬上了供桌,低头开始吃糕点。

    邱明和下面的巨型老鼠都在心里大骂,吃什么吃,赶紧把烛台推翻了点火啊!

    似乎是邱明的祈祷被神佛听见了,老鼠停止了吃东西,看向了烛台。小腿飞快的捣腾,跑到了烛台边上。

    推啊,快推啊!

    小老鼠的眼神中有着一丝惧怕,但是很快抖动了一下,变成了茫然。

    它用力一撞,一个烛台倒了。但是跟邱明记忆中不同的是,小老鼠竟然又爬向了另外一个烛台。

    邱明觉得不对劲了,这个老鼠打翻烛台不是巧合,而是故意的!

    否则那边已经要起火了,小老鼠不跑,怎么还去推第二个烛台?难道说,这个小老鼠真的是跟大魔头有关?

    不好,那边纱帐已经被点燃了,戒痴怎么还没回来?

    邱明猛地冲过去,一把将被引燃的纱帐扯下来,用脚狂踩。

    ……

    戒痴敲门,将戒贪和戒嗔都唤醒,把他看到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还是一脸的疑惑。

    戒贪大惊:“不好,戒色佛性不足,恐怕是被大魔头控制了。戒嗔,你去厨房提水,戒痴,快跟我去大殿,先抓住戒色!”

    邱明刚刚将一边的纱帐扯断,好不容易踩灭了,就看到另外一边的烛台也引燃了纱帐。

    更让他惊惧的是,那个烛台竟然反向倒向了老鼠,并且烛火伴着蜡油正好落在老鼠身上,腾的一下,火苗窜起来了。

    邱明张大了嘴巴,就TM知道这个任务没那么简单!

    他看到一只浑身冒火的老鼠在供桌上穿行,然后跑下供桌,爬过蒲团,将地上的蒲团也引燃了。

    蒲团就是黄布包裹着干~草而已,这个比木质的供桌可好烧多了。

    邱明将另外一边的纱帐扯下来,然后将供桌上正在燃烧的桌布一把拽到地上,拼命的用脚踩。

    戒贪和戒痴来到大殿的时候,正看到戒色疯狂的将供桌掀翻,贡品散落一地,香炉也已经被打翻,香灰和蒲团燃烧的烟尘飘荡在整个大殿。

    一只浑身冒火的老鼠在大殿内四处乱窜,将大殿里面的蒲团全部点燃。

    不好,戒色果然是被大魔头控制了!

    “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救火啊!”邱明怒道。

    就这一眨眼的功夫,刚刚被踩灭的纱帐再次被火老鼠引燃了,邱明一个人真的是分身乏术。

    他跳上菩萨像,将菩萨手中的瓷瓶拿下来,泼在正燃烧的纱帐上。

    戒贪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到邱明已经把瓷瓶拿下来,水倒光了。

    完了,邱明竟然将镇压大魔头的法器取下来了,这回危险了。

    “戒色,你在干什么,快把玉净瓶给我放回去!”戒贪吼道。

    邱明看了看手里的瓷瓶,这个叫啥?玉净瓶?名字起的挺唬人,有啥用啊?还爬上去放回菩萨的手里,哪还有时间灭火了?

    “赶紧灭火啊,管这个破瓶子干什么?”邱明随手将瓷瓶放在空荡荡的供桌上,瓷瓶微微摇晃,戒贪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千万不能碎啊!

    戒嗔拎着两桶水快步跑过来,正要进门的时候,一只浑身冒火的老鼠正好跑到脚下,他吓了一跳,本能的躲闪。

    哗~~

    两桶水全部打翻了,将那只老鼠身上的火浇灭了,老鼠倒在地上抽搐,眼看着是活不成了。

    四处放火的罪魁祸首算是伏诛了,但是水全撒门口了,那纱帐和供桌上的布能够踩灭,蒲团可踩不灭啊。

    “再去打水啊,戒痴你也去,戒嗔你直接将小缸抱过来!”邱明一边喊,一边轮着香炉砸一个正在燃烧的蒲团,香灰与草灰齐飞。

    在菩萨像下面的空洞里,那只巨型的灰毛老鼠正在得意的大笑。

    成功了,那个子民虽然完了,但是它可以出去了!

    大殿成功被搅得天翻地覆,烛台倒了,香炉翻了,就连菩萨手中的法器玉净瓶也换了位置。

    那个用糕点渣将它的子民引过来的小和尚,真是太可爱了!

    洞里刮起一阵风,夹杂着一些沙土,让巨型老鼠的身影慢慢的看不清了。一条通往地上的洞口出现,原本堵住洞口的金光变得暗淡许多,黑风穿过,洞里面巨型老鼠的身影消失了。

    戒痴拎着两桶水跑过来,戒嗔抱着那口小水缸也跑过来,但是他们忽然感觉到了大殿的震动,或者说整座山都在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