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算是理解为什么动画片里看到小老鼠的时候,三个和尚跳着脚乱跑了,原来是受到了这只老鼠精的影响。

    但是他没空理会,看样子老鼠精也就是会尖叫罢了,没啥别的本事。大不了就让这只老鼠精跑掉,不是说戒贪他们三个还有师父么,徒弟搞不定,师父还搞不定?

    哗,一桶水浇到一个蒲团上,再次将一个蒲团熄灭。

    不过这时候邱明发现了一个大问题,蜡烛都熄灭了,现在大殿里就只有一个蒲团燃烧的光亮。如果都灭掉,他们是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戒痴,快去帮忙啊。”邱明在戒痴耳边大声喊道。

    戒痴眼神恢复清明:“戒色,去把玉净瓶找来,灌上水,然后放回到菩萨的手里,快点!”

    啊?这都什么时候,还注意菩萨的仪态?

    邱明忽然想到戒贪对这个瓷瓶也格外的重视,莫非这是一个宝贝,有什么神奇的功效?

    邱明将瓷瓶拿过来,从水桶里灌满了水,将有些干枯的植物插回去,然后开始往菩萨像上爬。

    踮起脚尖,将瓷瓶放回到菩萨的手里。他似乎看到眼前闪过一道金光,那瓷瓶中本来有些打蔫儿的植物,竟然重新恢复了生机!

    就凭这一点,这个瓷瓶就是宝贝啊。或许没什么用,但是卖给那些不差钱的土豪,绝对是天价!

    邱明眼珠子乱转,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应该有提示吧,到时候说什么也要把这个瓷瓶划拉走。

    对了,还有那个木鱼,还有戒贪他们带着的佛珠,说不定都是好东西!

    老鼠精看到三个和尚重新将它围住念那讨厌的经文,它眼珠一转,猛地转身,尾巴抽中了戒痴的胸口,戒痴轱辘到了墙边才停下。

    “戒痴,你没事儿吧。”

    虽然说邱明将三个和尚当成了NPC,但是毕竟一起生活了好几天,跟戒痴生活的时间还是最长的,他多少有一点感情。

    不管怎么说,那个老鼠精是反派大魔头,戒痴是人,他总不会去关心老鼠精怎么样。

    “戒色,将供桌挪回去,烛台放回原本的位置点燃,菩萨就能降下神通帮助我们了。”戒痴一脸的虚弱,抓住邱明的胳膊,交代如何布置阵法。

    邱明不疑有他,赶紧去找熄灭的烛台。拿着两个烛台,借着那个还在燃烧的蒲团点燃了蜡烛,他也没忘记马上将蒲团用水泼灭。

    咦?为什么没有任务完成的提示?

    火灾明明已经解除了,只烧了几个蒲团、纱帐和桌布,还都没有烧完,这应该算是阻止了寺庙被烧毁吧?难道说烧了这么点东西也不行?或者说他应该在老鼠打翻烛台的时候就赶紧将火灭掉?

    算了,没时间管这些,总要先把这只老鼠精制住,万一这货咬人怎么办?

    邱明刚刚端着两个烛台站起来,就看到一个黄色的肉球滚过来,他连躲闪都来不及,直接被撞翻了。

    戒贪辣么臭屁的家伙,也不是那只老鼠精的对手吗?

    最让邱明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一根蜡烛掉下来,直接被戒贪压成了蜡片儿,现在他只有一盏烛台了。

    “哈哈哈哈~~就你们几个小家伙,也敢跟本王斗?今天我不但要离开,还要毁了这个寺庙,也要吃了你们!”

    “看你们的血肉精气充足,就知道肯定是大补之物,说不定本大王还能更进一步,化成~人形呢!”

    邱明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炸起来了,这只老鼠精,竟然要吃人!

    三个和尚的世界,他原本以为就是救火而已,还说为什么主线任务比支线任务简单许多。无论是每天挑一缸水,还是胖揍三个和尚各一次,那都格外的难。

    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任务还没完成,因为这只老鼠精也要毁了寺庙,看来不搞定这个家伙,任务是无法完成了。

    邱明眼睁睁看着老鼠精立起身体,一记摆拳,击中戒嗔的下巴,戒嗔差点就被K.O了。

    尼玛,这是老鼠精,还是袋鼠精?

    刚才不是还玩声音的战争么,这一会儿功夫,怎么就改成肉搏了?

    戒贪、戒嗔、戒痴三人身上笼罩着一层金光,而老鼠精身上则似乎有些灰蒙蒙的,烛光太暗,他看不清。

    “戒痴,蜡烛少了一根,哪儿还有蜡烛?少点一根蜡烛行不行?”邱明大声喊道。

    “我房间就有,必须两个烛台都点燃。还有,把我房间那个玄龟带过来。”

    戒痴这一分心,就再次被老鼠精一尾巴抽飞,啊的一声,趴在邱明面前。

    邱明本来还想说让戒痴去找蜡烛,他来挡一会儿呢,现在很明智的没有开口。

    他怀疑就他这点本事,上去就是被秒杀的份儿!

    邱明举着烛台离开了,于是大殿里陷入了黑暗中。戒贪他们三个在黑暗中发着淡淡的金光,简直就是三个人形靶子。

    而老鼠精身上则笼罩着一层灰黑色的风,太适合在天黑时候出动了。

    邱明只听见背后不时地传来戒贪三个人的闷哼声,他快步跑回去,将烛台放下,然后借着月光,跑回僧舍。

    蜡烛是很快找到了,又找到了一个火折子,他点燃蜡烛,开始找戒痴口中的玄龟。话说玄龟是什么,戒痴你倒是说清楚啊。

    木雕?不是。图画?也不对。

    他忽然看到了趴在床头的一只小乌龟,这是整座山上唯一的小动物了,邱明一直以为是戒痴养着的宠物。难道说,这个乌龟就是戒痴口中的玄龟?

    玄龟的名字听起来挺厉害的,怎么就长这怂样,戒痴要把它带过去干什么,喂老鼠精吗?老鼠精咬得动乌龟吗?

    邱明有些怜悯的看着手中的小乌龟,看来你是戒痴找来的替死鬼啊。

    他快步跑回大殿,在大殿门口,再次将熄灭的蜡烛点燃,插上烛台,举着往里走。

    “戒色,玄龟呢?”戒痴再一次滚到了邱明脚边,居然还能认清楚人。

    邱明递给戒痴一盏烛台,从怀里掏出来小乌龟:“就是这个吧?怎么用,是不是丢过去就行?”

    看到戒痴点头后,邱明再一次为小乌龟祈祷,不要被老鼠精一口吞了,然后猛地向前一甩。

    “我擦,这是中华鳖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