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龟“飞”过来,邱明都感受到了吹到脸上的风,但是违反科学的事情发生了,玄龟就那么停在了他面前几厘米处,悬在半空中。

    “孽障!本座命人镇压你,望你迷途知返,你竟冥顽不灵,要烧毁寺庙,吞掉佛门弟子与护法神兽,今日留你不得!”明明菩萨是在邱明身旁,但是邱明却觉得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观世音菩萨,本王逍遥自在,凭什么被你镇压?我不过就喝了点灯油而已,你们不是说慈悲为怀吗,为什么针对我?”老鼠精大声吼道,“而且你不过是一具化身投影而已,你以为就一定能打得赢我?”

    老鼠精气势十足,不过邱明怎么看,都觉得老鼠精有些色厉内荏。

    “你偷喝佛前青灯里面的灯油,这当然不至于将你镇压。但是你偷学佛法,却没有体会我佛真意,反而仗着一身神通,四处为祸,如何能不镇压于你?你身上业力弥漫,定然是害了许多生灵性命!”

    “如今不思悔改,恶念缠身,今日若不度化你,他日不止还会有多少生灵遇害。我虽只是一具化身投影,但是度化你足矣。”

    “啊呸!”

    就在菩萨与老鼠精准备动手的时候,忽然有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传出来,包括戒贪三人的目光,都投向发出声音的邱明。

    菩萨脸上闪过一丝愠怒,是这位弟子认为她无法度化这只老鼠精,还是认为不该度化?就算如此,可讲出道理,怎么能如此!

    邱明此时正拼命用袖口抹着嘴呢,刚才菩萨在跟老鼠精说话的时候,那只玄龟突然伸出脑袋,然后邱明就发现,他的初吻给了一只青壳大乌龟!

    不管它是什么物种,是土鳖、乌龟还是玄龟,哪怕是神兽,邱明也是绝对不愿意跟它亲~嘴的!

    看到邱明这个动作,大家也都明白发生了什么,戒贪他们的嘴角忍不住直抽抽,只有玄龟一脸茫然的看着邱明,这个和尚为什么要擦嘴?

    菩萨一挥手,玄龟跟邱明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托着,落到大殿的一边,而那只老鼠精身上再次被卷起黑风,呼啸着冲向大殿门口。

    无论刚才气势多么足,它见到菩萨的第一反应,还是逃跑。

    殿门忽然自己关上了,黑风撞上木质的殿门,竟然发出咚的一声弹回去了。

    邱明瞪大眼睛,刚才那股黑风可是将玄龟都在天上吹着玩呢,而且老鼠精刀枪不入似的,现在竟然撞不坏这扇木门?

    菩萨从手中的玉净瓶中抽出那朵花,随手一晃,竟然变成一条长竹枝,啪的一下抽中了那个黑风柱。

    “戒色,能让一让吗?”邱明正看得过瘾呢,身后传来了一道虚弱的声音。

    邱明赶紧闪开,这才发现瘫坐在墙边的戒嗔,那个身高,刚才估计脸正对着邱明的屁~股。

    他又跑过去将躺在地上的戒痴扶着坐起来,看来这三个和尚命都很硬啊,被打飞这么远,又都喷了那么多血,竟然都没有一丝要挂掉的样子。

    不过邱明也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三个和尚都已经不太能动弹了,可能是伤了内脏,这时候如果动手,赢的肯定是他啊。

    胖揍三个和尚各一次的任务,轻而易举就能完成。

    明明知道这就是三个NPC罢了,可不止为什么,他竟然有些下不去手了。

    刚才三个和尚与他也算是共患难,甚至明明知道老鼠精跑出来跟他有关,竟然没有一个人责怪于他!

    他哪儿知道,戒贪他们都以为邱明是被大魔头控制了呢。要是知道邱明是主动用糕点渣子引来小老鼠,并眼睁睁看着小老鼠推翻烛台,甚至内心还十分期待这个场景的时候,估计三个人也不会埋怨邱明……直接动手了!

    老鼠精被竹枝抽的浑身是伤,它那最强的绝招黑风,根本挡不住。

    可恶,如果不是它被封印的时间太长,影响了修炼,甚至还倒退了许多,它何至于如此狼狈?

    破封印就耗费了它太多的力量,跟几个和尚还有那只护法神兽玄龟打也耗费了太多的力量,看似它占据上风,但是它也消耗甚大!

    这个寺庙还有阵法笼罩,让它的力量根本无法完全发挥出来,如果是在外面,它刮起的黑风遮天蔽日,区区一个菩萨的化身投影,它就算打不过,也能跑得掉!

    为今之计,只有抓住一个小和尚,才能让菩萨放它离开。等它恢复了实力,区区一个化身投影,它根本不惧。

    邱明正想去看看戒贪怎么样了呢,就看到那道黑色的风柱冲着他刮过来了。

    如果被这风柱卷中,他知道自己肯定会被卷走,菩萨诶,你跟老鼠精斗法,能不能不要被伤及无辜?怎么还把老鼠精抽到我这边来了?

    看到我这光头没,我是自己人啊!

    这时候邱明做了最快速的选择,他扑上去,抱住了看起来最墩实的戒贪,腰太粗,环不住,抱大腿!

    “孽障,还想伤我佛门子弟,收!”

    菩萨双手举起手中的玉净瓶,瓶口向下倾斜,奇怪的是明明瓶子里被邱明灌了不少水,竟然没有一滴洒落出来。

    一道白光照在那黑风柱上,那黑色的风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老鼠精大惊失色,它最强大的神通,竟然被破了,一股强大的拉扯之力,将它扯向那个瓶口。还好已经冲到了两个和尚面前,它尾巴迅速变长,卷住了邱明的右脚。

    我擦,松开,丫赶紧松开!

    邱明心里暗骂,这菩萨是不是脑残,你有这宝贝刚才为什么不用,非得抽对方几鞭子泄愤?

    这倒是没什么,但是你有本事别玩脱了啊。

    故事里一般被收进什么瓶子里,半个时辰就要化为脓水或者美酒什么的,那还是厉害的妖怪呢。

    他虽然学了一点神奇的经文,但是连老鼠精一招都扛不住,这要是被收进去,菩萨是不是都来不及放他出来,然后整个人就全化了?

    “观世音菩萨,赶紧放我走,否则我就拉着这两个小秃驴一起死!”老鼠精大叫道。

    答应啊,快答应啊,老子还不想死。而戒贪也是瞪大眼睛,因为邱明正拖着他要一起飞进玉净瓶中。

    邱明此时连话都喊不出来,难道要像那些故事中的悲情英雄一样,壮志未酬身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