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邱明右腿玩命的甩,并且要拖着圆滚滚的戒贪一起飞进玉净瓶里的时候,老鼠精忽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吱~~

    邱明感觉脑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胀出来一样,甚至感觉眼前一黑,抱着戒贪的双手本能的松开了。

    啪叽~~

    邱明摔在地砖上,鼻子跟地砖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邱明眼泪汪汪。

    “菩萨,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愿做你的坐骑,菩萨,菩萨~~”

    邱明听见这些,觉得老鼠精完全是找死。你TM长成这样,还想当菩萨的坐骑?那可是菩萨诶,坐骑怎么不得是威风凛凛的神兽,哪有骑着一只灰毛大老鼠的!

    擦干眼泪,邱明看到正叼着半截老鼠尾巴的玄龟,这一次是玄龟突然咬断了老鼠精的尾巴,才让邱明和戒贪得救。

    戒贪拍拍邱明的肩膀:“戒色,我知道你见到菩萨很激动,但是没必要如此痛哭。”不过那手为什么使这么大劲,分明就是在报复,邱明差点拖着他一起被收进玉净瓶么。

    按说邱明应该很感激救了他的玄龟,但是他看到玄龟正嘎吱嘎吱将老鼠尾巴嚼碎往里吞,不由得想到了他刚才跟玄龟的亲~吻,天知道这玄龟之前都吃过什么,而且肯定没刷过牙,他有一种吞了苍蝇的感觉。

    他现在真是有点恶心的想哭!

    佛门不是禁止杀生,禁止荤腥么,玄龟那嚼着老鼠精尾巴,血都滴到地砖上了,为什么没人管!

    就算玄龟是肉食性动物,加入佛门……也应该吃素!

    “你们四位疏忽,放跑了老鼠精,本应给予惩戒。但念在你们拼命阻拦老鼠精逃走,且及时唤出本座化身投影,灭杀了这只作恶多端的老鼠精,也算是大功一件。”

    “你们身上的伤势,皆因老鼠精而生,本座就帮你们治好,算作奖励。”

    菩萨从瓶中抽出那朵花,甩出五滴水,正好落在邱明他们四个人与那只玄龟身上。

    水滴落在身上,瞬间化作一股暖流,流遍邱明的全身,他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势瞬间就好了,而且身体中似乎更有力量了,并且脑子感觉非常清明,似乎之前一些佛经中不太理解的语句,现在也能明白了。

    邱明还想说治疗伤势算什么奖励呢,原来还能提升力量,提升悟性,这还真是奖励啊。

    面前闪着光的菩萨消失了,再次化作了冷冰冰的菩萨像。那只巨大的玄龟也重新变成了小不点,被戒痴捧在手心。

    如果不是大殿中那些大战后的痕迹存在,邱明还以为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呢。话说菩萨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把大殿恢复原样?

    “弟子多谢菩萨。”戒贪他们三个都跪在地上,模样十分的虔诚,就连那只小玄龟,都伸出脑袋点了下。

    邱明也赶紧大声感谢菩萨,他的模样比戒贪他们三个都虔诚。他在想菩萨看到他如此虔诚,不应该多给一些赏赐啥的,然并卵,白跪了半天,啥都没有。

    在他们都没注意的时候,本来在大殿门口的那只被烧死的小老鼠,忽然起身,眨眼之间就没了影子。

    还好在菩萨出现的时候,它就赶紧分出了部分灵魂在这子民的尸身上,现在算是借尸还魂。

    虽然灵魂不是完整的,但是修炼的记忆还都在,迟早有一天,它会重新修炼成黑风大王,这个仇,它也一定要报!

    菩萨打不过,这四个小和尚,还有那只咬断它本体尾巴的玄龟,它都一定要吞了,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山上的寺庙,老鼠精消失在黑暗中。

    ……

    叮咚~

    邱明耳边传来了久违的声音,他马上就得到了提示。

    【主线任务完成,可选择回归时间。立即回归,一天之后回归,一个月之后回归,一年之后回归。】

    【支线任务奖励在回归之后发放,主线任务抽奖,也在回归现实世界之后进行】

    邱明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借着烛光打扫大殿的戒贪他们三个:“三位师兄,我要走了,有缘再见。”

    戒痴以为邱明是在为放出了老鼠精自责,忙劝说道:“戒色,老鼠精已经被菩萨抓住了,我们收拾一下,大殿自然会有香客帮忙恢复好的,你不必自责。”

    自责个毛线,邱明是要回到现实世界,只是走之前……邱明看向了菩萨像手中的那个玉净瓶。

    “多谢理解,三位师兄去休息吧,我来收拾。诶呀,菩萨像上落了这么多灰尘,我擦拭一下。”

    邱明抓起扔在地上那脏兮兮的桌布,就想爬上菩萨像,趁机将那个玉净瓶拿到手中。

    叮咚~

    【没有选择,默认立即回归。】

    就在邱明的手掌距离瓷瓶不到一厘米的时候,他被一阵金光笼罩,嗖的一下消失了。

    菩萨像的眼睛再次睁开,露出一丝疑惑,然后重新闭上。

    戒贪三人都是一脸呆滞的看着邱明消失的地方,戒色这是……成佛了?!

    难怪他们总觉得戒色有些奇怪,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跟他们都不太一样,但是却如同佛子转世一般,悟性极佳。

    现在看来,戒色根本就是佛子转世,或者说是佛子下凡。

    这次来,可能就是为了消灭大魔头,让小庙恢复正常。现在大魔头被消灭了,戒色也就重新回到了佛祖的怀抱。

    戒贪他们三个全部跪下,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

    第二天一早,庙门被人凿的哐哐响。

    “邱明,邱明,你出来。我跟你说,村里陈家大娃看上了娇娘,打算迎娶她。你要是不还俗,我就答应这门亲事了,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

    戒痴打开大门,老农那魁梧的身影映入眼帘。

    “戒痴小师父啊,邱明呢,我找他问句话。”老农看到戒痴,倒是没那么凶了。

    在寺庙的墙上,停着几只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戒痴露出开心的笑容,寺庙这儿终于有小动物了。

    “施主是问戒色?他已经回归了佛祖的怀抱。”戒痴慢悠悠的说道。

    啊?邱明那小子死了?!

    老农大惊,怎么来当和尚没几天就死了,难道说邱家小子早就知道自己要死,所以才不答应娶娇娘?

    幸好没让娇娘嫁给这邱家小子,否则娇娘这么小的岁数就守了寡,以后可怎么办?

    唉,以后邱家可就断根儿了啊,回头去邱家坟前上柱香吧。

    嗯,得赶紧跟老婆子说,把娇娘嫁到陈家去,别让陈家人以为是他闺女克死了邱家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