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睁开眼睛,晃了晃脑袋,他怎么又昏过去了?

    看看手表,好像刚过了几秒钟而已,这还行。否则到了什么危险的世界,他可能啥也不知道呢,就变成了某个妖怪的晚餐。

    等等,手表上是上午八点多,但是现在看太阳分明已经快十点了。动画片世界的时间,与他进入的时间无关?难怪进入三个和尚世界的时候,感觉时间也有些不对劲呢。

    四处看了看,他此时在一片小树林的边上,不远处有一些农田,还能看到一个村庄。

    看来他每次醒来的地方都是很安全的,这点让邱明还是很满意的。

    背包还在,这个世界也是春意盎然,邱明将身上的衣服换了一下,换上了那身旧的僧袍,快步走向那个村庄。

    现在还是光头呢,这身衣服比较适合,而且他也没有古代的衣服,看来下个世界,得准备一些古代戏服什么的。

    路过那片农田的时候,一个穿着短衫的人正在低头除草。

    这天气还是有点凉的,这人应该是……抗冻属性点超高的南方人!

    叮咚~

    【发现关键人物程实,触发任务。主线任务1:住进张剥皮家。主线任务2:从河神手中得到一把斧头。任务完成后可回归现实世界,并抽取奖励。】

    【支线任务1:帮助程实摆脱张剥皮的欺压。支线任务2:痛扁张剥皮一次。任务完成,将根据完成度给予不同的奖励。】

    这任务肿么回事,他明明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为什么总是要让他施展暴力?虽然从名字上来看,这个张剥皮就应该被打死。

    而且主线任务是要他住进张剥皮家,支线任务却让他痛扁张剥皮,这可比吃饱了骂厨子恶劣多了。

    邱明盯着那个穿短衫的人,双眼放光,这就是主人公程实,那个幸运的孩子?

    “你是谁?”一个满脸稚气的十四五岁的少年抬起头,眼神中充满好奇。

    村子里的人他不说都认识,但也都见过面,起码会眼熟。

    面前这个人他不但从未见过,看起来像是和尚,但是背后背着的是什么?是城里才有的包吗?

    邱明做出一副和善的笑脸:“我是路过此地的游方僧人,小兄弟,你认不认识张剥皮?”

    光头冒充和尚太简单了,再说他本身就当过一段时间和尚,竖起手掌行礼绝对的标准。邱明觉得这次的任务应该会很好完成,只是不知道能得到什么。

    “不认识。”程实歪着头看着邱明,曾经他见过一个游方僧人,不是见人就叫施主吗,他为什么称呼我为小兄弟?

    嘎?不认识!

    邱明愣愣的看着程实,这孩子是不可能说谎的,那么他就是真的不认识。怎么回事,主角还没在张剥皮家打工吗?

    “你是那个村子的人吧,能否到你家讨碗水喝?”不管怎么说,先接近主角总是没错。

    “啊?我没有家。我是地主家里的长工,不能带外人回去的。你要是渴了,可以穿过这片小树林,前面山脚下有一条河。”

    我擦,邱明有着浓浓的挫败感,这孩子可没有戒痴那小和尚可爱。我要喝水,你让我去找河?

    不过邱明却从程实的嘴里得到了一条重要消息,附近有一条河,是不就是有河神的那条河?

    但奇怪的是,程实说在地主家做长工,为什么不认识张剥皮?难道说,这么一个小村子,还有俩地主?

    “小兄弟,附近只有这一条河吗?”

    “对啊,村子里种田都是从那里挑水来浇地的。”

    Yes!找到关键地图了!

    邱明发现这个任务太简单了,到时候只需要拿着一把斧头扔进河里,然后河神就会出现问你三个问题,到时候随随便便一回答,河神就会送出手中的斧头。

    “谢谢你啊,对了,从哪儿能买到斧头?”

    地图发现了,任务攻略也一清二楚,现在就差关键道具——斧头了!

    “从这里顺着路往那边走四个时辰,就能到镇子上,那里有铁匠铺。我们用的锄头、斧头什么的都是管家从那买的。”

    四个时辰?八个小时!

    邱明抬头看看天,天黑之前都回不来。

    古代空气好,环境好,食物安全,还有让许多单身狗羡慕异常的包办婚姻,但就是交通什么的太差了!

    邱明抬头看看不远处的村子,或许可以从村里买一把斧头,又或者直接从地主张剥皮那搞一把。

    “小兄弟,坐下歇一会儿啊,我们聊聊天。”邱明发现他跟程实说话的时候,这孩子居然还在除草呢。

    “不行啊,管家说了,今天我必须把这片地的草都除干净,否则就没有晚饭吃。”

    邱明看了看这么大一片地,一天真的能干完?

    邱明眼珠一转:“小兄弟,管家会到地里面仔细检查吗?你想想,管家是不是就站在地头扫一眼?你只要将边上的弄干净,里面的大概弄一下就好了。”

    偷懒,是每个人的天赋!

    “妈妈说干活就要认认真真,啊!”程实呆住了,看着那棵被他用锄头铲倒的秧苗,旁边一株小草,迎风舞动。

    邱明嘴角抽搐两下,这倒霉孩子~

    “呜呜呜~~~这可怎么办啊,我弄坏了秧苗,管家一定不给我饭吃,呜呜呜~~”

    尼玛,就弄死了一棵苗而已,至于哭成这样么,这都快抽过去了!

    这程实看起来十四五岁了,居然还是一个爱哭鬼!

    “程实,你把那棵苗扔掉不就行了,管家看不出来的。”

    “不行,我不可以瞒着管家,妈妈说了,不能说谎。诶,你怎么知道我叫程实?”

    邱明发现说漏了嘴,马上抬头看天,右手掐指计算,摆出一副高人的模样:“算出来的,我算的准不?”

    程实张大了嘴巴:“大师还会算命?那你能帮我算算,我晚上能有几碗稀饭吃吗?能吃饱吗?”

    老子要是会算命就好了!再说你求人算命,就TM求这点事儿?!

    “能吃饱,肯定能吃饱!”邱明包里还有不少吃的呢,就算程实晚上没饭吃,至少也够两人饱餐一顿的。

    再说了,邱明还有一小箱金元宝呢,黄金在任何时代都是硬通货,还怕买不到饱饭?

    “真的,太好了!我要干活了,大师法号是什么?”程实抹干眼泪,那脏兮兮的手,将自己涂成了一个大花脸。

    擦,不问法号,我还当你是个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