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干活吧,我先去村子里了。”邱明避开了法号的话题,这小子说话说不明白,还是到村子里找人打听一下吧。

    “大师不要去村子里,尤其是不要让地主老爷看见!”程实忽然喊道。

    咦?邱明回头看着程实:“为什么不能让地主看见?”地主不喜欢和尚?

    “上次有个和尚来村子里,听说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被地主老爷让人打断了腿!”程实认真的说道。

    我擦,这地主这么嚣张!

    “大师,你干什么,那边是去村子的路啊?”程实在邱明背后大喊。

    “没关系,我去帮你脱离苦海!”

    一个普通的地主而已,邱明怕什么,别说恶人了,妖精他都见过,还见过菩萨呢!就算是没有那神奇的经文,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他一样能忽悠的张剥皮找不到北!

    主线任务要完成,支线任务也不能错过。上个世界错过一个支线任务,就让邱明觉得格外可惜,尤其是体会了一个支线任务奖励之后。

    一路轻松走到村口,默念心经,身体上那一丝疲劳瞬间消失。

    不用问,邱明自己就知道哪间房子是地主家的。其他家都是草房或者泥坯房,只有一家是高门大院,青砖绿瓦,差距格外明显。

    “这位施主,那座大宅院,可是地主张剥皮的家?”邱明拦住一位老丈。

    “嘘~~要叫张老爷,否则他家里那些凶恶的护院会打死你的。这位大师,你还是走吧,听说上次有个和尚,被那……”老丈左右看了看,声音压得很低,“被那张剥皮命人打断了腿!”

    “我知道了。这村里是否只有这一户地主?程实是不是在他家做工?”

    “是啊,村里就他一家地主,这村子里的地、耕牛什么的都是他家的,我们要么是他家的佃户,要么也是给他家做工的。程实那孩子,也是在他家做工,唉,别说工钱了,经常吃不上饭啊。”老丈长吁短叹。

    “谢谢老丈。”果然程实只是不知道地主就是张剥皮罢了。这么说,今天他要住的就是这一家了。

    老丈看到邱明还是走向了张剥皮家,他摇摇头,赶紧离开了,这和尚怎么就不听劝呢?

    当当当~

    邱明轻轻扣动门环。大门打开,一个家丁模样的人探出脑袋:“和尚?!快滚快滚,免得吃苦头!”

    家丁挥手的模样,像是在赶苍蝇,这让邱明格外的不爽。他单手推住要关闭的大门:“贫僧还什么都没说,怎么你就骂人?”

    “废什么话,赶紧走,否则你的腿就要被打断了!”

    “狗剩,是谁在大门口吵闹?”一个倨傲的声音传出来,家丁狗剩脸色一变,完了,要倒霉了!

    邱明看到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走出来,嘴上两撇八字胡。他上下打量,这个是地主?忽悠到住下,然后要一把斧子,回来就揍他一顿!

    不为别的,就因为刚才他的家丁太嚣张!

    “管家,是个来化缘的和尚,我正要赶他走呢。”家丁躬身说道。

    “化缘的和尚?哼,老爷最讨厌和尚了,打出去,给我打出去!狗剩,你竟然给和尚开门,这个月工钱扣掉一成!”

    老爷嗜钱如命,这些和尚想从老爷这儿要钱,不是要老爷的命么!

    家里那些长工短工,有谁足额拿到过工钱?就算是他这个管家,不也是经常被老爷找各种借口克扣薪俸。还好,他能想办法从那些工人手里再扣回来。

    至于工钱被层层克扣后的佣工还能否养家,这个他管不着。你不干,有的是人愿意干,多少人家里连饭都吃不起呢!

    老爷不但是这个村子唯一的地主,而且还是村长,在这个村子,老爷的话就是天!

    狗剩哭丧着脸,工钱又被扣了一成,这个月恐怕又是只能拿一半的工钱了。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邱明,都怪这个讨厌的和尚!

    “慢着,贫僧昨夜夜观星象,算到贵府主人今日有一场富贵,特来告知!”邱明摆出一副自以为是得到高僧的样子。

    家丁刚想喊人将这个和尚打走的时候,管家猛地将家丁扒拉到一边:“你说算到老爷有一场富贵?”

    面前这个和尚,难道真是高僧?可是太年轻了啊,该不会是骗子吧?但说是来送富贵的,那就是送钱的,这个老爷最喜欢了啊,先领进去问问再说。

    “管家,你怎么领着一个和尚进来了?不知道老爷最讨厌和尚么?!”一个三十多岁,衣着华贵的妇人路过门口,厉声说道。

    “夫人,这个和尚算出老爷有一场富贵,说是来指点老爷的,老爷应该愿意见一下吧?”同时管家心里想着,要是这个家伙是骗人的,当着老爷的面打断他的腿,想必老爷也是很开心的。

    一听说是来送富贵的,地主婆也是双眼放光,马上点头答应了。

    到了厅堂,屋内摆放着许多书画瓷器,这个张剥皮还挺会附庸风雅啊。

    一个身材跟洪金宝似的大胖子坐在太师椅上,身后两个丫头在给他摇扇子,可是现在分明是春天,扇扇子不冷吗?

    邱明双手合十:“张施主,贫僧……”

    “和尚?谁让和尚进来的!来福呢,扣半个月工钱!”张剥皮看到邱明,马上就冒火了。“什么施主?我才不会施舍给和尚一个铜板的!”

    张剥皮一脸的戒备,同时死死捂住了挂在胸口的库房钥匙。

    “老爷,这个和尚说算出来你有一场富贵,他是来指点你的,就是来给您送钱的。”管家急忙说道,可不能给老爷扣他钱的机会。

    “来福,干什么呢,还不叫人上茶!”张剥皮态度马上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个和尚不是来要钱的,而是来送钱的。

    张剥皮双眼放光,忽然觉得这个和尚是无比的顺眼,瞧那光头,多圆润啊,像是一个银锭子。

    “大师,快请坐。不知道你说的那场富贵是什么,是不是一大箱的金银财宝?”

    此时的张剥皮双眼的瞳孔,都仿佛闪出两个大元宝,黄橙橙的,闪着金光。

    “虽不中,亦不远矣。”邱明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这张剥皮上钩了!

    PS:第三更,今天是老四生日,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