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剥皮与地主婆都盯着邱明,果然要发财了吗?

    “贫僧昨夜看到一道金光落入贵府,现在又见张,张居士面带福相,那就没错了,这场富贵定然是落在张居士头上。”不能再叫张施主了,否则那张剥皮说不定还要翻脸。

    邱明在路上就已经想好了办法,这个张剥皮贪婪无比,爱财如命,对佃户、雇工都是无比的吝啬,那么只要说是来送钱的,就一定能进来。

    他也才知道为什么张剥皮不喜欢和尚,原来是担心和尚要他布施财物。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没必要将僧人的腿打断吧?

    邱明心里已经做出决定,临走之前,一定要完成那个痛扁张剥皮的支线任务!就算是没那个任务,他都想打这个张剥皮一顿了。

    听到邱明说富贵落在他头上,张剥皮果然是喜笑颜开。他双眼充满期待的看着邱明,继续往下说啊。

    “只是贫僧看张居士似乎不太欢迎贫僧,听闻前段时间有位佛门弟子过府,被打断了腿。贫僧看贵府可能是与佛相冲,或许是贫僧看错了,贫僧还是离开吧。”

    邱明欲擒故纵,同时也观察着张剥皮的脸色,看看这件事是否是真的。

    “大师别听那些村民乱说,之前来的那位高僧的腿断了跟我们真的没关系,他是自己摔的!”张剥皮急忙辩解道。“大师若不信,可以问来福。”

    管家这时候正好带人端着一杯茶进来,放在邱明旁边的茶桌上。

    “大师,老爷说的都是真的,我可以证明!”

    邱明撇撇嘴,你们是一伙的,怎么证明?不过他看张剥皮的神色,好像不似在说谎。

    “大师,真是如此,那件事真的跟我们老爷无关。”地主婆也补充道。

    “心不诚,可是得不到佛祖赐下的这场富贵,贫僧还是再寻有缘人去吧。”邱明淡淡的说道。

    “心诚,绝对的心诚,大师若不信,可问问我夫人,我每日都念经拜佛,最近还开始吃斋!”

    邱明瞥了眼张剥皮那身材,你TM说你是吃素的,你自己信吗?

    他端起茶杯,这水是温的,轻轻闻了一下,分明就是剩下的茶水底子对的热水!这个张剥皮,抠门算是抠到家了!

    地主看到邱明背后那个包,他竟然也没见过,这个和尚不简单啊,不过这些也不能让他完全对邱明相信。

    “大师,不如今天就先住在我家,也好让我有机会向大师请教一些佛法。”

    不管怎么说,先把这和尚稳住,还就不信,得不到那和尚口中的富贵了。

    有缘人?他就是有缘人,跟所有财宝都有缘!

    “善哉,难得张居士诚心礼佛,那贫僧就盘桓几日。”邱明顺坡下驴,不给对方反悔的机会。反正他的主线任务也是要住在张剥皮这,正好省了其他的借口。

    “管家,带大师去东厢房住下吧。”地主大声说道,然后趁邱明没注意,给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神色一凛,马上明白了什么意思,一脸客气的带着邱明往外走。

    “大师,这是家里最好的客房,只是有些日子没人住了,大师平时风餐露宿,肯定不会在乎这些。”

    打开房门,房间还挺大的,只是落了不少灰尘,看得出来,确实很久没人住了。

    估计张剥皮家业没什么客人,这个房间自然就一直空着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邱明似乎感觉到一股风吹过,身上有些凉飕飕的。他抬头看了看,树叶没动啊,错觉吗?

    这还不如他在小庙里的房间舒服呢,起码戒痴给他安排的房间是干净的,这时候要是有个妹子来给打扫一下房间就好了。

    或许是老天爷听见了邱明的心声,门口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管家,家里又来了客人吗?不是说这间屋子不干净吗?”

    管家马上跳过去,竖起手指在唇边:“嘘~~小姐,这是老爷安排的。”

    “咦?是个和尚?是来做法的吗?”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明眸皓齿,眨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邱明……的光头。

    “贫僧是来为张居士送一场富贵的,受到张居士邀请,盘桓几日,为其讲解一些佛法。”邱明双手合十,做足了姿态。和尚上门,就一定是要做法吗?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就那地主肥猪一样的身材,居然生的出如此漂亮的女儿!

    可惜还是岁数太小了,要是大一点多好,说不定在这个世界,邱明还能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为什么说恋爱要轰轰烈烈呢?干柴烈……那个,邱明真的只是想谈恋爱,真的。

    “晚餐的素斋会给大师送到房中,我们就不打扰大师休息了。小姐,夫人正找你呢。”管家说完就领着小姑娘匆匆忙忙的走了。

    晚餐?

    邱明抬头看看天,现在才中午吧,地主家也只吃两顿饭?

    邱明回头看看房间,这个管家居然都没安排人帮忙打扫,看来只能他自己动手了。

    小姑娘跟着管家往后宅走:“管家,那个和尚是不是来做法的?会不会又跟上次那个一样,睡了一晚腿就断了,最后被爹爹赶出去?”

    “我也不知道。小姐,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到东厢房那边玩。”

    “可现在是白天啊?”小姑娘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白天也不行,你看看家里的家丁,有那个愿意去东厢房?哪怕白天让他们去打扫一下那个东厢房,那都没人去。”

    小姑娘扁着嘴:“哦,我知道啦。要不我们不要让那个和尚住在那里了,家里不是还有别的房间么。”她有些可怜那个和尚,小姑娘的心思还是比较单纯的。

    “小姐,他是和尚,本身就会降妖伏魔的,一点不干净的东西,他根本不会在乎的。”

    “管家,你不觉得他背的那个包好很奇怪吗?”

    “正因为奇怪,所以老爷才安排他住在那个房间。”

    这其实也是张剥皮安排的试探,这个和尚要是真有本事,能看到金光,又能给他富贵什么的,那么应该就没事儿。要是明天也出事儿了,很可能就是个骗吃骗喝的家伙!

    不过希望这个和尚有点本事,能够将那个房间里不干净的东西清除掉。

    不但不用花钱,老爷还能得到一笔钱,说不定老爷心情一好,能够赏赐他一串铜钱呢。

    嗯,以老爷的抠门程度,一串铜钱就是最大的赏赐了,还得是那种最小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