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将床榻简单打扫了一番,灰尘太大,他想去打点水,擦拭一下。

    “请问从哪儿可以打到水?”邱明端着水盆走出东厢房,在院子里拦住一个家丁。

    家丁看着邱明,一脸的惊恐,似乎还有些欲言又止。

    “请问从哪儿可以打到水?”邱明再次问道。

    “你,是从东边那个院子出来的?”

    “正是,有何不可?”邱明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院子,张剥皮安排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那边就有水井。”说完,这个家丁飞快的跑掉了。

    这个家丁好奇怪,难道因为我是和尚?邱明挠挠头,去水井那打水了。

    “诶诶诶,快过来,我跟你们说,东厢房又住了一个和尚!”刚才那个家丁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李四,你可别瞎说,老爷不是不再相信和尚了,怎么会让和尚住进来?”

    李四急了:“你怎么就不相信呢,我亲眼看到的。”

    “我相信你,因为那个和尚是我开门放进来的,结果被管家找到借口,这个月又被扣了一成的工钱。”刚才守门房的那个家丁狗剩郁闷的说道。

    “看看,我说什么来了,我李四什么时候骗过你们?”李四顿时得意起来。

    “诶,那他知不知道那个东厢房闹鬼啊?”

    “这我哪儿知道,说不定明天一早发现,不只是腿断了,还有可能死了!”

    管家路过,听见这些家丁聚在一起嘀嘀咕咕,马上露出大喜的神色,又有借口扣他们工钱了!

    “都干什么呢!不去干活,在这里偷懒,你们几个,这个月每人扣一成的工钱!”

    几个家丁连忙散去,各自忙活,同时暗暗后悔,怎么就又被管家找到借口扣他们工钱了。

    有几个家丁感觉嘴里有些苦涩,这个月都被扣三回了,今天才初三啊,这样下去,这个月工钱一个铜板都拿不到了!

    可是他们还是很好奇,那个和尚今晚会出事吗?

    将房间桌椅板凳擦拭了一下,邱明关上门坐下,从包里拿出来一根火腿肠,还好进入这个世界之前是吃的饱饱的,而且他也大概习惯了一天两顿饭。

    只是这张剥皮家里怎么透露着一股古怪的意味,张剥皮没有追问财宝的事情,反而是安排他住下,难道说张剥皮是准备布置一个佛堂,装出一副诚心礼佛的样子,好让他将财宝交出来?

    不管如何,明天弄到一把斧头,就去丢河里,然后完成任务就可以离开了。

    只是这个世界会如此简单吗?

    三个和尚的世界,邱明也以为很容易,简单的救火而已,他保持了水缸里一直有水,但是没想到蹦出来一只老鼠精,差点让他也挂了。

    但明天邱明是一定要去试一试的,至于今天,邱明想做点其他的事情。

    从小父亲就让他背下来一些口诀,然后教他一些他认为是花架子的招式。现在想想,或许那真是什么厉害的武功,只是他没练成而已。

    如今他身体素质大不相同,并且见识过了神奇的事情,他开始相信有武功的存在了。

    摆出第一个动作,邱明开始回想口诀,还是不太理解,当初问过父亲,父亲只说让他背下来,总有一天会理解的。

    不到一分钟,邱明就坚持不住了,感觉浑身酸痛。

    他开始念经,希望可以多坚持一段时间。但也只坚持了几分钟而已,就一头栽到地上,脑门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念了一遍心经,身上的疲惫感才消失。

    念经能让他挑着两桶水,一口气从山下爬到山顶,那最少也要半个多小时。可是练习父亲传给他的招式,竟然连五分钟都坚持不住!

    邱明再来第二个动作,同时大声诵读经文,同样不到五分钟,再次趴到地上。

    越是这样,越让邱明觉得这些招式不凡。或许只有真正理解了口诀的意思,才能修炼成功。但是先练习这些动作,让自己坚持的时间更长,对身体肯定也有好处。

    区区十八个动作而已,邱明练了一下午,休息了好多次,身上的僧袍早已经被汗水打湿。

    念经恢复体力之后,邱明又开始练习戒贪传给他的那两式手印。那天他差点被老鼠精一尾巴抽死,邱明后来也想明白了,如果当时他没有结成手印,或许他真的已经被抽死了。

    至少戒贪用的时候,可是被老鼠精抽打了多次才受伤的。他的一下子就碎了,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修为不够。

    只可惜他在三个和尚的世界,只学了最基础的心经,要是多学几本该多好啊。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前,他在网上找过其他经文,可是读出来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想想也对,如果现实世界的经文也有着神奇的作用,恐怕现实世界应该遍地是佛门子弟了。

    戒贪也曾告诉他,如果有一天他默念经文,在心中能够观想出菩萨或者佛陀,那么才算真正的将心经修到了大成。

    ……

    “来福,那个和尚住在东厢房,可有说过什么或者做过什么?”张剥皮问道。

    “他就是自己打水将那个房间打扫了一番,然后一直在房间中念经呢,声音很大。”管家早就派人盯着了,不用进入东厢房,在东院外面就能听得见念经声。

    “嗯,去叫厨房把晚饭送过来吧,小姐已经饿了。”

    桌上摆了十几道菜,鸡鸭鱼肉都有,香气四溢。地主婆给张剥皮倒了一杯酒:“老爷,那个和尚怎么办?”

    张剥皮一口将小酒盅里面的酒喝干:“夫人放心,我已经吩咐来福,打一份长工吃的饭菜给他送过去就行。不是云游僧人么,想必风餐露宿,有的吃就不错了!”

    “大师,大师~~”

    门口有人喊叫,邱明打开房门走出去,程实端着一碗饭站在院外。

    “大师,真的是你。”程实有些兴奋的喊道。同时又有些奇怪,老爷不但没把大师的腿打断,还让大师留宿,这不正常啊?

    “程实?进来啊。”邱明笑着招招手,跟主角拉好关系肯定没错。

    “我,我就不进去了。大师,你是来这个院子捉鬼的吗?”程实好奇的问道。

    捉鬼?

    邱明一脸懵逼:“程实,你说这院子里有鬼?!”

    “是啊,大家都知道,你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