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忽然想到那个被打断腿的和尚,张剥皮说是那个和尚自己摔的,莫非就是在这个院子,被鬼吓得,甚至是被鬼打断的?

    就说张剥皮为什么忽然留他住下呢,原来是想要试探一番。不过邱明内心有些忐忑,这个鬼该不会跟老鼠精一样厉害吧?

    邱明露出一个自以为和善的笑容:“程实,你吃饭了吗?”

    程实摇摇头:“还没呢,先来给大师送饭。”

    “进来,跟我一起吃,我带了大城才有的好吃的。”

    邱明看着程实端着的饭,应该说是粥,或者连粥都算不上,太稀了,上面有那么两筷子青菜,很明显还能看到虫眼,而且一看就像是烂菜叶煮出来的,比他跟戒痴一起吃的第一顿饭还差远了!

    他闻到空气中飘过来的香味儿,那个张剥皮肯定吃的满嘴流油,竟然就给他吃这个!

    连一顿好饭都不愿意管,还想要一场富贵?铁公鸡,做梦去吧!

    程实咽了口口水,看着手中的碗:“大师,我不能吃你的东西。”

    说着,就想往前走一步,将碗递给邱明。结果脚不知道怎么就踢到门槛上了,眼睁睁看着碗飞出去,啪的一下扣在地上。

    邱明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这孩子是不是故意的?

    程实哇的一下又开始哭,半大小子,总是哭鼻子算怎么回事儿啊。

    “好了,别哭了,我有东西吃。你也一起来吃,给我送饭这么长时间,你回去他们还会给你留吃的吗?”

    “快进来吧,我有菩萨庇佑,鬼怪是不会来的,吃了饭你就回去。”邱明拉着程实进了院子,他也需要一个人壮胆。

    这回走在院子里,邱明自己都觉得阴风阵阵,似乎随时都会有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跳出来,要一口把他给吞了!

    “诶呀~”

    邱明看着趴在地上的程实,一脸的无奈,这货真的是主角吗?

    主角不都是拥有幸运光环这种超强BUFF么,为什么感觉程实这么衰呢,居然能被门槛绊倒两次。

    “不许哭!站起来。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这么大的月光,你看不见门槛吗?”

    这个张剥皮实在是太吝啬了,居然连个蜡烛或者油灯都不给!

    坐在房间的门槛上,邱明从背包里掏出饼干,打开包装,递给程实:“这是城里才有的酥皮饼,你快吃吧。”

    这饼干很实惠,邱明才吃一半的时候,就发现程实已经将那一包都吃完了,他把装饼干的塑料盒收起来,又剥了一根火腿肠给程实。

    幸好天黑,程实看不清,否则问这些塑料包装是什么还无所谓,要是问这个火腿肠里面怎么能看到肉丝,他这个和尚身份就不太好解释了。

    呃~呃~

    程实被噎得直打嗝。

    邱明从包里拿出一升装的可乐拧开,倒进桌上的两个杯子里:“给,尝尝这个,吃那么快干什么。”

    咕咚咕咚两口,程实就喝干了:“大师,这个味道是甜的,里面放糖了!”

    糖啊,他上一次吃到还是几年前呢。

    “你喜欢啊,那这一杯也给你。”邱明不喝,喝了可乐会更渴,他包里可没那么多纯净水。

    程实也没客气,咕咚咕咚又是两口就干了,喝完之后还咂咂嘴,似乎是在回味。

    “程实,吃饱了吗?”

    “还没。”

    尼玛,这么诚实干嘛?邱明看了看手里的半盒饼干:“那这个也给你吃。”

    这回程实终于是吃饱了,邱明笑呵呵的说道:“还记得白天我跟你说过么,我算过,你今晚肯定能吃饱。”

    “大师你算的真准。”程实一副钦佩的样子,让邱明终于确认,这孩子脑子肯定少了几个回路。

    “程实,你来张剥,呃,张地主家做长工多久了?平时都有什么活要做,要不要砍柴什么的?”

    “我来地主老爷家当了三年长工了,平时什么活都要做。给那片地除完草,我就要上山砍柴了。”

    “那你过河的时候,是否遇见过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奇怪的人,比如白胡子老爷爷啊?”邱明循循善诱。

    “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啊。村子里有好几个白胡子老爷爷,经常能遇到,大师问的是哪一位?”

    “没什么,随便问问。对了,你家人呢,不住在这个村子吗?为什么你要到地主家做工?”

    “他们是不在这个村,家里还有弟弟妹妹,我不做工,哪儿有饭吃?”程实理所当然的说道。

    做长工仅仅是为了活着,还不一定能每天吃饱饭,这孩子还真挺苦的。邱明再想,从河神那里回来,金斧头和银斧头要不要留给这个可怜的孩子。

    曾经邱明在三个和尚的世界,将里面的人物都当成是智能NPC,但是世界太真实了,他内心总是会有些触动。

    “要是有一天你有钱了,打算做点什么啊?”

    “要是有钱了,就买几亩地,买一头牛,让爸爸妈妈和弟弟妹妹都能有饱饭吃。最好,最好还能再娶一房媳妇。”程实有些扭捏的说道。

    邱明瞪大眼睛,TM一个十四五的小屁孩儿,就想着娶媳妇了?古代的孩子,还真是早~熟啊!

    邱明忽然想到一个既可以给程实留下金斧头和银斧头,又可以让自己也从这个世界得到一些钱财的方法了,那个张剥皮的脖子上……好像一直挂着一把钥匙?

    这种无良的地主老财,从他的库房里拿一点钱财,邱明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大师,我要回去了,明天还要继续去除草呢。”

    他们这种长工,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些时候,哪怕是在夜里,也要趁着月亮地干活,不干就没饭吃!

    说着,程实端着那个给邱明送饭的空碗从门槛上站起来,手一抬,空碗撞在门框上,哗啦一下就碎了。

    邱明有些无语,要不要这么衰啊,这孩子也太倒霉了,难怪过了个河,斧头都能掉河里呢。

    “别哭,一个碗而已。”

    “可是,可是管家会用鞭子抽我的。”程实哭丧着脸,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那你就先用鞭子抽他啊!”

    邱明感觉脖子都硬了,他艰难的回过头。

    程实更是不堪,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