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鬼并没有青面獠牙,只是一道虚影,飘在半空中,但在昏暗的月光映衬下,发出绿莹莹的幽光,还是格外的渗人。

    邱明一把抓住程实,这个鬼似乎没什么攻击性,有什么可怕的?

    邱明的佛性日渐精深,隐约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善恶,他感觉就程实那倒霉孩子的运气,估计跑不到院子外面,腿就得摔断了,还是呆在这儿更加安全。

    “你是谁?”邱明退后一步问道。

    “我是鬼啊~”

    “贫僧有菩萨庇佑,念在你没有伤人之意,还是速速离开,转世投胎去吧。”邱明做出一副高僧的样子,同时心里开始默念心经,不管有没有用,这总是佛经,应该能克制鬼怪吧?

    “哈哈哈~~我就愿意在这儿,你凭什么让我离开?要离开,也是你们,别以为你是和尚我就怕你,上次那个和尚,还不是爬着出去的?”

    “大,大师,有鬼,我们快跑啊~”程实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程实忽然呆住了,他看到了大师身上似乎冒出了金光?

    邱明双手合十,念经的声音越来越大,身上的金光变得愈发的浓郁。

    金光照射~到鬼身上,那那只鬼发出一声尖叫,化作一道流光,一头钻进地砖下面。

    “大师,你赶跑了那只鬼!”程实大叫道,同时摇晃着邱明的胳膊。

    邱明从一股玄之又玄的境界中脱离。他有些埋怨的白了一眼程实,刚才他感觉到了自身好像获得了不小的提升,那种感觉,可遇而不可求,好不容易进入,却被程实给打断了。

    “知道了,别再摇了!一只孤魂野鬼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邱明自从见过老鼠精和观世音菩萨以后,感觉自己对许多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

    “大师,你会发光啊,怎么做到的?”程实那眼神,像是小孩子看到了新玩具一样。

    “好了,程实,回去睡觉吧,明天你还要做工。碗放在我这儿,明天我跟管家说。”

    “哦。”程实低着头,一脸失望的回到了长工们住的通铺房间。

    “程实,你回来这么晚,可没东西给你吃了。”有人说道。大家都吃不饱,哪儿会给程实留饭啊。

    “我吃过了,大师把他从城里带回来的东西分我一起吃了,那个酥皮饼可酥脆了,还有一个东西更好吃,闻着像是肉香。还有那个糖水,可甜了。”

    “对了,我刚才还看到大师浑身发光,将鬼都赶跑了!”程实兴奋的有些难以自持。

    每天吃了饭躺在床上他就能睡着,但是今天却有些兴奋,想要跟别人说一下他今天遇上的事。

    “程实,你小子眼花了吧?一个和尚,还会发光?”

    “诶诶诶,程实,你说今天来的那个和尚住在了东厢房?你刚才是去东厢房了?”

    “啧啧,程实,我看你是撞鬼了,要么就是饿昏了头。还吃什么和尚给的好东西,游方的和尚能有什么好东西?肉香味儿,和尚还能给你吃肉?”

    “哈哈哈~~”其他长工都发出大笑声。

    “我说的都是真的。”程实感觉有些委屈,这些人为什么就不信呢?

    “好了,都别说话了,天亮还要去干活呢,都赶紧睡觉吧。程实,你要是饿,就去喝点水填填肚子。”长工中最年长的发话,其他人都不吭声了。

    程实还真觉得有点渴,刚才喝了两杯可乐,嘴里感觉有些干,于是爬起来去喝了一瓢水。

    其他长工都摇头,什么吃了那么多好东西,现在还不是要用水来填肚子?程实这孩子,也会说谎了啊。

    邱明关上房门,取出一个手电照亮,刚才那个鬼直接钻入地下,什么痕迹都没有了,也不知道晚上还会再出来不。

    邱明现在不担心那只鬼,明显是个弱鸡,他想找到刚才念经时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似乎是抓住了那种感觉,他就能很快在心中观想出菩萨或者佛陀了。

    邱明盘腿坐在床上,继续念经,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

    管家出现的时候,长工们已经在吃饭,吃完饭,就要马上去干活,虽然天刚蒙蒙亮。

    “我昨天真的看到大师浑身发光,赶跑了一只鬼。”固执的程实还在跟其他长工说,他们为什么不相信?

    管家听到程实的话,眼睛里露出一些不可思议的神色,那个和尚真是高僧?!

    “程实,你过来,你刚才说什么?”

    程实原原本本的将昨天晚上的见闻跟管家说了,管家点点头:“去干活吧。”

    这个消息,他要马上亲自去验证一下,然后告诉老爷。

    敲动院门,过了一会儿,听见脚步声,院门吱呀一声打开。

    “管家,这么早,有什么事情吗?”

    “大师昨晚休息的可好?”管家试探道。

    “有只小鬼出来捣乱,被我赶走了。”邱明语气轻松,似乎赶走的不是一只鬼,而是一只苍蝇。

    管家倒吸一口凉气,果然是大师啊,居然把鬼赶走了。

    “大师还未吃早饭吧,我这就让人送过来。”

    管家说完,转身小跑着离开,他要马上把这件事告诉老爷。

    “你说什么?程实说昨天那个和尚赶跑了那只鬼?而且那个和尚还会发光?刚才你去看,那个和尚什么事儿都没有?连惊慌都没有?”张剥皮摩挲着下巴上的胡须,这个和尚居然不怕鬼!

    “是啊,老爷。程实那孩子是不会说谎的,浑身冒金光,那真是一个高僧啊,那么他说送老爷一场富贵,肯定也是真的啊!”

    张剥皮本来大清早就被管家叫醒还有些不高兴呢,现在感觉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马上给大师准备早饭,一个馒头、一碗白粥、一碟咸菜就够了,等大师吃了饭之后,就请过来。”

    嗯,和尚肯定是吃素的,他们家早饭可舍不得给那个和尚吃。比如肉包子、肉粥、鸡蛋什么的,那多贵啊。

    只是不知道,这个和尚要送给他的富贵是多大的富贵,一箱金元宝,还是两箱,又或者是很多箱?

    他会不会从镇子里最富的地主,变成全县城最富的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