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剩气喘吁吁的总算是跑到了小树林的边上,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偷偷看着邱明。

    这个和尚在干什么,为什么将斧头丢进河里?他不是来砍树的吗?

    狗剩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默默的记下了,同时他很想哭。这个和尚是他放进地主老爷宅子的,如此败家的将斧头丢进河里,这笔账肯定要算在他头上啊,他怎么就那么命苦……

    邱明站在河边,双眼死死的盯着河水,一眨不眨。

    过了一会儿,邱明终于是忍不住了,眼睛太累,扛不住了。

    这过了有好几分钟吧,河神怎么还不出现?莫非今天是周末,河神没上班?

    邱明仔细回忆看过的动画片,程实将斧头掉进河里了,然后在河边哭泣,河神就出现……等等,难道要哭?

    他可不是程实那个爱哭鬼啊!

    邱明想了想,后来好像是张剥皮也把斧头丢进河里,然后装哭就把河神引出来了,要不他也装哭试试?

    邱明双手捂住眼睛,开始呜呜的发出哭声,但是眼睛从手指缝中露出来,一会儿看看河水,一会儿看看身边。

    狗剩一脸懵逼,这是怎么了?那个和尚先是对着河水愣了半天,为啥突然就哭了?

    你TM自己把斧头扔进去的,居然还好意思哭!

    这个和尚,该不会脑子有问题吧?

    嚎了半天,河水还是在欢快的流淌,没有任何东西从水面冒出来,甚至连一条鱼都没有!

    他回头四处看了看,什么人都没有,说好的河神呢?我TM斧头都扔了,白胡子老爷爷呢?

    就算这个河神长得跟妖怪似的,邱明也能接受,你倒是出来啊!

    咦?那边树后面好像有个身影躲着,河神在跟我玩躲猫猫?

    顽皮~

    邱明一脸喜色的跑向那棵大树,树后面的狗剩呆住了,怎么办,被发现了!

    不对,这个人看着不像是河神啊,穿着的衣服,分明就是张剥皮的家丁。

    “大师,你看着我干什么?”狗剩很熟练的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

    “你是?”看着眼熟,但是邱明根本没记住。

    他在这个世界只知道三个人的名字,程实、管家来福和地主张剥皮,其他人一概不知。

    “大师,你进入地主老爷家里,还是我给你开的大门呢!”狗剩一路上还怕大师认出来他,哪知道大师似乎根本对他没有一点印象,他感觉有种莫名的委屈。

    “哦,是你啊。你躲在树后面干什么?”邱明一脸的怀疑,该不会是跟踪老子吧?

    “我,我路过啊。口渴,过来喝水的。”狗剩眼珠子一转,马上想出了借口。

    “是吗?那你为什么把我的斧头扔进河里了?”

    “你胡说,我分明看见是你自己扔进去的!”狗剩大叫道。说完,他就后悔了。来喝水的,怎么会知道和尚将斧头丢进河里?分明就是在树后面躲了半天。

    邱明嘴角挂着冷笑:“你猜我说是你扔进去的,地主和管家是信你还是信我?昨天我可是把鬼都赶走了!”

    “大,大师,你可不能冤枉我啊。我会被撵走的,那样就再也赚不到工钱。我上有老,下有小……”狗剩开始哭嚎。

    “打住。你现在马上回去给我取一把斧头过来,就说我的斧头不小心掉进河里了,要是敢胡乱说话,后果你自己想吧。”

    对于狗剩的胡扯,邱明才没兴趣听下去呢,这种鬼话他在电视剧里看过八百遍了!

    邱明怀疑河神没出来,是因为这个家丁。动画片里,每一次河神出现的时候,可都只有一个人啊。要么是程实,要么是张剥皮。

    他把这个家丁支开,或许河神就该出现了。

    狗剩苦着脸离开,只希望管家知道后不要太过为难他,他怎么就命这么苦!

    邱明看着家丁离开后,又四处打量了一番,树林里已经没人了。可是他在河边又站了半天,还是没有河神出现。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邱明低头苦思,河应该是没错的,难道是位置不对?可是河神啊,不应该整条河都是他的地盘吗?

    要么是斧头不对?

    程实用的肯定是旧斧头,而张剥皮让人给他拿的是新斧头。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第一个呼唤出河神的,一定得是程实!

    如果是这样,那么计划需要调整一番了。

    趁着时间,邱明在河边开始练习家传的招式,一边练习,一边还大声的诵读心经,恢复体力。

    他没注意到,一个梳着几个小辫子的脑袋,从不远处一颗大树后面探出来,一直盯着邱明,嘴里还嘀咕着:“怎么还不发光?”

    “狗剩,你怎么回来了!你说什么?大师的斧头掉进河里了,让你回来取一把?不是让你跟踪的时候小心点么,怎么被发现了?这个月的工钱,再扣一成!”

    管家借题发挥之后,让狗剩再去领一把斧头,赶紧给那和尚送过去。

    狗剩心里苦涩,就知道又要被扣工钱,但总算是没被赶走,或者是被降为种地的长工。

    从库房那领了一把斧头之后,狗剩再次跑向河边。

    “狗剩哥,你这又干什么去?”

    狗剩拎着斧头跑过去,程实挠了挠脑袋,奇怪,狗剩哥来来回回的这是干什么呢?拎着一把斧头,家丁什么时候也需要砍柴了?

    小姑娘盯着邱明,看到那个和尚做出各种古怪的姿势,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什么,是佛经吗?念这个就能发光?

    小姑娘看了半天,觉得那个和尚做的动作似乎很有趣,她也开始模仿,哪知道居然一个动作都做不出来,稍微模仿的像一点,就感觉浑身酸痛。

    这个和尚好厉害啊!

    可是过了一会儿,小姑娘发现那个和尚还是在做这些动作,就觉得有些无聊了。

    她忍不住跳出去:“喂,你怎么还不发光?”

    邱明正在摆一个招式呢,听到小姑娘的话,差点闪了腰。

    这不是地主的女儿么,怎么跑到河边了,还是一个人?

    嗯,要是把这个小姑娘扔进河里,河神会不会飞上来,左手托着苍老师,右手托着松岛老师,然后大声的问邱明:“喂,你看看这两个美女,哪个是你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