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了邱明那怪蜀黍似的眼神,小姑娘向后退了两步:“喂,那个和尚,我跟你说话呢!”

    “河边很危险,不适合小孩子玩耍,你赶紧回家吧。”会不会是这个小姑娘,才让河神没有出现?

    “你到底会不会发光?”

    邱明一头黑线,合着我在你心里,约等于灯泡?这眼神,分明就是在看玩具一样!

    “谁告诉你我会发光的?你被他们骗了!”

    堂堂穿越主角,见过观世音菩萨,战过老鼠精,吓跑过一只鬼,现在让我像街头杂耍一样给你表演发光?

    “哼,就知道你根本不会发光,你又不是萤火虫!”小姑娘一脸的鄙夷。

    贫僧不跟你个小丫头一般见识!

    “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一会儿你送我回家。”小姑娘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在这个村子里,她的话就是命令。

    邱明气的想笑,你真不怕我把你扔河里是吧?

    “没空。一会儿你家的家丁过来,让他带你回家。”邱明坐在河边,低头念经。

    小姑娘看到邱明居然敢不听她的话,很是不高兴:“喂,把你背着的那个古怪的包给我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

    看到邱明没理她,小姑娘蹑手蹑脚的走到邱明身后,刚一伸手,就被邱明抓住了。

    想翻老子的包?绝对不行,里面还有邱明带的换洗内裤呢!

    邱明决定进入下个世界的时候,一定要准备一些棒棒糖,遇上这种难缠的小姑娘,直接一个棒棒糖打发走。

    “不经主人同意,就算是偷。你敢偷东西,我就到知县那里去报官,知县可是连你父亲都要听他的话!”

    小姑娘眼含泪水:“你欺负我!”

    喂喂喂,小姑娘,你别乱说话啊。邱明赶紧松开手,这要是被误会可就不好解释了。

    “大师,斧头给你,小姐?你怎么在这儿?”狗剩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手举着斧头前伸,看到小姐在这儿,有些不知所措。

    这动作,如果嘴里说的是“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或许更加合适。

    “正好,你们小姐迷路了,你把她送回去。我过河上山去砍木头,一会儿自己会回去的。”邱明这回看到狗剩,觉得这个家丁格外的顺眼。

    狗剩一脸的犹豫,管家让他寸步不离的跟着和尚,可是小姐又必须送回去。不送小姐回去,老爷一定会命人拿鞭子抽他。送小姐回去,就再次违背了管家的命令,他可能还是要挨鞭子抽。

    他到底该怎么办?为什么他见到这个和尚之后,就这么的倒霉?

    最终狗剩衡量了一番,还是选择先将小姐送回去。说不定小姐帮忙说句好话,他就没事儿了。

    “小姐,我送你回家吧,老爷找不到你该着急了,上一次老爷没找到你,我们这些家丁可都挨了鞭子。大师,斧头给你放在地上了。”

    小姑娘想跟着邱明,看看还有什么好玩的,但是又不忍心让家丁再次挨鞭子。

    “喂,那个和尚,我先回去了,你不是要上山么,下山的时候给我捉两只蝴蝶。狗剩,我们走吧。”

    邱明眉毛狂跳,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狗剩,这么劲爆的名字,他确定不是爹妈捡回来的吗?

    等到他们走了以后,邱明才拿起地上的斧头。

    走你!

    狗剩刚从家里库房领出来的斧头,再次化作一道抛物线,噗通一声落进河里。

    “诶呀,我的斧头啊~~”邱明做出一副哭天抢地的模样,五分钟后,他从地上爬起来。

    草,嗓子都嚎哑了,这河神为毛还不出来?

    我也不要金斧头、银斧头了,你出来把那个铁斧头捞上来递给我就行。

    狗剩领着小姐回家,路过田地的时候,看到程实正从田里出来,看样子是除完草了,准备回家。

    狗剩眼珠一转:“程实,你草除干净了?”

    “是啊,都干完了,准备回家呢。”

    “你先别回家,那个和尚你认识吧,赶紧去跟着他,他做了什么事情,都要牢牢记住,晚上回来详细的说给管家听。”狗剩吩咐道。

    “狗剩哥,管家让我干完活回去劈柴啊。”程实有些为难。

    “让你去盯着那个和尚,也是管家吩咐的,劈柴的事儿,安排给别人了。快点去,别磨蹭!”狗剩身边站着小姐,狐假虎威就这么容易。

    程实木讷的点点头:“哦,那我去了。”说完,转身扛着锄头往河边走去。

    “快点跑,走那么慢干什么!”狗剩在身后吼道。

    程实赶紧跑起来,今天狗剩哥好凶啊。

    小姑娘怀疑的看着狗剩:“管家让程实盯着那个和尚吗?你们为什么要盯着他?”

    “啊?小姐,这我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再晚点你就要错过午饭了。”

    一说到午饭,小姑娘才觉得有点饿了,乖乖的跟着狗剩回家了。

    ……

    邱明看着河水,恨得牙根儿都痒痒。河神呢,你给老子出来。

    再不出来,老子往河里撒尿了!

    邱明在河边气得跳脚,可是还不敢骂。这个河神的名号里带个神字,那么就一定不好对付。

    老鼠精都那么牛呢,一个菩萨的投影化身更是威力无比,邱明可不想挑战正牌河神的怒火。

    河边一个石块被他丢下去,除了溅起一点水花,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倒是还给我一个金块和一个银块啊!

    程实扛着锄头往河边跑,穿过小树林,锄头勾断了几根树枝,程实根本没在意,他就想快点找到大师。

    诶,站在河边的那个不就是大师么,光头、僧衣,尤其是那个黑色而又古怪的背包,绝对没错。

    “大师~诶呀!”

    邱明听见喊声,回头就看到程实绊在河边的一块凸起的石头上,整个人扑倒在地。但好死不死的,他手里的锄头不知道怎么松动了,锄头的头与木质的把分离,越过邱明的头顶,噗通一下落入水里。

    这倒霉孩子!

    程实看着手里光秃秃的锄头把,哇的一下子就开始大哭。

    “呜呜呜~~怎么办啊,锄头掉水里了,回去老爷一定会让管家用皮鞭抽死我的~~”

    忽然河水翻滚,好像有什么要从水里冒出来。

    邱明瞪圆了眼睛,果然只有程实才能呼唤出河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