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

    河水翻腾的越来越快,邱明能看到一个阴影从水下慢慢的升起,等等,为什么看着这个黑影觉得有些奇怪?

    当这个黑影的脑袋露出水面的时候,邱明知道那些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了,这脑袋上分明顶着一把斧头,貌似这斧头还有些眼熟。

    “妖,妖怪!”程实开始大呼小叫,双腿用力蹬,身体往后蹭。

    等到这个黑影全部出现的时候,邱明双眼已经变成了桃心。

    美女,大美女啊!

    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盈盈一握的纤腰,胸前两个贝壳遮挡住了重要部位,下面是一条水蓝色的长裙。黑色的头发散落在脑后,五官可以秒杀绝大多数娱乐圈所谓的女神。

    不对,人家就是女神,河神也是神!邱明没想到,河神竟然是女哒!

    不过这样更好,比冒出来一个糟老头子可完美多了。要是河神的脑袋上没顶着那把斧头,造型应该更加完美的~

    此时的河神一脸煞气:“是谁往水里丢的斧头?!”

    河神在河中休息,感受到恩人的气息才出现,但是出水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脑袋上竟然顶着一把斧头!

    邱明跟程实两人同时摇头摆手,动作整齐划一。

    尼玛,这时候要是承认了,恐怕河神会把斧头砍到他脑袋上。邱明眼观鼻、鼻观心,不敢跟河神对视。

    “那个小子,你哭什么?是不是斧头掉进河里了?”河神眯着眼睛,看向程实。小子,你可不要说谎骗我!

    “没有没有,我是锄头的头掉进河里了。”程实傻愣愣的说道。

    “锄头?等着,我去帮你捞上来。不许再在我的河边哭嚎,影响我休息!”

    河神缓缓下降,重新钻入水中。邱明咔吧咔吧眼睛,河神给别人捞斧头,就因为别人的哭泣声影响了她休息?

    水面再次翻滚,河神跟脚下踩了喷水飞行器似的从水下浮上来,手里拿着一把闪着银色光芒的……锄头。

    “小子,这把银锄头是你掉的吗?”

    邱明感觉瞎了自己的24K钛合金眼,这什么情况,不是说好了这是《金斧头银斧头》的世界吗,这个银锄头是肿么回事?

    还有那锄头为什么会发光?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就算是纯银的,也没这么亮吧?

    “不是,这个不是我掉的锄头。”程实回答道。

    “你确定吗?这个真的不是你的?”河神再次问道。

    “真的不是我的。”

    “哦,那可能是我找错了,我再下去找找。”

    邱明张了张嘴,很想对河神说,你这么厉害,能不能先把脑袋上的斧头拿下去,一直顶着不累吗?

    就算不累,也影响你整体造型啊。最重要的是,看着河神头上的斧头,邱明总是感觉非常的心虚。

    过了一分钟,河神再次从河里冒出来,手上拿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锄头:“小子,这个金锄头是你掉的那把对吧?”

    “不是,这个不是我掉的锄头,我掉的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锄头,左边还有两个豁口。”程实依然摇着头,并详细描述了他掉的那把锄头的样子。

    妈妈说了,说谎不是好孩子。

    “你确定吗?你看清楚,这是一把金锄头啊,要是你掉的,我就还给你。”

    “可是真不是我的啊。”

    “那我再去帮你找找。”

    过了大概一分钟,河神举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锄头上来了:“小子,你看看,这是你掉的锄头吗?”

    程实仔细看了看:“左边有两个豁口,上面还有锈迹,这就是我掉的那个锄头。姐姐,谢谢你帮我捞回了锄头。你可真厉害,这么急的河水,你都能帮我捞上来。”

    邱明撇撇嘴,这么急的河水下去是很厉害,但是她站在水面上你不觉得更厉害吗?这是人可以做到的吗?

    这孩子脑子少根弦儿,邱明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他。

    “孩子,你很诚实,这把金锄头和这把银锄头都送给你了。”

    河神左手背后,再拿出来的时候,手上就出现了金锄头和银锄头,连同那把铁锄头,一起递给程实。

    让邱明惊讶的事情来了,程实摇摇头:“我只要我的那把铁锄头,妈妈说了,陌生人的东西不能要,有可能是坏人!”

    邱明分明看到河神脸上弥漫了一层怒气,人家辛辛苦苦帮你从河里捞锄头,然后又要送给你更加贵重的金银锄头,你现在说人家可能是坏人,这孩子会不会说话啊。

    河神一脸黑线:“我是这条河的河神,不是坏人,这金锄头和银锄头是对你诚实的奖励。”

    其实就是她在成神之前,曾受过上一世程实的帮助,她不过就是报恩,消除因果,免得影响自身修炼。

    “程实,既然是河神大人对你的奖励,你快拿着吧。你不是想买一点田地,再买一头牛,给你家人过上吃饱饭的好日子吗?卖了那金锄头和银锄头,这些都能实现。”邱明抢着说道。

    他怕他在不这么说,程实这倒霉孩子说不定还会说出什么刺激河神的话。就担心这孩子转身走了,然后河神将怒火撒到他头上。

    程实这才站起来,大师给他吃了一顿特别好吃的饱饭,还能吓跑了鬼,肯定是好人。大师肯定不会骗他,再说他真的想让家人能够吃饱穿暖。

    他还能离开地主家,再也不用挨打受欺负了,说不定他以后还能娶一个媳妇,像是邻村翠花姐那样,肩膀宽,大腿粗,能干活的。

    程实刚要从河神手里将锄头拿过来,河神却忽然将锄头都收了起来:“小子,你很诚实,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问你,才能把锄头都给你。这把斧头,是不是他扔进河里的?”

    河神一伸手,指向邱明。

    程实看向邱明,再看着河神:“我不知道,我没看见他往河里扔斧头。”

    邱明现在想要上去拥抱程实,孩子,你的回答太棒了!

    河神面带一点疑惑,难道也不是他?那是谁,敢让她如此狼狈,简直是罪无可恕!

    “这个小和尚,这个斧头确定不是你丢的吗?如果你说实话,我可以给你金斧头和银斧头的奖励哦~”

    河神手一晃,双手各自出现一把金斧头和银斧头。邱明看着手持双斧的河神,一种斧头帮大佬的既视感扑面而来。

    邱明一脸纠结,说是,很有可能被河神砍死。说不是,那么永远不要想着从河神手里得到斧头,任务怎么完成?

    对啊,可以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