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猛地抬头:“河神大人,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在说谎!说谎的人,要受到惩罚!”肯定就是这个小和尚,敢用斧头丢她,必须要给予严厉的惩罚!

    “我没有说谎。”邱明赶紧退后一步,“我是借了一把斧头上山砍树,然后掉进河里了。但是后来有个叫狗剩的家丁也拿来了一把斧头,我不知道你头上的到底是谁的斧头。”

    程实在旁边也补充道:“对呀,我确实看到狗剩哥拎着一把斧头飞快的跑向这边,然后回去的时候,手里只有小姐采的野花。”

    邱明暗喜,程实,真是好孩子啊,这话说的太及时了!

    河神也愣住了,这可怎么办?难道河里,还有一把斧头?

    “你俩在这儿等我,我到水下去看看。”

    她迅速落入河中,不到一分钟,她又拎着一把斧头上来了,同时取下脑袋上那把,一手一把,一脸的不可思议,真的有两把斧头。

    邱明松了口气,难关过去了,接下来就该是金斧头与银斧头的问答了吧?快点问吧,哥们肯定回答的极为完美,展现出自己诚实的优良品质!

    这只是他身上优良品质之一,他还有尊老爱幼、善良守信等优秀的一面,尤其是英俊帅气,这些河神都看不到吗?

    邱明看着河神这脸蛋,这身材,就算十八岁好了,只要你勾勾手指,我就会主动献身,事后保证不粘人,真的,比真金还真!

    “小和尚,这把铁斧头是你的吗?”河神举着左手的斧头问道,颇有一种斧头帮大佬威逼良民的气势。

    “不知道。”

    “那这一把呢?”河神又扬起了右手的斧头。

    “不知道。”

    邱明哪儿知道哪一把是他带来的,哪一把是狗剩那个家丁拿来的啊,看起来都一样好不好?

    这个河神不按套路出牌啊,不是应该用你刚才拿出来的金斧头和银斧头对我试探吗?我都准备好答案了,你弄两把铁斧头算什么事儿啊!

    不管了,金斧头和银斧头大不了都不要了,只要从河神手里将铁斧头拿回来,任务应该就算是完成了。

    “小和尚,你不说,我给你哪一把好呢?不如你把那个丢斧头的人叫过来,我问问他?”河神眯着眼睛看着邱明。

    不行,绝对不能叫狗剩过来!

    “河神大人,我看着两把斧头都差不多,不如你随便给我一把,我反正有个砍柴就好了。”邱明内心在呐喊,快给我啊,递给我啊,拿了我就走,别的都不要。

    “那可不行,万一错了怎么办?这样吧,只要你承认掉在我头上的那把斧头是你丢的,我就把左手这把斧头给你。”河神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右手那把斧头是我丢的。”邱明很“聪明”的做出了正确选择,眼神中露出一丝淡淡的得意。

    河神脸上的笑容猛地消失,右手将斧头甩向邱明:“好哇,我头上的斧头果然是你的!”

    尼玛,被河神这小婊砸套路了!

    看着旋转着飞过来的斧头,邱明迅速掐动手印,嘴里快速念出口诀,不动明王印!

    身上冒出一片金光,将他整个人围绕起来。

    河神正觉得对普通人丢斧头不妥,打算将斧头收回来呢,就看到那个小和尚身上冒出的金光,竟然还是一个真正的佛门子弟!

    哐~~

    斧头落在地上,邱明心有戚戚焉,这河神报复心理太强!

    程实在一旁双眼瞪得溜圆,大师又发光了!

    “河神姐姐好凶啊。”程实忍不住说道。

    邱明点点头,是啊,好胸啊~

    “你是佛门弟子?你师父是谁?”河神正色道。

    “我师父是无尘大师,佛门高僧,我还见过观世音菩萨!”

    邱明一脸的得意,怕了吧?同时迅速弯腰,将地上的斧头抄在手里。

    无尘大师?没听说过。不过这个小和尚竟然见过观世音菩萨,这就比较难办了。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河神,跟观世音菩萨完全没法比。但是佛门弟子,哪怕是观世音菩萨的弟子,也不能朝她头上丢斧头!

    邱明此时脸上得意的神色消失了,怎么回事,他拿到斧头了,为什么没有任务完成的提示?

    难道说因为这把斧头不是河神的,所以不算?他查看主线任务,从河神手里得到一把斧头,莫非只有金斧头和银斧头才算数?

    麻蛋,貌似他已经把河神得罪了,河神怎么还会给他金银斧头?

    “小和尚,既然你是佛门弟子,那么你帮我办件事,我可以给你报酬。”

    河神突然间的一句话,让邱明跌到谷底的心情瞬间回升。

    “没问题,河神大人请说。”邱明痛快的答应了,“报酬的话,我要一把斧头,不是你手上这个斧头啊。”

    把另外一把铁斧头给他,可能也不算完成任务,邱明把话先说清楚,到时候河神给他金斧头或者银斧头都行,他不挑。

    “行。前两天我养的一只顽皮鬼走丢了,你帮我找回来。”河神随手将另外一把斧头也丢到邱明面前,这破斧头,她留着也没什么用。

    邱明抓起第二把斧头,果然,还是没有提示任务完成。

    “河神大人,我不会捉鬼啊。”怎么又是捉鬼,和尚就一定会捉鬼吗?河神怎么见识也如此的肤浅!

    “不需要你捉,只要你找到她,告诉她我在找她,让她回来就好了。一般人见到她都吓坏了,你不需要怕她。”要不是她有事不能离开这条河,会需要这个小和尚帮忙?

    邱明试探的问道:“河神大人说的顽皮鬼是不是浑身冒着绿莹莹的光,会飘来飘去,还会说话?”

    “没错,你身上沾染的果然是她的气息,这么说你肯定能找到她了,帮我这个忙,我就给你一把斧头,很不错的斧头哦~”

    邱明面带不屑,一把金斧头才多少钱,哥们这儿有一箱金元宝呢。

    再说了,回头我到张剥皮的库房去,肯定能弄到更多的财宝。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离开,谁稀罕你的破斧头似的!

    心里这么想,邱明嘴上却痛快的答应了:“好,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