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刚才那个姐姐真的是河神?”程实肩上扛着铁锄头,手里还拎着金锄头和银锄头,刚才他竟然见到河神嘞!

    “没错,别人会变出金锄头和银锄头给你吗?”

    “大师,那你真的要帮她抓鬼啊?”

    “是帮她找,不是抓。”

    “大师,河神头上那把斧头到底是不是你丢的?”

    “闭嘴!”

    进到村里,有些人看到程实手里拎着金锄头和银锄头,都在窃窃私语。程实这孩子,是从哪儿弄得?听说这个和尚会找财宝,这就是和尚帮着找到的?但是哪个财主会这么无聊,居然用金银打了两把锄头?

    “大师,你回来了。你砍得木头呢?”管家看到邱明只拎着两把斧头,脸色有些不太好看,难道没找到合适的树?

    等等,程实那孩子手里拿着的是什么?黄金和白银做的锄头?

    “程实,把手里的东西给我,你去那把扫帚,把门口打扫一下。”管家说完,就想从程实手中拿走金锄头和银锄头。

    邱明伸手拦住:“管家,这是河神送给程实的。你要也可以,拿东西换。”

    管家脸上有着不敢相信的神色:“你说谁送的?河神?”

    “程实,把铁锄头给管家,跟着我去见张居士,我有些话要对他说。”

    程实看了看管家,又看了看邱明,然后将铁锄头往管家怀里一塞,抱着金锄头和银锄头跟上了邱明。

    管家在背后恨的牙根都痒痒,可惜却不敢在这时候得罪邱明,老爷对这个和尚有多重视,他心里格外清楚。

    哼,等这和尚离开的,得拿鞭子狠狠的教训程实这小子一顿!还有狗剩那个该死的家丁,让他跟着和尚,他居然自己先回来了,一会儿先抽他!

    “大师,你回来了。木头呢?”张剥皮跟管家一样,先关心的就是木头找到了没。

    “木头没找到,不过我已经找到了张居士的那场富贵。”邱明神神秘秘的说道。

    张剥皮看到程实手中拎着的金锄头银锄头,双眼冒出贪婪的目光:“程实,快把手里的东西给我!”

    金子、银子,虽然少了点,但是意外之财,也令他格外的开心。

    “诶~~张居士,这个可不是你的富贵,这是属于程实的富贵,你的富贵,还要自己亲自去取。”邱明拦住张剥皮。

    “程实,还不把东西给我,难道又想挨鞭子吗?”张玻璃厉声喝道。

    程实打了个哆嗦,眼神中露出一些恐惧,似乎想到了一些可怕的回忆。

    “张居士,这点东西你就满足了吗?程实一个长工,只能得到这点回报,可是你不同,你可以得到更多的回报。”

    邱明要让程实不再受张剥皮的欺压,就要让程实离开这个村子,有钱可以买地、买牛,自己种地生活,不再需要做被剥削的长工。

    或者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完成痛扁张剥皮的支线任务时,直接将张剥皮干掉,自然张剥皮也就不能再欺压程实了。

    但邱明也没看到张剥皮做出什么草菅人命的事情,这种人打一顿解气可以,杀人邱明可不愿。

    张剥皮愣愣的看着邱明,这和尚是什么意思?不要这两把锄头,还能得到更多?

    哼,那就先不拿,拿到更多的财宝之后,再从程实手里把这两把锄头也拿过来就好了。他家的长工,得到的任何东西都是他的!

    “大师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算出张居士有一场富贵,这富贵就是河神的馈赠……程实用一把铁锄头,换回了金锄头和银锄头,如果居士扔进河里的本身就是黄金,那么河神会不会给予居士更加珍贵的珠宝、美玉?”

    邱明将程实得到金锄头和银锄头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可没告诉张剥皮不能贪婪,更没说那个河神貌似脾气不太好。

    “那还等什么,老爷,马上让人搬着黄金去河边啊!”地主婆突然走进来,大声说道。

    这种发财的机会,她一刻都不想等。

    “慢着,如今已是下午,搬着沉重的箱子走到河边,岂不是天色已暗,河神可未必出现。明日上午再去更为合适,财宝就放在那里,属于张居士的富贵,是跑不掉的。明日我陪着居士一起去,定然将财宝拿回来。”

    邱明还是想着晚上先把顽皮鬼找到,明日就可以直接去找河神完成任务。万一张剥皮他们先去了,河神只是教训了他们一顿,张剥皮回来肯定会找他发火。

    一个张剥皮邱明没放在眼里,但是这整个村子都常年受到张剥皮欺压,万一都听张剥皮的话,围攻邱明,那他就危险了。

    张剥皮想了想也有道理,天色太黑,要是哪个家丁偷着藏了财物,他也未必能够发现,还是白天去拿回来最好。

    “大师,你富贵你是帮我找到了,可是镇宅的木牌怎么办?”家里还有一只鬼呢,张剥皮格外的担忧。万一那只鬼过两天不只是在东厢房了,跑到他们后院来,那可怎么办?

    “这个简单,今晚我需要一个人帮忙,将鬼引走。我看程实就很合适,居士认为呢?”

    “合适,就他了。只是引走之后,他会不会死?”他家的长工,吃了他家那么多饭,可不能白白死了。

    “不会,只是他恐会被鬼缠身,居士还是让他离开,莫要让他在为你家做工了。”

    张剥皮觉得有些可惜,程实这孩子还是很能干活的,就是经常会做错事。算了,为了家里的安全,这个长工就不要了。

    “没问题,明日我就把契约撕掉,他就再也不是我家的长工了,我连村子都不会让他靠近!”既然把鬼引走了,可不能让他再带回来。

    “程实,你要听大师的话,明天你就不用再来家里做工了,你回自己家去吧。”地主婆赶紧说道。

    程实愣愣的站在一边,回来的路上,大师就交代他不要说话,让他可以离开地主家,拿回卖身契,现在看来,好像明天就可以回家了。

    邱明心里暗暗高兴,一个支线任务,马上就要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