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师,我真的要一个人待在屋里?我怕鬼啊~”

    “程实,你想不想回家了?想不想买块田,让家人过上好日子?那只鬼不会害人的,你别怕。再说了,我就在门外。”

    “来,先吃饱肚子,还有糖水,你喝不喝?”

    反正明天就能离开,今天包里的东西都吃干净也没关系,邱明给程实倒了两杯可乐之后,自己也走到门外,捧着瓶子也咕咚咕咚灌了两口。

    程实不但吃了饼干和火腿肠,还把管家让人送来的馒头和青菜也都吃干净了。遇上大师之后,他有了幸福的感觉。

    “你喝的这是什么?”

    “糖水啊,大师给的。你,你,你别过来,大师救命啊~~”

    邱明推开房门,再次看到了那个绿莹莹的鬼魂:“你是顽皮鬼吧?”

    顽皮鬼正想跑呢,忽然停住了:“和尚,你认识我?”

    “今天我们见到河神了,她让我转告你,赶紧回去吧,她在找你。”

    “你见到河神大人了?这两把锄头是哪儿来的?”顽皮鬼忽然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身影一晃,两把锄头出现在他的手中。

    “是河神大人给我的,你快还给我。”程实急了,这可是他要换回田地和耕牛用的。

    顽皮鬼将锄头丢给程实,嘴里嘟嘟囔囔:“河神大人这次怎么醒来的这么快,我才出来玩了几天啊。”

    “和尚,你们喝的是什么东西,给我喝一杯。”

    邱明很痛快的倒了一杯,他还没见过鬼能喝水的呢。顽皮鬼飞到杯子上,低下头。

    “嗯,这个味道很奇怪,我竟然从来都没喝过。和尚,谢谢你的糖水,我先走了,以后有空再来找你玩啊。”

    别的鬼不清楚河神大人的脾气,他可是知道,河神大人生气了,那可是非常恐怖的!

    顽皮鬼化作一道幽光,嗖的一下穿墙而出。

    邱明端起被顽皮鬼“喝”过的那杯可乐,颜色似乎变得暗淡了许多,闻起来也没有任何可乐的味道,甚至气泡都完全消失了。

    邱明若有所思,鬼是这么喝东西的,那么神仙是不是也是这么享受贡品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管家就亲自过来敲门:“大师,起来了吗?”

    院门打开,管家像里头扫了几眼,没有一点打斗的痕迹,这么简单就把鬼收拾了?

    “我要亲自看着程实出村子,避免鬼魂跑回来。管家,程实的契约可带来了?”

    “带来了。程实,这是你的卖身契,我现在撕掉了,从此你就不再是张家的长工,跟张家没有一点关系,赶紧走吧,永远不要再回来!”

    他看着程实有些萎靡,这鬼恐怕就附在身上呢,可不能让他继续留在家里。只是可惜了,这小子手里还拿着金锄头和银锄头呢。

    邱明亲自送着程实离开村口,程实越走越快,身影逐渐消失了。

    邱明已经告诉程实,让程实回去就赶紧将金锄头和银锄头换成田地和耕牛,这笔钱,足够程实一家能吃上饱饭了。

    如果张剥皮日后找他们讨要金锄头和银锄头,你就跟张剥皮说,那你就回到张家继续做长工。以张剥皮那小胆,绝对不敢让程实回来的。

    回到地主家,张剥皮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牛车,上面满满的放着六个大箱子。这个张剥皮,还真是土财主啊!

    “大师,我们赶紧走吧,时间不早了。”

    邱明心里暗骂,我还没吃早饭呢,现在连馒头和粥都不舍得给了?

    还有你弄这么大阵仗干什么,你去就好了,怎么你老婆孩子也都跟着去?怎么地,组团见河神啊。

    “张居士,人是不是有点多?”

    “不多,不多,我还准备了几辆牛车,一会儿就跟着我们过去。这些人,可以搬着搬东西啊。”张剥皮一副这还嫌人少的样子。

    那模样,生怕去的车少了,拉的财宝少了似的。

    “令爱就没必要去了吧?”这小胳膊小腿儿的,能搬得动什么啊。

    “和尚,我为什么不能去?我也有东西要丢给河神,让她给我换成金的!”

    邱明暗暗摇头,如此年纪,就被培养成了一个小财迷,这以后说不准又是一个贪婪、吝啬的地主婆啊。

    前面一辆牛车上铺了软垫,张剥皮一家人坐上去,想了想,又邀请邱明也坐上去。

    一排牛车从张剥皮家离开,村子里许多佃户都在偷偷打量,张剥皮这是干啥去,难道要搬家了?可是这个方向,好像是奔着小河去的,那边有路可以过牛车吗?

    还有程实那孩子呢,怎么没在里面,平时程实不是要赶牛车的吗?

    乡间小路坑坑洼洼的,牛车晃悠的邱明头痛,还不如自己走呢。小声念经,才感觉好多了。

    小姑娘一直偷偷打量着邱明,这个和尚真的会捉鬼?鬼是什么样子?吓人吗?

    还有这个和尚很讨厌,昨天让她抓两只蝴蝶,他居然没抓!她这次可是带了不少东西,希望河神都给她变成金的。

    “大师,我带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少?”张剥皮看着邱明问道。

    邱明看着好几辆牛车,刚才还以为六个箱子就不少了呢,现在至少有二十个!

    “少不少无所谓,这次可以先去尝试,你下次还可以来啊。”

    还敢有下次?估计那个暴躁的河神这一次就会让张剥皮留下心理阴影。

    张剥皮等的就是这句话,这个发财的办法,可以重复使用!

    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成为全县首富,甚至放到州府,他也是首富。假以时日,他会成为全国最有钱的人!

    嗯,那时候就不在需要看岳丈的脸色了,你生不出儿子来,我再找个小~妾生,不,一个不够,最少要三,要五个!

    但是宝贝女儿可不能委屈了,到时候不但要给她找个读书人做夫婿,还要状元才行!

    邱明看着张剥皮的脸色不断变换,差点以为张剥皮还学过什么变脸之类的杂技。

    牛车慢悠悠的到了河边,张剥皮都没用管家搀扶,自己就跳下了车。俨然从一个走路都费劲的胖子,变成了一个灵活的胖子,仿佛洪金宝附身一般。

    “大师,就是这条河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