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士,河神出现,人不宜多,还是让其他人先避开吧。”

    张剥皮马上点头,对,他的钱,不能让那些家丁、长工什么的看见。他马上挥手,让管家将人先都带到树林那头去,等他喊的时候,才能过来。

    如果谁敢偷看,他就让人拿鞭子狠狠的抽!

    “张居士,我先做个示范,你们躲在树林里看着,一会儿你们再自己来。”

    张剥皮跟地主婆对视了一眼,拉着女儿躲到树后面去了。邱明手里拎着一把铁斧头,嗖的一下扔进河里。

    没用邱明哭嚎,就看见河水翻滚,河神从水里浮上来:“小和尚,你来了。”

    “河神大人,顽皮鬼应该回来了吧,我的报酬呢?”

    河神右手从背后拿出来,手里多了一把闪着寒光的斧头:“喏,这是给你的斧头。”

    邱明怒视河神,就算不是金斧头,也应该是银斧头吧?你这又给我一把铁斧头是什么意思?

    河神看到邱明的眼神,似乎误会了什么:“你扔的那把铁斧头还要?等着,我去给你捞上来。”

    咦?两把斧头似乎不太一样啊。

    邱明一伸手,从河神手里接过两把斧头,左手的那把很普通,但是右手的那把却寒光闪闪,而且格外的坠手。邱明本能的感觉,这把铁斧头或许比金斧头还要珍贵。

    叮咚~

    【主线任务完成,可选择回归时间。立即回归,一天之后回归,一个月之后回归,一年之后回归。】

    “一天后回归。”邱明心里默想。

    他“看到”那空间中出现了一个沙漏,等沙子漏完的时候,就是他回归的时刻。

    “这是天外陨铁打造的斧头,十分锋利,而且对邪物有一定的克制作用。本想给你一些别的东西作为报酬,哪知道你竟然喜欢斧头。”

    河神摇着头,一副想不通的模样。

    这竟然是河神打造的兵器,貌似很不凡的样子,但是他偏偏选择了斧头。以后万一跟别人动手,别人要么抽出一把宝剑,要么拔出一把刀,就算是一根棍子也比他拎着一把斧头强啊!

    故事里凡事拎着斧头的,要么是反派,要么就是络腮胡子的黑脸大汉,比如程咬金、李逵、琛哥……失算啊失算!

    “报酬给你了,我们两清。”河神说完就离开了。

    等河神重新回到河中,张剥皮一家蹬蹬蹬就跑过来了。

    “大师,大师,那就是河神?她给了你一把斧头?”张剥皮有些失望,不是说丢下去一个铁锄头,就给一个金锄头和一个银锄头吗?

    “我丢下去的是铁斧头,河神就给了我一把铁斧头。但是张居士你不同啊,你这不是带着许多财宝么,最少也能翻倍啊。”邱明继续忽悠。

    张剥皮一想也对,每次能翻倍,那么虽然慢了一点,不过也比他当地主赚钱快多了。

    “我先来,我先来。”小姑娘捧着一个小箱子跳出来。

    张剥皮溺爱的看着女儿:“好,宝贝女儿先来。”

    小姑娘双手高举手中的箱子,用力丢向河里,满心期待的看着……箱子顺着河水飘走了!

    “哇~~~”

    小姑娘嚎啕大哭,哭的如此伤心,如此的绝望。

    “你,就你,陪我的木蝴蝶,陪我的木风车!”小姑娘的手指,都快戳到邱明的脸上了,一脸的愤慨。那可是她最喜欢的玩具啊,就这么漂走了。

    邱明嘴角抽搐两下,你一个小木箱,里面也没什么沉的东西,怎么可能沉入水底?

    这个小姑娘,脑子估计比程实的强不了多少。

    他颇为无奈的看着张剥皮,张剥皮拉住女儿:“乖宝贝,你不就是想要金的吗?回头爹爹让人用金子给你打金蝴蝶,金风车。”

    张剥皮也没想到,箱子会顺着河水飘走,还好他带来的都是沉的东西。

    “等着,看爹爹的。”

    原本他想把一辆牛车都推下河的,这回想了想,应该先做个试验,于是从车上抱下来一箱金元宝,噗通一声扔进河里。

    一家三口都死死的盯着河水,河神呢,怎么还不出现?

    “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张剥皮的话里隐含怒气,那可是一大箱金元宝啊!

    “你们得呼唤河神啊。哭,痛哭比较有效。”

    “刚才大师为什么没哭?”张剥皮语气中透露着怀疑。

    “或许我扔下去的时候,河神正好路过。这么一大箱金子掉进河里,张居士不想哭吗?”邱明启发道。

    这么一说,张剥皮果然隐隐觉得心痛。他还没哭呢,旁边的地主婆就开始哭天抢地的落泪:“我的金元宝啊,这么大一箱,都掉河里了~”

    邱明躲去树后,看到河水翻滚,河神再次出现了。

    “谁在这里哭泣?”

    “河神大人,我们的金子掉进河里了!”张剥皮抢着说道。

    河神有些疑惑,这些人怎么知道她是河神?而且见到她,竟然没有一点惊慌,可分明就是普通人啊。

    她向着树林边上扫了一眼,那个小和尚躲在树后干什么呢?

    不过她身为河神,还是很尽职的说道:“你们等一下,我下去给你们捞上来。”

    河神潜下去,不到一分钟又上来,双手托着一个闪着金光的箱子,箱子打开,里面是满满一箱金元宝。

    “这箱金元宝,是你们掉的吗?”

    虽然金元宝没有变多,但是箱子变成黄金的了。张剥皮马上点头:“对对对,这就是我们掉的箱子,里面的金元宝都是我的!”

    河神大怒:“你竟然说谎!说谎的人,必须要受到惩罚!”

    一股水箭射过来,将张剥皮打了一个跟头,浑身湿哒哒的,像落水狗般狼狈。

    河神带着那金箱子装的金元宝重新回到河中,水面再次恢复原状。

    “老爷,老爷你怎么样?我们的金子,我们的金子没了!”地主婆抓着张剥皮的胳膊大哭,“都怪那个和尚,是他骗我们!”

    邱明从树后走出来:“张居士,我是不是说过,不是你的就说不是,然后河神就会将所有的东西都给你,你怎么不听话?唉,今天看来是不能再召唤河神了,回去吧,明天再过来。”

    邱明心里暗笑,让你贪心,这回傻眼了吧?

    今晚回去睡一觉,明天哥们就回到现实世界了,你再来招惹河神,估计就不是一道水箭这么简单的惩罚了。

    PS:更新时间说明一下,上架前基本是一天三更,早八点、下午两点和晚上八点各更新一章。这样点击可以多一点,方便老四冲击新书榜。老四更新非常稳定,跟过老四书的老读者都知道。

    PS2:收藏和推荐对老四很重要,尤其是新书期,这些数据关乎到新书在榜单上的名次,关乎到能否有更多的人看到本书。所以,打劫,推荐票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