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怎么箱子没多,还少了一箱?”被喊过来收拾东西回家时,管家很没有眼力价的问道。

    “费什么话,让你来赶车回去的,让你问别的了吗?是不是你也想挨鞭子!”张剥皮大怒。丢了一箱金元宝,他正心痛呢,管家这是撞到枪口上了。

    管家一脸懵逼,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河神没来?

    “还有,叫几个人下河去,把那箱金元宝给我捞上来。要是捞不上来,今晚就别回来了!”

    回村的牛车上,小姑娘一直气鼓鼓的瞪着邱明,眼睛里透出两个大字——坏人!

    邱明越是不看小姑娘,小姑娘就越生气,你赔我的玩具!

    “张居士,那棵树不错,你让人砍了拉回家,我给你做几面镇宅木牌。”邱明随手指了一颗树。

    张剥皮眼睛一亮:“你们两个,赶紧去把大师说的那棵树砍倒扛回家。”

    即使这棵树是他家的,他也不心疼了,镇宅木牌那种东西,肯定比一棵树要值钱多了。至于他眼中这棵树跟其他的没有不同,那肯定是他眼拙看不出来,这棵树肯定有特别的地方。

    邱明这不过就是拖时间的手段罢了,他说做木牌的时候不能被打扰,这张剥皮就肯定不会让人来打扰他了。

    回到家里,张剥皮让人给邱明送来了饭菜,这回丰盛多了,起码有两个青菜,看来张剥皮对镇宅木牌非常重视啊。

    吃完东西,那棵树也送来了。邱明关起院门,仔细打量着手里的斧头。

    单手挥动,还有些吃力,这斧头绝对比一般的实心铁斧头要沉太多了。

    用力一砍,斧刃全部嵌入树干里。拔出来再次挥砍,不过三斧子,比腿还粗的树干竟然就砍断了!

    这斧头的锋利,比他想象中更甚。不过只挥动了这三次,他就感觉胳膊有些酸痛。

    将包里那些食品的塑料包装袋都拿出来,堆在屋子的角落。晚上的时候,直接烧掉,没必要将垃圾也带回现实世界。

    至于这把斧头,则一定要带走的。包里空出来的地方,可以到张剥皮的库房里装满。

    一下午,邱明继续练习家传的招式,累了就用心经恢复体力,他感觉比前两天能坚持的时间长了一点。

    晚上管家派人送饭来,邱明要了一盏油灯,又要了毛笔和墨水,总要做做样子,才能真正混过去。

    上个世界的支线任务,奖励了他梵语精通,如今正好他尝试一番,用梵语写出来的经文,是否有什么神奇的功效。

    用斧头砍出来的一块勉强能看得过去的木板,比巴掌大一点,邱明用毛笔沾满墨汁,在木板上写下了“般若波罗蜜”五个梵文。

    仔细看了看,貌似什么效果都没有,没有发光,也没有任何神奇的事情发生。

    他隐约记得道士画符好像要朱砂什么的,和尚是否画符他不记得了,但是好像听说过,古时候和尚给大官抄写经文,用的可是掺了金粉的墨汁!

    你看庙里的太上老君、龙虎天师什么的,就是一个泥身像,上面画了彩绘。而佛像呢,多半都是金光闪闪,甚至古时候有许多就是用黄金做的佛像,哪怕是罗汉什么的,也要是金身罗汉!

    邱明无奈,现在准备金粉也来不及了,就用这个糊弄张剥皮好了。

    东西放在一边,闭目念经。只是邱明没看到,他在念经的时候,木牌上的那句经文闪过了一道金光。

    一夜过去,天刚亮,邱明就睁开眼睛。他看了看空间里面的那个沙漏,估计不到两个小时,他就该回到现实世界了。

    今天张剥皮竟然没让管家来敲门,看来昨天说不让打扰这句话,还是很好用的。

    又念了会经,看了看沙漏,时间差不多还有半个小时,邱明背上包,手里拿着他粗制滥造的那块破木牌,打开院门。

    迎面就是张剥皮那伪善的笑脸:“大师,镇宅木牌可做好了?”

    “只做好了一面,这个放在库房,可保证财运亨通,张居士与贫僧一起进去,贫僧告诉你怎么摆放最为聚财。”

    将这个张剥皮忽悠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然后,嘿嘿嘿~

    张剥皮带着邱明到库房门口,从脖子上取下贴身放置的钥匙,打开门上面一把巨大的铜锁。

    地主婆和小姑娘也想跟着进去,邱明伸手拦住:“女子为阴,不宜进入库房,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地主婆哪儿知道这种“常识”啊,讪笑着带着小姑娘退后,嘴里还不住的道歉:“我真不知道,老爷,那你自己进去吧。”

    “退到另外一个院子去,贫僧要用这个木牌布置一个聚财的阵法,居士与贫僧有缘,但岂容他人偷听?”

    “对,所有人都退出院子,一会儿我不出来,听见什么动静也不准进去,否则就打断你们的腿!”

    张剥皮也觉得这种事儿确实不能让别人偷听了去,挥挥手将所有人都赶出去,然后还特意将院门关好,从里面用门栓插上。

    进入库房,邱明看着满库房的箱子,不只是金银财宝,还有绫罗绸缎。这个张剥皮,有这么多钱,还如此苛刻的对待下人,真是该打啊!

    邱明打开两个箱子,里面都是金元宝。他放下背包,当着张剥皮的面,将金元宝开始往包里装,从今天开始,咱就是富僧啦~

    “大师,你在干什么,放下我的金子!”张剥皮猛地扑上来。

    邱明回手就给了张剥皮眼眶一拳,直接将张剥皮打了一个跟头。然后跳过去,骑在张剥皮身上,左右开弓。

    “你个张剥皮,如此富裕,还那么苛刻的对待佃户和长工,心可真够黑的。老子这次就代他们好好教训教训你,看你再敢用鞭子随便抽人,再敢打断别人的腿!”

    此时的邱明像极了恶霸,将张剥皮给打懵了,这还是他认识的大师吗?

    他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希望来人救他。但是其他人都被地主婆远远的赶走了,家里的秘密,连管家都不能听!等她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身边连个撞门的人都没有。

    打的张剥皮不敢动弹的时候,邱明在起来继续装金元宝,然后看了看时间,将包反抱在怀里,扯着嗓子大吼:“张剥皮的恶行天怒人怨,贫僧下界给予其处罚,库房里面的钱财,大家尽管取用!”

    地主婆终于命人将院门撞开,然后看到一阵金光笼罩着那个和尚,嗖的一下消失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那个和尚真是下凡的佛陀?而且刚才和尚说什么呢,让他们随意取用库房里的钱财?

    其他长工和家丁看着库房里满满的金银财宝,不知道谁先带的头,呼啦一下全部冲了过去。

    张剥皮虽然被邱明的消失震撼住了,但此时马上跳起来,顾不上身上的疼痛:“都住手,我的,这些钱都是我的~”

    可惜根本没用,就连管家也冲上来抢,没有任何人来帮张剥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