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崂山可比当初三个和尚那座小山高多了,地域也更加的广阔。走了快一个小时,才到半山腰,还好邱明边走边念心经,让他不至疲累。

    一个华服青年,正坐在树荫下的台阶上休息。邱明看此人装束,不太像是山上的道士,倒像是一位富家子弟。可是富家子弟来道观上香什么的,不都应该带着下人吗?

    “这位兄台,你也要上山吗?”对方主动拱拱手,跟邱明打招呼。

    “没错,我听说山上有修仙的高人,特意上山拜师的。哥们~呃~兄台如何称呼,上山所为何事?”邱明也想跟本世界的人聊聊天,免得上山之后,处处透出奇怪,让人生疑。

    “小可王生,字守中,如今刚满二十,家中行七,莱西人氏。祖父与家父均在朝为官,家中几位兄长也已出仕。”

    “小可自幼也曾见过仙家中人,极为羡慕,跟兄台一样,也是听闻山上有仙长,特来寻仙访道。不知兄台如何称呼,听口音不似本地人啊。”

    口音?这点让邱明有些无奈,他可不会什么山东腔,普通话夹杂着东北腔倒是倍儿溜。

    通过这几句话,邱明却有些惊喜,半路遇上这位,竟然是主角王生,还以为他已经上山了呢。

    不过这个王守中似乎有些爱炫耀,邱明只是问他叫什么,回答了表字、年纪、籍贯这些就算了,但还特意说明,他是官宦世家。

    这要是放在现实世界,邱明怀疑这王守中出点什么事儿,张嘴就会喊:“吾父王XX!”

    “我叫邱明,嗯,字晓明,如今二十有一,家中独子,北方边疆人氏。”晓明这个名字,听起来就代表着帅气!

    王守中看邱明并没有介绍家世,就知其家世肯定一般。看其身上衣着服饰也很一般,估计顶多家中就是一个小地主而已,还是北方边疆的,眼神中不免流露出一些得意。

    “晓明兄,不如我二人结伴上山,一同拜访山上仙长?”

    王守中一个人上山也无聊,结伴而行,路上也有个说话的。而且他看邱明似乎体力充足的样子,万一他一会儿没力气了,也有个人可以搀扶一下。

    “好啊。”邱明点点头,这个王守中,以后可就是他师兄弟了。

    尤其这王守中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正好用来突出自己能吃苦耐劳,说不定能让自己得传更高深的仙法。

    “晓明兄,你上山什么都没带吗?连个水囊都没带?”王守中内心有些不屑,他更加肯定邱明是寒门子弟了。

    “上山也不需要多长时间,拜师之后,吃穿用度自然无须操心,没必要带其他杂物。”邱明看着王守中背着那个书箱,还好自己有了须弥戒指,否则背包要比这个书箱沉的多。

    王守中一脸惊喜:“晓明兄确认山上有仙长?若是如此,那小弟也不带了。”说着打开书箱,从里面取出水囊和……一堆用油纸包着的食物。

    邱明瞥了眼王守中,背这么多吃的,你TM是来郊游的吧?!

    “晓明兄,不如与小弟一起吃点东西。这个是楼外楼的荷叶鸡,这个是泰福楼的糯米糕,这个是……这还有一个酒葫芦,里面可是上好的状元红,我父在我出生时埋下的,可惜我根本无心做官。”

    “不了,我上山前吃过,还不饿。”邱明撇撇嘴,还真讲究生活质量啊。至于是不是无心做官邱明不太清楚,但严重怀疑这货根本就考不上!

    “晓明兄,莫与小弟客气,快点尝尝,吃完了我们也好一起上山。”

    邱明看了看山顶,别这道馆里也是一天两顿饭,那他晚上不一定什么时候才吃呢,现在吃点也行。

    他没再客气,只是距离他上次吃饱饭也才不到两个小时,所以吃的并不多。倒是这个王守中,看着有些瘦,还真能吃。

    “晓明兄,我们上山吧。”王守中取出一块方巾擦擦嘴后,抬步就打算上山。

    “守中,这书箱你不背着?”怎么地,吃了你的东西,就要变成你的书童不成?

    “不要了,跟你一样,空手上山,定然要拜师成功!”王守中摆出一副势在必得的态度。

    邱明将油纸包等都塞进王守中的书箱:“这里是上山、下山唯一的道路,你将这些东西扔在路上,山上仙长知道,可还会收你为徒?”

    最TM讨厌那种在景区乱扔垃圾的!

    这半山的景色很漂亮,要是路上放着这些垃圾,那就彻底破坏了这个美感。

    王守中愣了一下,觉得邱明说的有道理,于是转身又将书箱背上,只是他喝了点酒,此时酒意上头,脚步不免有些虚浮。

    “晓明兄,刚才那个状元红你不喝,到了山上,恐怕很难再喝的~嗝~到了。知道刚才那些东西花了我多少钱么,足足一两银子!”

    才一两银子?这个世界的物价不算太高,邱明的须弥戒指里可是有着不少金元宝呢,一两银子他根本没看在眼里。

    再说就王守中带的这算什么好东西啊,在现实世界,就这水平的酒菜,两三百块足够了,味道还更好。

    王守中一边往上走,一边回头跟邱明吹嘘,似乎一下没踩住,整个人往后面仰倒……这是邱明第一次亲眼看到滚地葫芦。

    山上道观中,一个白头发老道冷哼一声,垃圾敢随便扔在石阶上,要不是看其已经悔改,定然给其更多教训!

    “诶呦,谁在推我?”王守中分明感觉刚才有人当胸推了一把,否则他怎么可能摔倒?要不是邱明拉他一把,自己不摔死,恐怕也会摔断腿。

    “守中,你喝醉了吧?书箱太沉了就给我,快点走,早点上山,可以早点见到仙长。”邱明将背包拽过来背上,催促王守中赶紧快走。

    听邱明说早点见到仙长,王守中顿时生出了许多力气,只是还解释了一句:“我没喝多,刚才有人推我。”

    邱明翻了个白眼,这条路上就我们两人,谁推你了?喝多的人,都说自己没喝多。

    “晓明兄,刚才真的有人推我。”王守中再次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