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到山顶,王守中累的都快喘不过气了。一路上都是邱明用拜师仙长给他加油打气,就这样他也歇了两次呢。

    但他忽然发现,好像邱明背着一个木制书箱,不但看不出累,竟然连粗气都不喘!

    “诶,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蹦蹦跳跳的走到二人面前,头上梳起发髻,身上藏青色的道袍,赫然是一个小道童。

    邱明看到小道童脸色就是一变,麻蛋,该不会又有小孩子做师兄了吧?!

    “小娃娃,你是住在这座上清观里吗?这道观里可有仙长?”王守中迫不及待的问道。

    “仙长是什么,能吃吗?”小道童歪着脑袋,将右手食指含在嘴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啊眨。

    邱明拦住王守中,转向小道童,露出一个自认为最灿烂的笑脸:“你叫什么名字,道观里都有谁啊?”

    “我叫孙奉真。道观里住着爸爸还有好多师叔,还有师爷。”

    师爷?邱明内心狂喜,这个孙奉真小朋友是徒孙辈儿的,还以为他的师兄不只有小学生,还有幼儿园小朋友了呢!

    “那么你师爷在道观里面吗?”邱明才不会找这个小家伙的老爹,避免降低自己的辈分。

    “在啊,师爷在大殿打坐修行呢。你们是来找师爷的吗?”小道童倒是不认生,什么都说。

    “是啊,快点带我们过去。”王守中催促道。

    小道童在前面走,邱明二人跟在后面,进入道观,邱明忍不住赞叹,这地方太漂亮了。

    道观很大,院子就比戒痴那个小庙大几倍,一条石板路,穿过一条走廊,通向前面的大殿,石板路两旁种着一些邱明不认识的树木,整个道观格外的静谧,置身其中,就会让人莫名的静下来,这还真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

    走过石板路,来到大殿前,大殿上方挂着一个匾额——上清殿。

    大殿的门开着,里面有一白发老道,背对着门口,坐在一个蒲团上面。大殿里供奉着一个白胡子老头的雕像,邱明也不知道这个是谁,看着不像是太上老君啊。

    但不管是谁,能被供奉,定然是道家老祖级的高人。自从见过观世音菩萨显化之后,邱明现在见到雕像,格外的恭敬。

    还没进门,他先躬身三拜。嘴里念叨着,老祖在上,弟子邱明给你请安了。同时心想,会不会这雕像瞬间活过来,然后给他来个醍醐灌顶啥的。

    然并卵,邱明显然是想多了……

    在邱明鞠躬的时候,王守中已经进入大殿,大声说道:“小可王生、王守中,见过仙长。”

    邱明鞠躬起身的时候,发现老道已经转过来了,而旁边王守中则是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进而转化为狂喜。

    果然是仙长!

    那老道分明没有起身,竟然身体好似不需支撑一般就转过来了,这肯定是仙术!

    邱明没看到老道是怎么转过来的,只发现这老道相貌异于常人,满头白发,甚至胡子都白了,可面色红润,皮肤竟然像是少年,双目似孩童般明亮,但又感觉充满了睿智。

    就凭这长相,是不是仙不确定,但肯定是高人!

    “二位到我崂山,有什么事情吗?”老道开口,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这一手,再次让王守中惊为天人。

    “仙长,你肯定会仙术吧?”王守中紧紧的盯着道长,刚才那肯定是仙术!

    “仙长不敢当,不过崂山一个老道士而已。我也不过会一些小小道术,也算不得仙术。”老道说的十分轻巧。但越是这样,就越让邱明跟王守中坚信,这个老道就是他们要找的高人!

    “请道长收我为徒。”邱明跟王守中同时跪下。

    老道眼神扫过王守中,此子衣着华丽,双手无茧,脸上也没有暴晒的痕迹,定然是富家子弟,如何吃得了修道之苦?

    定是羡慕那些道术神奇,以为简单容易学会,好下山跟人炫耀,此子不适合学道。

    但世事无绝对,或许此子毅力惊人,也可考察一番,再决定是否传其道术。

    当眼光扫过邱明时,老道眼神中露出一丝疑惑。这个年轻人体内隐隐有着一些佛门的气息,似是修有佛家法门。身为佛门弟子,怎可再拜入道门?

    老道看向王守中:“想拜我为师,需经得住考验,这考验不是一般人能够坚持下来的,你娇气懒惰惯了,恐不能吃得了这种苦头。”

    王守中马上抢着回答:“能吃苦,我特别能吃苦。为学仙术,我从家中徒步赶来,走了十天时间,肯定能经得住考验。”

    在王守中看来,十天的步行,这就是他吃过最大的苦了。殊不知这点距离,如果不是他走走歇歇,或许三天不用,他就已经上山了。

    “吹牛,上个月就有三个人,一样说能吃苦,结果半个月不到,就通通下山离开了!”小道童在旁边说完,还做了一个鬼脸。

    “你考虑清楚,可明日再做决定,免得白白吃苦。”心性不定,他是绝对不会传授道术的。

    “不用再考虑了,我愿意。”王守中此时格外的坚定,好不容易见到了仙长,怎可离去?

    “那好,你就留下来吧。奉真,给他找个房间住下来吧。”

    小道童十分乖巧的领着王守中离开了,邱明等着说他呢,虽然再次被迫成为了师弟,但是他也要拜师,这个老道定然会许多厉害的法术。

    要是学上那么几手厉害的法术,再遇上老鼠精什么的,他也不至于差点把命都丢了。

    可是等了快五分钟,老道一句话都没说,眼睛都闭上了,似乎将邱明忘掉了一样。

    邱明忍不住开口:“师父,弟子呢?”

    老道睁开眼睛:“你下山去吧。”

    邱明一脸懵逼,什么情况,你还什么都没问我呢,怎么就让我下山了?!

    论身高,论长相,我不比那个王守中强多了?邱明觉得就算是比较唯心的谈悟性,他也应该在王守中之上。不说他学过的知识肯定比王守中丰富,就说那次菩萨给他疗伤后,他记忆力明显比之前好多了。

    无论怎么说,你也应该对我有一番考察再决定吧,什么都不说,直接撵下山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