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为什么?我也能吃苦,比他们都能吃苦!”

    “这位居士,你身上隐含佛性,定然是拜过佛门高僧为师。佛道殊途,怎能又来拜我为师?!”老道斥道。

    邱明愣住了,他身具佛性,被这老道一眼看穿了?

    若是主线任务1都无法完成,更不要说后面的了。邱明确实打算在这个世界多呆一段时间,但是没打算呆一辈子啊!

    “师父,你说佛道殊途,但殊途同归。我是曾学过一点佛法,但只有偶然得来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而已,是最为基础的经文。弟子心向道法,师父何不开恩,收我入门墙?”

    邱明一定要为自己争取,动画片里老道不是很好说话的吗?刚才王守中也是几句话,就拜师成功了啊?

    老道眉头皱起,殊途同归?这句话,似乎隐含许多道理。此子不似说谎,心性也算坚定,可佛道同修,他也没见过。

    倒是听说有人先修佛法,后修道法,也成了地仙一流的人物,莫非此子也能有如此造化?

    嗯,或许可以试一试,若是可行,卡住他这么多年的瓶颈,似乎也能用另外的办法突破了。

    “你可知,佛法与道法同修,会互相冲突,最终不但有很大可能什么都修不成,还有可能引起冲突,危及生命!”

    啥?修了佛法,再修道法就可能死?!

    也只是可能,并不是一定。再说了,如果不拜入崂山派,他任务何时能够完成?难道真要在这个物资贫瘠的世界,生活一辈子?

    邱明一咬牙:“弟子愿意尝试,恳请师父收我为徒。”

    “还有一种办法,我先化去你的佛性,你再修道法,就不会危及生命了。”老道慢悠悠的说道。

    化去佛法?那怎么行!

    邱明修炼佛法虽然时间不长,但这佛法可是救过他两次呢,一次是老鼠精要吃他,一次是河神丢向他的斧头。

    更何况邱明感觉心经修炼的越来越顺畅,说不定哪天就达到了戒贪所说的,可以在心中观想出菩萨或者佛陀的境界,怎能被化掉?!

    “弟子不愿化掉佛法,即是我偶得佛经,但也修炼了一段时间,跟我休戚相关,怎可轻易舍去?”

    老道点点头,如果邱明轻易就答应了化去佛法,他就真的不会收邱明为徒了。能轻易舍弃佛法,未来有一天,难保不会轻易舍弃道法,这样的弟子,他绝对不收!

    “你叫什么名字?”老道冲着邱明露出一丝微笑。

    邱明福灵心至,马上躬身磕头:“弟子邱明,拜见师父。”

    “邱明,你与王守中同为我不记名弟子,暂不赐予道号,也不会禀明祖师,不会记入名册,还要接受一番考验。待你真正经过我考验,成为我亲传弟子之后,才会赐予道号,传你道法,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

    一般牛~逼一点的人,收徒都要给予一番考验。就像是电影里的少林寺,想要学武,还不是先要挑水?

    “明白就好,一会儿让奉真带你去收拾一间宿舍,明日开始,你跟王守中等不记名弟子一起,每天到后山砍柴去吧。”

    砍柴,就是崂山派的考验。可考验出弟子是否有恒心,是否能吃苦。若是这两样都没有,是难以有什么成就的。

    小道童蹦蹦跳跳的回来了:“师爷,王师叔的房间安排好了。”

    “奉真,再去给你邱师叔安排一个房间。”

    “啊?我又多了一个师叔啊!”小道童噘着嘴,说不定过两天又走了呢。

    邱明笑了笑:“奉真师侄,带师叔去房间,师叔给你糖吃哦~”

    听到有糖吃,小道童双眼放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拉着邱明的手,快步跑向东面的院落。

    “这个房间是空着的,你可以住,里面有铺盖。申时三刻吃晚饭,斋堂在西院,到时候会敲钟。某时三刻是早饭,也会敲钟。你们这些新来的,都不需要做早晚课,吃了早饭去砍柴就好了。”

    “要喝水、洗漱用水都在西院,茅舍在宿舍的后面,衣服晚上会有赵师叔给你们准备。我说完了,糖呢?”小道童一口气说完,然后冲着邱明伸出小手,一脸的期待。

    “你闭上眼睛,我变给你!”要不是买备用东西时超市找了他几块水果糖,他还真没有自己准备糖。

    小道童闭上眼睛的时候,邱明右手一晃,手心出现一颗水果糖,他迅速剥开,将包装纸收到须弥戒指里,手心托着糖块,弯腰放在小道童面前。

    “这个是糖?”小道童一脸的怀疑,他吃的那个甜甜的糖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

    “我是从北方边疆来的,这是我们那边的糖,你尝一下,甜不甜?”

    小道童将糖含在嘴里,眼睛笑的眯了起来:“甜,但为什么会有果香?”

    “这个糖里面加了苹果汁,好吃吧?去玩吧,要是哪天在山下遇上北方来的商贩,我再卖给你。”邱明给小道童开了一张空头支票。

    经验告诉他,这种年纪小的,一般都好糊弄!

    “嗯,邱师叔,你隔壁就是跟你一起上山的王师叔,我去玩啦。”小道童蹦蹦跳跳离开了。

    邱明看向左边的那间房,隔壁……住着老王?!

    那间房里传出阵阵鼾声,这货还真是不认床啊!

    看了看天气,邱明将宿舍的门窗都打开,将铺盖拿出来晒一晒,虽然看着都非常干净,也没有任何怪味儿,但还是要杀菌消毒。

    去西院打水,准备将屋子里擦洗一番。遇上几个道士,邱明一一热情打招呼,嘴里喊着师兄。可惜其他人好像都跟他有一些距离感,并且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

    邱明上下看了看自己,没什么问题啊,帽子带着呢,衣服也干干净净的,难道就因为穿的不是道袍?

    “诶,孙师兄,你猜这次上山拜师的两个人,能坚持几天?十天,还是五天?”

    孙道长皱眉训斥:“赵师弟,你当初刚来的时候,我与几位师兄可曾这么取笑过你?他们两个,说不定就能成为师父的亲传弟子,我们真正的师弟。你去给他们准备道袍,晚饭后交给他们。”

    赵道长低头称是,赶紧离开了,怎么忘了大师兄不喜欢开玩笑。

    孙道长看着邱明的背影,这就是师父说的那个曾修行过佛法的人吗?真的有人能佛道兼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