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的钟声敲响了,邱明走出房门,敲了敲隔壁老~呃~隔壁王守中的门:“守中,出来吃饭了。”大家都不是正式弟子,邱明也有借口不喊师兄。

    过了快一分钟,王守中打着哈欠走出来:“晓明兄啊,这么快就吃晚饭了吗?”

    两人一起走向斋堂,发现里面有两个长桌。一桌坐着老道、小道童和几个同样穿着长衫道袍的人,另外一桌,虽然也是梳着道士发髻,不过穿的却都是短身道服。

    王守中还想坐到老道那一桌去呢,被邱明拉了一把,仔细看了看才明白,那桌是老道和亲传弟子,这桌短衫的,才是他们这些还在考验期的不记名弟子。

    大家看到王守中还没什么奇怪的,但是面对邱明,一个个则都盯着看,因为邱明没戴帽子,露出了只长出短发茬的脑袋。

    “开饭吧。”老道说完,先动筷子,其他人才开始吃。

    桌上的菜肴很丰盛,荤素都有,菜码很足,馒头有一大盆。看来崂山派不禁荤菜,这让邱明十分满意,比在戒痴的小庙生活好多了。

    邱明觉得管斋堂的师兄是不是做的有点多,算上他跟王守中,也才十三个弟子,这肯定要剩下啊。

    但是当筷子动起来他才知道,这菜做的根本不多,其他弟子一个比一个能吃,邱明怀疑这些弟子每一个都是戒贪一般的饭桶!

    吃过饭,打水时遇上的那个道长喊邱明和王守中跟他走,给了二人两套短衫道服,还有鞋袜、毛巾等用品,看了看邱明那只有头发茬的脑袋,又多给了邱明一顶帽子。

    “这两把斧头你们拿着,明天吃过早饭,跟其他不记名弟子一起,去后山砍柴。在观里不要乱走,尤其不要偷看其他师兄修行!师兄弟之间要保持和睦,要尊敬师兄……”

    一堆规矩讲完,邱明发现限制也并不多,不要乱走,老实干活,别惹事,别偷师,大概就是这些意思。

    回宿舍的时候,王守中忍不住问邱明:“晓明兄,你说师父为什么要安排我们砍柴啊?我们是来学仙术的,最多扫扫院子就行了吧?”

    “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师父不是也说过,怕我们吃不了苦,这就是考验。”

    “对对对,师父肯定是怕我们心志不够坚定。不过我是肯定能坚持下来的,你呢?”

    邱明瞥了王守中一眼,等你砍了几天柴之后再说这大话吧。

    “晓明兄,你来学仙术,家中妻儿可已安置好?”王守中再次问道。

    妻儿?古人结婚早,这王守中的意思,已经有老婆孩子了?

    “我未娶妻。”

    “大丈夫成家立业,先立业后成家也有许多,那你是金屋藏娇,还是习惯去一些烟花巷柳?”

    古人只有正妻算是妻,有没有娶正妻的,但是先有了妾,或者通房丫头什么的,这在大户人家很正常,都算未婚男青年!

    邱明皱着眉头:“守中,回去还是早些歇息吧,明日可还要去后山砍柴。”

    这王守中的语气还是那么的让人讨厌,古代书生交朋友,不是先从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开始吗?为什么这个王守中,处处透露着放~荡?

    好吧,主要是邱明对这个话题完全没法回答,因为他没去过那类地方。要是说理论招式,邱明倒是可以跟其交流、探讨一番,他见过的招式多了,虽然都是在岛国小电影里。

    看到邱明没有聊天的兴质,王守中也不再说了。回到东院,他又跑去他人宿舍,不知是去打探消息,还是跟人交流烟花巷柳的心得去了。

    邱明练了一遍家传招式,用心经恢复疲劳后就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大家都在洗漱的时候,王守中还是在睡觉,邱明洗漱完喊他起来的时候,他才打着哈欠出来:“起这么早干什么,现在山上的露水还没干呢。”

    早饭的时候,王守中吃的很少,邱明和其他人都吃的很饱,道观也没有午饭。

    拎着斧头,跟其他不记名弟子一起去后山,一路上,王守中不停的在说,似乎觉得很新鲜。言语中全是豪言壮志,说他学会仙术之后,定然能让家人和朋友大吃一惊。

    言外之意,学会了仙术,就回家去炫耀。

    “好了,就在这儿砍柴吧,下午将砍好的柴背回去。”一个岁数较大的师兄跟邱明他俩交代完之后,就拎着斧头去砍柴了。

    邱明找了一棵树,抡起斧头砍。这时候邱明才知道上一个世界支线任务奖励的砍柴精通有多么的重要,他只是看一眼树,就知道该如何下斧头,怎么砍最快、最省力。

    轻松放倒了三棵树,邱明估计了一下,五分钟不到,这在之前他从来没想过砍树会这么容易。之前那些师兄们,都有些惊讶的看着邱明,这个短发小子,之前就是砍树的吗?

    他们只知道邱明是北方边疆来的,连头发都剪了,肯定沾染了一些蛮夷习俗。要是他们知道邱明这短发是因为以前当过和尚,不知道会惊讶成什么样,这可是道观啊。

    而王守中呢,则还在砍第一棵树,斧头砍了一分钟,他就歇一会儿,这都快十分钟了,一棵树的树干还没砍到三分之一呢,脑袋上却已经渗出许多汗珠。

    在看其他先来的那些师兄们,一个个根本没有闲着的,都在低头砍树。有的速度比王守中快不了多少,但是也没像王守中一样站起来歇着,而是一下一下坚定的砍着。

    刚才跟邱明交代回去时间的那个师兄,砍树最为卖力。邱明眼睁睁看着那个师兄不到一分钟,就放倒了一棵直径比大腿还粗的树,似乎还毫不费力。

    别人砍柴可能是砍一些树杈,他们这些人就跟伐木工似的,直接砍树,而且效率都快比得上用锯子的。

    只是让邱明觉得奇怪的是,按照这些人砍树的速度,后山这片树林早应该被砍光了才对,为什么这片树林还是那么的密密丛丛,并且他看不到几个树桩?

    莫非砍到的这些树,很快就能长出来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