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师兄,要砍多少棵树,师父才会传授我仙术?”才砍了一棵树,王守中就忍不住问那个领头的师兄。

    “不知道。”

    “马师兄,那你砍多久树了?”王守中再次问道。

    “三个月。”

    三个月?!王守中大吃一惊,砍了三个月树,还没通过师父的考验?

    嗯,定然是这个马师兄没有悟性,师父不愿收他。一看就是一个穷苦农家出身,或许都没读过什么书。他可就不同了,官宦世家,书香门第,或许两三天,师父就把他收为亲传弟子,传他仙术了!

    邱明也一直在听这边的谈话,得知马道长三个月了还在砍树,他也有些皱眉,着考验什么时候是个头?

    “马师兄,你可知最快被师父收为亲传弟子的师兄,砍了多久的树?”王守中想了想再次问道。

    “最快的?听说是大师兄孙道长,只用了三天时间,就被师父收入门墙,如今已随师父修道二十年有余,能够腾云驾雾。”

    腾云驾雾?邱明心中一动,大师兄都能如此了,那么师父应该更厉害。

    邱明也想学腾云驾雾,能够飞行,或许是每一个人的梦想。

    王守中听到马师兄这句话,心里更加放轻松了,他认为自己就是这里面“天资出众”的人,肯定会被师父看重,大师兄用了三天时间,他了不得用五天,为了仙术,他一定会坚持住!

    努力砍树的邱明忽然发现,砍树的动作,似乎跟他家传招式中一个动作非常相似,那个动作,也是马步劈砍。

    他握住斧头,按照那个动作挥砍,斧头一下子就全部砍进了树干。

    真的有用!

    邱明挠挠头,或许可以用这个动作砍树,一边砍树,一边还能练习招式,一举两得。

    山上的道观中,老道看着面前的镜子,镜子里面,竟然是后山的影像。老道露出一丝疑惑,这个邱明刚才那一下,似乎速度和力量都比刚才大很多,竟然能一斧子砍如此深?

    莫非,他是用了佛门的秘术?

    邱明用家传的招式砍树,速度更快了,但却感觉更加的累。

    他正想小声念心经,恢复一下体力呢,耳边忽然传来老道的声音:“在我道观,不许修行佛门术法!”

    邱明手里的斧头都吓掉了,他左右看了看,根本看不到老道的身影。难道说,老道在道观里,竟然能看到后山,还能跟他说话?!

    “晓明兄,你怎么把斧头扔了?累了的话就坐一会儿呗,反正这砍树也没有数量要求。”王守中坐在一旁倒下的一棵树干上,从怀里掏出一面方巾擦拭着汗水。

    其他人流汗,都是用袖子擦一下,倒是显得他格外的与众不同。

    邱明这时候还哪敢偷懒,摇摇头,捡起斧头,又去砍另外一棵树。

    依然用家传的招式,邱明几下子就放倒了一棵树。喘着粗气,走向下一棵树。

    山上的老道嘴里轻咦了一声,这个邱明并没有用佛门秘术,也能如此快速的砍倒一棵树,这么说这个邱明砍树的动作,不属于佛门秘术吗?

    崂山派也有一些剑法,练到高深,同样厉害非常,他猜测邱明那砍树的动作,类似于这种,只是不知道又是何人传授与他。

    这个邱明,身上的秘密似乎不少啊。

    老道右手在镜子上轻轻拂过,镜子上的画面消失了。他重新闭上眼睛,道观里一片宁静,只有香炉上的青烟,缓缓上升。

    邱明虽然努力坚持,但是最终还是没能坚持住,斧头砍进树里被死死的夹住,他却拔不出来了。

    “这位新来的师弟,没必要如此拼命。我们跟你一样,刚来的时候也是把自己累到虚脱,但这么长时间了,还不是在砍树?累了就休息一会儿,没关系的。”旁边一个人对邱明说道。

    邱明心说,你们试过被人盯着砍树吗?

    “多谢关心了,我休息一下,一会儿继续砍树。”

    “不用再砍了,我们是来砍柴的,这些已经足够。将树分成段,去掉枝杈,开始往道观背吧。”

    没有锯,大家都是将树再砍成小段,然后用粗麻绳捆上,背回道观。

    只是一节树桩,邱明就觉得压得他腰都直不起来,看着马道长竟然一下子背了三节,而且似乎健步如飞,邱明顿时投去钦佩的目光。

    这马道长看起来不比他壮实多少,怎么如此有力气?

    看到邱明疑惑的目光,旁边那人解释道:“马师兄虽然没有学到道法仙术,但是被师父允许大师兄传授了一些呼吸吐纳的口诀。上山的时候我比他力气可大多了,如今可就远不如他。”

    无论在什么传说中,道家都有呼吸吐纳之术。邱明不知道马道长学到了多少,不过看起来可非常厉害,貌似比心经的效果也不差。

    如果能够学会这个,心经也能提升到默念的时候也有效果,那么哪怕他不会什么武功,寻常三五个人也不会是他对手!

    “只有马师兄学到了吗?”邱明追问道。

    “听说之前还有几个师兄学到了,虽然没能成为师父的亲传弟子,但是学到这些,也已经很不凡了。有个师兄还学到了剑术,据说现在游戏江湖,行侠仗义。”

    说这些话的时候,这个人眼神中充满了憧憬之色。

    邱明抬头看向山巅的道观,师父还教剑术?不过想想也正常,传说中道家可是有着许多高明的剑仙。

    有没有御剑飞行或者是飞剑杀敌什么的招式?邱明对这个也是向往已久。

    邱明他们一趟趟的将木头运回道观,两趟之后,邱明看着快放满的柴房。这道观的柴房也太小了吧,这根本装不下这么多木头。

    可是他第三次运送木头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柴房已经空了,似乎刚才这里从来就没有放过木头一样。

    怎么可能,他们十几个人运送木头,道观里的不用砍柴的亲传弟子就那么几个人,他们怎么能如此快速的将木头都运走了?

    下山的路上,赵道长左手托着小山一样的木头正慢悠悠的走着,那轻松的表情,就像是托着一根小树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