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如果不是马道长帮忙,邱明的木头根本都运不回来。王守中只砍了两棵树,还都是比较细小的,偏偏脸上还挂满了得意的神色。

    邱明暗叹一声,确实是他没有考虑清楚,但王守中这种偷~奸耍滑的性格,难怪师父不愿传他道法。

    刚刚擦洗完毕,就听见了晚饭的钟声。

    赵道长掌管道观的吃穿用度,不需要做饭,但此时却在亲自熬粥。

    粥熬好了,倒出来只有两碗。小道童正跑到厨房这边玩耍,看到那两碗粥,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赵师叔又在弄那个难吃的要死的粥吗?可千万不要再让他喝了!

    也不到厨房玩了,迈动两条小短腿,蹬蹬蹬跑出去。

    来到斋堂,邱明看到其他人都在帮忙端菜、摆放碗筷什么的,他也过去帮忙,只有王守中坐在那里,看着别人忙活。

    在家里王守中就是这样,端菜、拿碗筷是下人做的事情,他是来学道术的,砍柴是考验就算了,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动手?君子远庖厨,这些人看来都没读过书啊。

    老道瞥了眼王守中,什么都没说,其他老道的亲传弟子看到王守中的样子,都暗自摇头。

    邱明看到厨房有两碗黑乎乎的糊状东西,这是什么做糊了,为什么不直接扔了,这东西,还能给谁吃不成?

    当邱明坐到桌旁后,赵道长亲自端着两个碗,放到了邱明和王守中的面前。

    我擦,这东西是给他们吃的?!邱明看着赵道长,一脸的不可思议。

    王守中也是一脸的愤慨,这是欺负我们新来的吗?这东西,给狗都不会吃,怎么可能给人吃!

    “这是给你们两个准备的粥,喝光。”赵道长说完,就去那桌坐下了。

    当老道动筷子之后,其他人马上开始吃饭。王守中也不再讲究什么礼仪,他饿坏了,吃相跟其他人一样,格外的凶残。

    邱明却盯着面前这碗黑糊糊,小心翼翼的闻了一下,那味道让邱明无法形容,好像闻了一下,就体会到了人生百味一样,但绝对不包括甜、香等味道。

    呕~

    邱明干呕了一下,其他人都怒视邱明,包括了老道那一桌的人。

    小道童一边吃,一边偷偷的盯着邱明和王守中,这两个人敢喝赵师叔做的粥吗?

    邱明觉得赵道长不会那么无聊,特意做两碗这么恶心的东西来为难他,而且他似乎闻到了一些中药的味道,莫非这是药膳?

    小心翼翼的用小勺舀了半勺放进嘴里,邱明发誓他这辈子没吃过这么难以下咽的东西,苦、涩、辣、麻、酸、臭,各种味道融合在口腔里,这简直就是黑暗料理界的招牌菜!

    邱明努力咽了下去,端起旁边的汤碗,一碗汤都灌进去,还是觉得有些恶心。

    他本来很饿,桌上的饭菜也非常丰盛,邱明本来以为自己最少能吃三个大馒头的,现在发现一口都不想吃了。

    就在邱明以为他是被整了的时候,忽然一股暖流,从胃部传过来,隐隐传遍全身,身上的疲惫,似乎瞬间就减轻了一些。

    汤就是普通的青菜豆腐汤,昨天也喝了,什么效果都没有。这么说,是刚才那半勺黑糊糊起的作用?

    邱明看了看那碗黑糊糊,又看了看赵道长。赵道长的眼神非常平静,瞄了邱明一眼,就继续低头吃饭。

    小道童则露出钦佩的目光,太厉害了,那个邱师叔竟然没吐!

    邱明站起来又打了一碗汤,深吸一口气,舀起满满一勺黑糊糊,塞进嘴巴里。那表情,好像是要慷慨就义一般。

    事实上邱明觉得,他喝臭豆腐的汤汁,都比这个要容易的多!

    努力咽下去,赶紧喝了两口汤。

    王守中看到邱明竟然吃了那碗黑糊糊,他也好奇的用勺子舀了一点,凑到鼻尖轻轻一嗅,差点被这味道打个跟头!

    这种东西,邱明竟然吃的下去?难道是闻着味道不好,吃起来好吃?

    王守中小心的吃了一点点,吧唧一下嘴,呕~

    这回其他人不是怒视了,而是全部放下了筷子,都没胃口了。

    王守中把碗往前一推,捂着嘴跑出了斋堂,邱明听见他在院子的角落里呕吐,估计晚饭都吐出去了。

    一桌的其他人都有着感同身受的面容,只有马道长盯着王守中的那碗黑糊糊。

    邱明一手掐着自己的鼻子,然后拼命的往嘴里吃那黑糊糊,吃几口,就灌一碗汤。等好不容易将黑糊糊吃完的时候,他已经喝了六碗汤。

    王守中回来,喝了两口汤就走了,脚步虚浮,就跟宿醉吐了一样。

    等大家吃完了,邱明看着王守中只动了半勺的那碗黑糊糊,双眼放光。

    他现在身上的疲惫已经一扫而空,甚至还觉得暖洋洋的,好似身体里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赵师兄,守中那碗不喝了,我可以喝掉吗?”

    赵道长看着邱明一眼,点点头:“嗯,今天你收拾斋堂和厨房。”

    邱明就把王守中那碗也端过来,汤已经没了,他用汤盆装了不少水放在一边,努力的继续吃。

    甚至吃完了,还用水涮了下两个碗喝掉了。他肚子撑得溜圆,斜靠在桌子上,暂时不想动。

    小道童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盯着邱明,一脸的不可思议:“你吃了两大碗?!”

    那么恶心的东西,别说两大碗了,就算是一勺他都吃不下,邱师叔竟然能吃两大碗!

    听说邱师叔是从北方很远的地方来的,那边的人都喜欢吃这种恶心的东西吗?

    邱明看着小道童:“小奉真,你吃过这个吗?”

    这句话,似乎开启了小道童一些惨痛的回忆,他面带恐惧,一溜烟的跑掉了。

    此时邱明的肚子开始咕噜噜的响,伴随着一些疼痛。

    噗~~

    邱明放了一个屁,那味道太臭了,邱明快速跑去茅房。

    刚从茅房出来,才走到斋堂,邱明就再次跑进茅房,如此五次之后,他才神清气爽的出来。

    此时他感觉脚步如此的轻盈,而且拉了五次,他竟然没有一点虚脱的感觉,还感觉自己身体变得更好了,更加有力量了。

    邱明鼻子抽动两下,吃饭前擦洗过身上啊,是在茅房太久了,身上沾染了里面的臭气吗?邱明回到宿舍拿了毛巾和盆,收拾厨房和斋堂前,再次痛快的洗了个澡。